大法小弟子另外空间所见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很幸运,出生在大法弟子的家庭中,妈妈说我两岁时就带我读《转法轮》,教我背《洪吟》,三岁我就可以自己背一些《洪吟》中的诗词了。我也能看到一些另外空间的东西,但我没跟任何人说。

近几年与妈妈交流中,才偶尔会说些我看到的景象,她才知道我的天目是开着的。妈妈就鼓励我把看到的一些事写出来,鼓励看不见另外空间的同修们更加精進,救度众生。我就说几件典型的事吧。

记得我六岁时刚升入小学一年级不久,邪党就开始害人,让全体同学入队,想着要戴那条邪恶的“红领巾”,我心里都有些害怕。庆幸的是,妈妈也不想让我入队,并找到老师,给老师讲了真相,老师明白了并同意我可以不参加入队仪式。

我很高兴,可又立即担忧同学们会不会被毒害。举行仪式那天老师把我带到学校的小花圃里,让我在那儿呆着,我就站在花圃中看着同学们。“仪式”开始了,我看到了惊心的一幕:同学们接过那条让他们感到“光荣”的红领巾,在我看来却是一罐罐毒药放在同学的手里;同学们的头顶拂过一阵清风,在我看来却是一阵邪恶的妖风包裹住了他们;天上晴空万里,只有几片云朵靠拢在一起,在我看来却有一个好似骷髅头的东西在天上,狰狞的面孔在不住的放声大笑。我哭了起来,为被毒害的同学们而哭,为自己没有勇气去救同学而哭,还为害怕自己被抛弃而哭。当我回到队伍时,眼泪还止不住的簌簌掉落。

大陆的学校基本每周都会有“升旗仪式”,我们学校也是一样。在五年级的上学期,我又与邪党邪灵打了几仗,有大仗,也有小仗。一次升旗仪式,轮到升邪旗唱邪歌那一会儿的时候,我小声念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越念邪旗越上不去旗杆,我就高兴了,结果一高兴,欢喜心一起,邪旗就升上去了。我赶紧归正自己,继续发正念,情急之中竟喊出声了,我一呆,但马上感觉到同学们唱的邪歌声音变的小的快听不见了,而且接着“呼啦,咣——啪!”的一声,邪旗掉下来了,弄得很脏。

还有一次,情况跟这次差不多,所不同的是忽然下起了雨,邪旗被浇得湿淋淋,被人狼狈的拖了回去。而且,当时唱邪歌最起劲的同学全被浇湿了,我压根就没唱。那时刚好要回教室,我正蹲下系鞋带,同学们左拥右挤,把我罩住了,我起来后他们才往回跑,结果我身上一点儿也没湿,连雨点儿都没有。

还有一次的景象更令我痛心,更让我不忍直视。当时我还和邪灵在另外空间打了一大仗,十分激烈。那天,风和日丽,可我却有种不祥的预感在心中升腾。到邪旗下讲话的时候,一位老师拿起话筒,开始了慷慨激昂的演讲,可讲的全是邪的事。这时,我看见了那可怕的景象:老师头上的邪党印记在散发着红色的邪恶气息(妈妈说过,邪党的印记是由镰刀和锤子组成的),我看到那两样东西从老师头上飞下去,胆大包天的把老师的头皮撕开,敲打着他的脑壳,吮吸着他的脑浆;吃完后拿毒汁倒進老师的头颅内充当脑浆,然后拼命的吸血,挥发毒气引来许多邪灵毒害着同学们……,我实在看不下去了,闭上眼睛,默默的念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灭!老师,快别讲了,那些都是邪的,会毁了您的前途的呀!”结果,我刚念完,从我身上就射出万道金光,刺透黑暗,消灭了许多猖狂的邪灵。那位老师也不讲了,走了。那些没死的邪灵马上前呼后拥的逃跑了,那把镰刀和锤子匆匆忙忙的把老师的伤口处理好,回到老师的头里去了。

我还发现,同学们在读邪的课文、唱邪的歌时,声音越大,那邪气邪灵就越多。有一次,我们班的班长在唱邪歌,我就看见他的脑袋一片漆黑,我在心里对他说:“班长,快别唱啦,那都是邪的。”这时就有一名同学用手打班长的嘴,边追边打,然后他就不唱了。

在家里我也会看到一些景象。

一次,妈妈在听师父讲法,我看见妈妈的身边有一个金光闪闪的佛像,听着听着,发现妈妈拿起手机看起来了,然后我就看见那佛像放出的光芒变的很暗淡,有些飘渺了。那佛像的眼睛有些失望的盯着妈妈手里的手机,旁边的恶鬼也鬼鬼祟祟的在探头探脑的看,这时妈妈可能想不能一边听法一边看手机,这样对法不尊重,就把讲法录音关掉专心看手机了。然后我看到佛像不见了,这时有一个恶鬼跑到妈妈的旁边,模仿着佛像却在狞笑。

我跟妈妈说了看见的那一幕,妈妈立即关掉手机,打开讲法录音,又专心的听法了。刹时,那佛像又重新现出了光芒,站到了妈妈身旁。恶鬼们全狼狈的逃窜了,那个装佛像的恶鬼马上变成了一堆烂泥,消失殆尽了。

以上是在我层次中天目所见的景象,如有不妥之处还请同修们慈悲指正。我真心的希望妈妈和同修们都修好自己,消灭更多的恶党邪灵,能救度更多被邪党蒙骗的人们,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在一个宽松的环境下学法、炼功多好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