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气功迷” 今朝大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日】气功热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期开始的,开始我对气功没接触,也不了解。逐渐学的人多了,形成了一股气功热。人们到处议论、传说,谈论气功能治病、能开天目、能出特异功能等等,而且出现了许多功法,有佛家的、有道家的、还有很多其它法门的。我开始接触气功,工作之余也去了解了解,试着去听一听气功讲座、参加参加气功学习班,后来就认真了。

越练越有兴趣,赶上气功讲座就去听,赶上气功学习班就参加。有的气功师在学习班还做气功治病表演。慢慢的就迷上了气功了。好友们戏称我“气功迷”。

参加的气功学习班多了以后,也学会一些气功治病的手法。在学员之间,互相试试气功治病,给功友们试试治疗治疗,有的人说我给人治病效果还不错,有人要求我就用气功治治。后来气功治病次数多了以后,出现一种状态,吃不好,睡不好,感觉说不出的难受,自己身体垮了。得到了一个沉痛教训,觉的这样不行,这还不是我想学的。对学的许许多多功法有了疑问,到底哪个法门才是我的归属啊?想找一个真正正统的功法去炼。

一九九四年一次听气功讲座,正好是李洪志老师讲法轮功。对李老师讲的“真、善、忍”是宇宙的根本特性,炼功要专一,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谁也不能给人治病等等感触很深。特别是其中讲到气功能治病,但不是用来治病的,气功治病损害自己的身体,会起执着心,严重影响人的修炼。这些内容对我触动很大。当时就想,这才是我想要找到的功法!决心修炼法轮大法。

同年有幸在天津参加了一次李老师的法轮功学习班,真是有缘啊!学习班一共有十讲,每天一讲两小时,前九讲讲功理、功法,第十讲答疑。在学习班上,李老师要给学员们清理身体,下法轮、下上修炼的气机和机制,阐述高层次上的法理。在学习班上,我感到身体热乎乎的很舒服。第一天第一讲下课后在回旅馆的路上,感到肚子不舒服,一路老找厕所,便出一些黑黑的东西,当时觉的奇怪。回到旅馆后才悟到,是李老师给我调整身体呢。老师的话打动了我的心,句句都象是在说我。李老师讲到气功治病问题,说:“谈到治病,不是教你治病。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谁也不能给人治病,你只要一治病,你身上所有带的法轮大法的东西,我的法身会全部给收回。为什么把这个问题看的这么严重?因为它是一种破坏大法的现象。把你自己的身体损害了不说,有的人一旦看了病手就痒痒,看见谁就拉过来给人看病,显示自己,这不是执著心吗?严重的影响人的修炼。”[1] 这就是说我呀,我就是用气功给人看过病,身体出现不良反应。我学了那么多功法,各门功法的信息都反映到我的身上,我的身体已经乱套了。学习班结束,我身体原来一些毛病,用气功给人治病的反应等等都没有了。身体健康,精神饱满,真的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通过学法,修心,逐渐去掉各种执着心,按照大法要求做到真、善、忍,提高心性。在工作中和后来的老年活动站同事中处处为他人着想,帮同事们多做技术辅助工作,反映较好;退休后在家属院中骑着三轮车为大家服务帮忙,大家很感谢;家中放弃了家长作风,家庭关系融洽了,家庭和睦了;在社会中遇到人和事,能想到自己是个大法弟子,能为对方着想了,在矛盾中能做到忍让等。

那时人传人,心传心,很快单位里超过二、三十人,炼功点最多时也有二、三十人。我们全院从领导到同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法轮功,祛病健身、提高道德品行有奇效,参加修炼法轮大法的人越来越多,早晨经常有新的有缘人走入我们炼功场,我们都安排同修个别教他动作。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没看过病也没吃过药,神清气爽,身体无病。过去我脸色不太好,身体瘦弱,现在七十七岁,脸上红晕无皱纹,人都说显年轻。感恩师尊慈悲保护!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大法弟子由个人修炼时期转入正法时期修炼。一直以来,我坚持向世人洪法、讲真相,利用各种机会发放真相资料。从得法二十三年来,我坚持向周围的家人、亲人、朋友、同学、同事洪法讲真相,利用各种机会,收效较好。其中我老伴、我二哥、不少同事和朋友都陆续走入修炼,其余认同大法、看过大法书、炼过功、念九字吉言的人更多更多。

修炼大法以来,不论形势怎么变,我没有动摇过,利用自己的条件,认真做三件事。以上是自己的体会,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望同修们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