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童颜开小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五日】我今年七十九岁,老伴八十四岁,我们是一九九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

修炼前,我身患十几种疾病,是单位有名的病号,每月要报销三、四千元的药费,这还是九三年的钱。最要命的是三少,血小板少、白血球少、红血球少,这三项指标连正常人的一半都没有,有名的医院我都看过,常年吃药还是好不了,为了治病,我练过一些气功,只要听到对身体有好处的气功就往里钻。老伴也有严重的气管炎、关节炎、肝炎等疾病,他从一九五九年就开始打太极拳,身体还是不好。

直到一九九三年我听了师父的带功报告,我回来就把家中所有的药都扔了,连早上熬好的药也倒了,我高兴的对老伴说:“我找到真正的气功师了,我们就炼这个功,其它的都不练。”后来我和老伴都参加了师父在广州办的讲法班。

修大法真神奇,二十四年来我俩再也没有進过医院,没吃过一粒药。期间虽然出现病业假相,我们牢记师父说的:“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1]我们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就好了。我的体会是:过关中念一定要正,旧势力就不敢来迫害。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的一天,老伴骑自行车过马路被一辆小轿车撞到,人摔在地上,自行车飞出十多米远,司机吓坏了,连忙下车扶起老伴要带他去医院。这时很多人围了过来,交通警察也来了,当时老伴有怕心没有讲真相就对司机说:我没事你走吧。当时老伴的鼻子和脸都肿的吓人,我们一起学法、炼功,两天就好了。是师父为弟子承受了,所以才好的这么快。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大法,很多同修被抓、被关。我因是当地的辅导员,是邪恶迫害的重点对象,我家两次被抄,后来我被非法关進洗脑班一年半,出来后我和同修配合做起了真相资料,那时我不会电脑也不会打印,只是帮着装订资料,分发资料。

后来,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周一次集体学法,学完法我们在一起交流,同修走时带走真相资料,不能来的同修我就定时送上门,这样坚持了好几年。

一、白发童颜开小花

资料点不断被邪恶破坏,二零零五年我想独立做资料,我有这个愿望师父就安排同修来帮我。

一天学法小组来了一个同修,这个同修被邪恶迫害了四年,回来后积极参与证实法的项目,很快成了我们这里的技术骨干。我和他谈起自己想做资料的事,他很赞同,为我们买来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等物品,又教我上网、下载、打印文件。我是从零开始,同修教我就把操作过程记下来,再对着笔记操作,直到我学会为止。后来我们遇到问题,同修都是随叫随到帮助解决。这样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家这朵小花一直平稳的走到今天。这些年来,同修需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我们装订的大法书,不仅供应当地同修,还将大法书送往外地,保证了同修的学法修炼。我们还刻真相光盘,做《明慧周刊》,制作《九评》书籍,特别是前几年神韵光盘需求量大,我们这里是整年的发放。有时同修拿来破损、缺页的大法书,我们也都是用心整理。

打印资料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打印机有时夹纸就会造成错页,后面就连着错;有时没有及时加鼓粉或者没有及时加墨,打印出来的东西字迹模糊不能用,为了减少浪费,我们一直盯着看,这个过程很磨心。还有给资料补缺页,一张一张的补是很麻烦的事。常人是用钱做,我们是用心做。我们在做资料的过程中注意修去急躁心、干事心。

为了做出精美的大法书,就要把书的封面烫上一层塑料薄膜,开始不知道怎么做,我们买来塑料薄膜用电熨斗烫,不是温度高了把薄膜烫坏了,就是温度低了烫不上去。试了很长时间还是不行,我们就用手试,不冷不热再烫,虽然烫上去了但不牢固。后来同修送来冷裱机,我们才知道有冷膜,用冷裱机烫书皮又快又好,这样我们才走上正规。

二、为了安全,情愿自己多辛苦

我们進耗材、出资料都特别谨慎,为安全起见,進耗材、出资料都是我们自己做。为了资料点安全运作,我们经常搬家。

有一次,我们户口所在地的两个警察拿着手铐来到我儿子的岳父家,逼着老人说出我们住在什么地方,老人哆哆嗦嗦的说:我只知道在附近,具体在哪我不知道。我们得知消息赶紧搬家。搬家是很麻烦的事,特别是我们做资料的,设备、耗材一大堆,打包费时费力,再加上我们年纪大,困难可想而知。但我们有师父,师父给了我们智慧和力量,我们很快将资料点转移到安全地方。

我们这朵小花十几年来能够平稳运作,是师父的看护,平时我们尽力保证学法的质量,坚持每天炼功,注重发正念,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修去干事心,理智、智慧的做好三件事。

三、节约大法资源,自己多付出

资料做的多,耗材消耗就大,买耗材是一笔很大的费用。小店有耗材但价格贵,为了节约大法资源,我们都是到比较远的电脑城买,用的纸都是批发,这样虽然自己辛苦,一来便宜,二来安全。为了买耗材,我们专门买了一部手推车自己拖,就是上楼比较麻烦,我们背的背,提的提,也就把东西搬回了家。

激光打印机要经常灌粉,到商店灌粉一个就要手工费三十元,为了节省开支我们在家灌粉,但是灌粉很脏,家中到处都是灰,我们的鼻子、脸上都是粉灰。常人说吸多了粉灰会伤肺,大法弟子有师父看护,我们做资料十几年,什么问题也没有。

别看我们都是七、八十的人,我们身上有使不完的劲。有时忙不过来就日夜干。我们记住师父的话:“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为目地,除去这两点都是无意义的。”[2]这些年我们主要是做资料,有时也出去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我们也用手机讲真相。

四、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二零零六年我们回老家带上《九评》和一些真相资料,一路上我们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乡派出所的警察赶来时我们已经去了别的地方,邪恶迫害我们的阴谋没有得逞,晚上我和同修一起把乡镇铺满了真相资料。第二天我们又去了另一个县城,在车上我们跟乘客讲真相又被售票员举报,司机把车开到镇上,结果我们中途下了车,乡镇派出所的两个警察骑着摩托车来抓我们,我们在师父的加持下,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走脱了。

我们来到亲戚家与当地的同修一起学法交流,得知当地的资料点被破坏,真相资料和大法书都很缺乏,大家商量后决定派两个同修来我市学做资料。他们来后技术同修教他们打印,又送给他们一台打印机,这样一个简单的资料点建成了。几个月后,一个做资料的同修在发真相资料时被迫害,资料点被破坏,同修承受不了邪恶的残酷迫害说出了我。我们得知情况,请师父加持,高密度发正念否定迫害。当时当地公安局当作大案来破,他们找到我亲戚,亲戚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又找到我们居住的派出所,派出所的人也不理他们,说你们的案子我们不管,我们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就这样案子不了了之。

二零一一年,我们帮助从老家出来的同修建立资料点,我们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和一些光盘送给同修,又让同修来我们这里学技术,这样他们的资料点也建立起来了,当时他们资金缺乏,我们经常将光盘托运过去支援他们。遗憾的是几年后资料点被破坏,同修都被迫害,到现在还在邪恶的监狱里。

五、帮助同修参与诉江

现政权出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我悟到这是天象的变化,起诉江魔头的时机到了。敢不敢真名控告江魔头是一大关,现在到了要我们放下生死去证实大法的时候了。学习师父的讲法,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更坚定了我们起诉江魔头的决心。我们于二零一六年六月真名诉江,我们把起诉书寄到最高检察院,第三天就收到手机短信,说我们的起诉书已经查收登记了。

接着我和同修交流诉江的事情,很多同修同意诉江,有的不会写起诉书我们帮助写,并打印好给同修。也有不敢去邮局拿快件单的我们都帮他们拿,我们还帮腿脚不便的同修寄信,后来不能寄信我们就帮同修在网上发诉江状,只要同修愿意诉江我们都帮助办理。总之我们尽力帮助同修跟上正法進程,我们帮助十几个同修诉江,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事。

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们走了过来,走好最后的路很重要,让我们一起记住师父说的“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3]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