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后开辟修炼环境 精進如初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六日】这里谈谈我退休后,在新的环境中是如何修炼、讲真相的。

我是一九九八年元旦喜得法轮大法的。当时我是政府职能部门一领导干部。九九年七月开始,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残暴迫害法轮大法,公安人员抄了我的家,开始感到莫名其妙,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何罪之有?很快我就清醒了,我修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我没有任何错。二零零零年我在向政府和公检法司部门说明真相中,被非法劳教并撤职,成为我地区重点监控对象,曾被非法关押五次。我没惧怕,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到底。

开辟新修炼环境

二零一二年退休后,搬到孩子家,帮助他带孙子和管理家务。这是个大城市,车水马龙,不知当地风土人情,找不到本地同修,没有集体学法环境,虽然天天也外出讲真相劝三退,但效果远不如以前。第一年和孩子们住在一起,感到相互干扰:我学法,他们看电视干扰我;他们睡觉,我早起炼功干扰他们;四个整点发正念有两次发正念不能准时;晚上带着孙女睡觉,也干扰我,为此我很苦恼。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我坚信大法是无所不能的,我要坚持多学法背法,相信一定能开辟个好的修炼环境,更好的助师正法。

不到一年儿子买了新房子搬走了。我有精進的心,师父就帮助我。从此我有了安静的学法炼功环境,孙女跟着我,我教她背《洪吟》,当时才四岁多,跟我两年,《洪吟》能背下来了,《洪吟二》全会读,也能够背一半。我背法她喜欢听,她还经常看到师父。读幼儿中班时,有一次把班上耍过的玩具手机带回家了,她爸爸惩罚她,用竹板儿打她手。事后她说她看到她爸爸打她时师父看着她笑,她爸爸打她她不觉的疼。我学法炼功她不干扰我。

六岁她就上小学,课本上的字都认识,学习成绩一直很好。

虽然孩子们搬出去了,但一天三顿饭我要做,早上六点半就要去做饭,中午十二点和晚上六点正是吃饭时间,还是不能准时发正念。我发正念时都要清除干扰我的邪恶因素,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二零一五年看了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后,我更加着急了,我就把这些现象進行认真分析,列出还有哪些没做好,深入的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很多执着心,如别人夸奖说我能干时,心里乐滋滋的,有时孩子说哪样菜没做好,心里就很不高兴,总要找理由辩解,有很强的争强好胜的心,显示心,欢喜心,虚荣心,执着亲情,被情带动干扰等等。当我找到自己的执着后,师父就点化我:“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2]

当我找到根本执着是情时,问题出现了转机。那时是在女儿家。有一天蒸馒头晚上离开的迟了,女婿说:“妈妈,明天早上七点来就行了,我天天六点二十就醒了,早饭我做。”从那以后早饭都是女婿做了,我就能多背半个钟头的法。

四个整点发正念不能准时怎么行?我知道自己不能准时发正念就是没放下情,我必须放下。开初我把饭菜做好叫他们先吃,我发完正念再吃。女儿看我天天吃剩菜,有时都凉了,就叫我把菜准备好,我发正念时她炒菜,我发完正念正好开饭。现在每天时间一到,他们就主动叫我去做我的事了,还叫孩子们不要干扰我。大家更加理解和支持我了。

环境改变 学法背法更入心

一切的改变都来自于法的威力,越学越感到法的超常和伟大,越学越觉的自己责任重大,越学越感到修炼的严肃,背法时总觉的有层层叠叠的佛道神在注视着我,必须严肃认真对待。以前都是坐在沙发上或椅子上学法,有一次背《论语》:“大法是创世主的智慧。他是开天辟地、造化宇宙的根本,内涵洪微至极,在不同的天体层次中有不同的展现。”[3]心里突然一震,我修的是宇宙大法,是造化宇宙的根本,学法是多么神圣的事情,天上的神佛都跪着听师父讲法,我应该双盘才对呀。从那以后集体学法或个人学法都双盘,直到学法结束才把腿拿下来。从盘腿背法后,有一个很大的变化,学法更加入心,心静无杂念,法理也不断展现,有时背着背着,会突然明白一个法理。以前多次被邪恶迫害的根本原因也全明白了。找到自己存在的执着和漏,长期受邪党文化毒害,对自己的修炼不严肃,在工作、生活中养成了我行我素,随心所欲,狂妄自大等坏习惯,上班做的、说的、写的全是邪党假恶斗的东西,中毒匪浅。师父说:“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2]为此在修炼中摔过跟头,也吃了很多苦。

随着背法,觉的自己看问题、想问题的基点都变了,遇到问题第一念能用法来衡量。如,去年同修说某某地方抓了二十多个大法弟子,都是因为打语音电话被抓的。她们把打真相电话的电话都停了,叫我也停用。我的第一念是:任何事情没有偶然的,那是我救人的法器,迫害一天不结束我就一天不停止打真相电话。后来她们也都又拿起电话来了,但不久电话卡就被封了,但我那几个卡直到现在仍然在用。

随着背法,能够更加慈悲的去体谅别人,做事能先考虑别人了。有一次在市场上买肥肠,只剩下两节了,我随便拿了一节准备称,又来了一中年妇女,把另一节在盆里翻来翻去的看,口里说:“这节不好我不要了,还是她拿的那节好。”我平时买的少,确实不知什么样的是好的。我想我是修炼人,你觉的我的好那就给你吧,我二话没说就给了她。老板高兴的说;“你真好,谢谢你了,现在哪能找到你这么善良的人哟!”我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事要先考虑别人。她又说:“炼法轮功的人真好。”接着我给她们讲了真相,三个人都退出了各自加入过的邪党或它的附属组织。

随着背法正念越来越强,遇事更加冷静和理智。有一次同修打电话叫我去一下,因为我的电话长期被监控,回来时四个警察和一辆警车停在我家门口。在离家五十米远处,我突然觉的不对劲,我提着两口袋东西不能硬拼,马上请师父加持,给我下个罩,让邪恶看不着我。而且发了一念,把他们定住,不准动。警察就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从大门一侧回到家。回家发正念时,看到派出所的上空黑压压一片,象麻雀大的小鸟,往地上掉,警察说咋掉下来了,我说死了当然就掉下来了。剩下约三、四只飞到西南方向去了。第二天我要進城买耗材,正在想今天去不去,一个响亮的声音说了三遍:“我是大法弟子,邪恶算得了什么。”当时我好象被能量包着,无比高大,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加持,上午顺利的把耗材买了回来,及时地把同修要的东西做好送去。

去掉人心 抓紧时间救世人

在新的环境,开初是硬着头皮去讲真相,象完成任务一样逼自己去讲,效果自然不好,一天也就能劝退四、五个人,有时才两、三个。二零一五年,学了师父《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后,知道救人特别紧急,我就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求安逸的心,还有埋藏很深的怕心,有自满的心等很多执着。有一天背法:“我们讲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2]我突然悟到,是我在讲真相上的付出不够,吃苦不够。于是每天送孙子上学后,就去讲真相,风雨无阻。一个初冬时节,天下着大雨,我打着雨伞走了几条街,口里背着:“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4]。回到家鞋子和大腿以下裤子全湿了,但没觉的冷,冒雨劝退七人。

去年五月以来,采取面对面讲和语音电话讲双管齐下,效果很好。一年多来我上传的“三退”名单共五千二百多人,比我预期的人数多了不少。对接受真相的世人,我经常还根据不同对象送给他们一些不同的真相资料。听过后看过真相的那些人明显变化很大,特别是市场卖东西的人,再见面都主动与我打招呼。我买东西全用真相币,如果要找钱给我,不用我说都选最新的零钱给我,他们都知道我的需要。

有一次我在一位男摊主那儿买菜,我在包里找欠他的几角零钱,他说:“算了,不用给了。”我说,我是修炼人,不能占别人的便宜,这么热的天,你们种菜多不容易呀!他说:“我这算个啥,你才是功臣。”

还有一次遇到了一位派出所的头头的父亲,我就递给他一些真相资料,其中有《给公检法司人员的一封信》,我叫给他儿子看,我说:“公检法人员要赶快将功赎罪,抵制迫害,保护大法弟子,抓住最后得救的机会,江魔头一完,就没机会了。”他说:“是哦,是应该将功赎罪了。”

从世人的话中可以看出众生确实在觉醒。

形成整体开小花

二零一五年底,我正在菜市场讲真相时与一同修相遇,想必是师父的安排,我俩都很高兴。从那以后,我们就在一起学法,还和同修一起找回几个昔日同修,建立了学法小组,平时四、五人,多的时候能有七、八个人。

经同修引荐,又接触了其他学法小组的同修。在助师正法中大家给我很大的帮助。根据当地需要,我家开了一朵小花,做一些我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这朵小花在提高我的心性上起了很大促進作用。例如:做出来的真相币,有的同修说字多了,有的却说字少了,有的说这块没洗干净,等等。无论别人说什么,我都不反驳,默默的改進。有一次机子出了点问题,开始印出来的有墨水,我把墨多的选出来洗干净,墨少的觉的不影响救人就没洗。一同修看到说:“这墨是心性问题。”我明知道是有执着造成的,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有点不舒服,心想,我又没要哪个人的一分钱,自己花多少时间印出来,送到你家里来了,还说我心性有问题!有一天我打开机子,突然背起法:“心性多高,功多高。”[2]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我就立即停下来向内找,找到自己有想尽快完成任务的心,有在别人之上的心,不想被人说的心等人心。当我找到这些执着后,机子自己就正常了。同时我的责任心也强了,悟到我做出来的东西是要起到救人的作用的,必须严肃对待。以前认为是同修清理过的钱,就直接拿来打印,由于时间紧,自己印出来也不再查看。现在做之前先检查,把不够好的拿出洗了晒干,破的用透明不干胶纸粘好,颠倒的理顺,弄好了再做,做好了再检查一遍。每次特别破的拿出来,一百一摞差几元的,自己就都默默补上,多的退回去,哪怕多一元钱也退回给同修。看我这个心态,有的同修干脆就一大捆钱数都不数就交给我,说有多少是多少。

这朵小花使我心性得到了提高。师父讲:“今天在这关键的历史时刻,那一分钱、一点点,都透着一个修炼人的境界、心态、执着、圆满和不能圆满。”[5]我悟到是师父对弟子的爱护和期望,同时也是对弟子的鼓励和棒喝。

我一定要更加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做到“修炼如初”[6]。

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征〉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