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 奇迹发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一日】首先叩谢师父救度我这个满身业力的人,让我的心理和外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我的生命得以延续,使我能继续在大法中修炼,做宇宙中最神圣的事,讲真相救人,跟着师父在正法路上向前走。

一、巨难中师父救我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我骑车过马路,被一辆突如其来的车撞起两米多高,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头朝下右额头先触地重重摔在马路中央,额头立马摔起鸡蛋那么大的一个黑紫色的包。衣服擦破,右胳膊肘露了出来,但没有出血。

当时我的头脑非常清醒,我知道我又遇上车祸了。我只有一个念头: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在有大法,谁也别想动了我!并不停的发正念。等家人赶到,我告诉他们:“我没有事,你们把我送回家,我几天就好了。” 他们却把我送進市中心医院。

躺在医院的床上,我才发现,右大腿肿的象水桶那么粗,膝盖已转到腿的右侧,小腿骨已支撑不起来小腿,小腿成了一堆软绵绵的肉。受伤的腿剧痛难忍,胸部和两肋痛的连大气都不敢喘,只要一咳嗽就能令人窒息,一转头就晕了。

在医院里我被推过来推过去做各种检查,我就是一刻不停的发正念、向内找。检查后确诊:右大腿粉碎性骨折,最大块骨头象手掌大,最小的象小拇指盖大。医生说:“粉碎太严重,必须手术治疗。那些小骨头渣子得做手术拿出来。粉碎面积大,离股骨头太近,不手术容易造成股骨头坏死,那从此就站不起来了。”

医生让我马上吃药、扎针消炎,一星期后做手术。我家人都同意了。

因痛的不敢说话,我在心里对他们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你们谁也别想做了我的主。”一个护士来给我扎针,我拒绝。大夫说:“你不扎针不吃药,粉碎性骨折二十四小时之内会形成血栓。血栓上来人瞬间就没命。”不管大夫怎么说,亲属怎么训斥,我就要做到师父要求的“能放下生死”[1],“金刚不动”[2]。

夜间剧烈的疼痛突传遍全身,就象有无数条绳子把我捆绑起来,又用千斤重物压在胸上,身体一点不能动了,憋的我连气都喘不上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全身已大汗淋淋。我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感觉就要失去知觉了,只剩下一丝念头告诫自己:我不能死,我死了就是给大法抹黑。我还有很多大法的事情等着我去做,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

我不停的求师父救我。然后就像听到师父在对我说:“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3]顿时一股巨大的能量透彻全身。面对死亡,我毫不畏惧。心里平静、坦然,我横下一条心,就跟着师父走,谁也别想拖走我。即使我修的有漏,一定在大法中归正,旧势力安排的我都不要;即使我生生世世业力所致,旧势力安排的我都不承认……

我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迫害我的黑手乱鬼。这时捆绑在我身上的绳子已经全部断开,压在胸上的石头被掀掉了,身上的疼痛逐渐消失。女儿一边不停的叫:“妈,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一边用毛巾擦我脸上和身上的汗。我的眼睛睁不开,女儿什么表情我看不见,从她的声音我听得出她惊恐万状。

我笑着说:“我好了,是师父从死神那里把我拽回来了。”女儿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出去了。后来她告诉我,她到外面好顿哭。

大法超常 人间奇迹

天亮了,除了头有点晕,其它疼痛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夫来了,女儿从医务室回来问:“妈,怎么办?大夫说不手术得签字,出现生命危险医院概不负责。”我说:“办理出院手续回家。”女儿说:“我爸不同意,非叫你手术不可。”我说:“别听他的,你去把字签了。二零一一年那场车祸,我的自行车被轿车撞坏,第七天我就康复。二零零四年,我左脚被摔的骨裂纹,还有一次右腿摔的不能走路,师父都给我治好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如果不学大法,我早就没命了。医院是给常人治病的,我不是常人。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如果动手术我死定了。师父要恢复我的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你尽管放心,我一定能好。”

女儿转过头去,擦去了噙在眼里的泪水,拿起笔在责任书上签了字。女婿大声呵斥:“你胆这么大!谁叫你签的?”丈夫大声喊:“你想叫你妈死啊!”

甲、乙同修来了。他俩叮嘱我:“你就信师信法,腿一定能好,千万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啊。”我说:“一定做到。”

甲同修到外边安慰哭成泪人的女儿,女儿说:“姨呀,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签字时我手都在颤抖。我妈修的层次不够,师父能管她吗?”甲同修说:“你妈功德无量,师父如果不管她,她今天还能活着吗?你妈的腿,师父保证能给恢复正常。”甲同修的一番话使女儿平静下来。

乙同修对我丈夫说:“我学大法后肾结石都尿出来了。她比我精進,你不用担心。”不修炼的丈夫还是不相信。

丈夫找遍了医院里所有他认识的人,上到院长,下到电工,让他们从医学上告诉我,让我明白不做手术的可怕后果是什么。我对院长说:“以前我全身都是病,最严重的脊柱骨膜发炎和结肠炎,你们这个医院都治不了,我到省城的大医院也没找到治疗方法。我学大法身上所有疾病全部根除了。我这条腿在大法中一定会出现奇迹。”院长说:“骨头都粉碎成那个样子,不手术能好这在医学史上是没有的。”院长摇着头走了。其他医务人员也都一声不吭。

丈夫又找遍所有亲朋,让他们从亲情上劝我,不手术不但会给以后生活带来麻烦,还会连累子女不能安心工作。开始那几天,屋里人满满的。他们都“呱呱呱”讲个不停,我说:“你们都不要讲了。”屋里立刻鸦雀无声,我从大法神奇超常,讲到大法洪传全世界;从江鬼迫害大法,讲到“三退”大潮,他们听了都乐呵呵的走了。

婆母知道了此事,安慰丈夫:“你不用愁,我去劝她。她不听,我就给她下跪。”婆母真的来了,看着八十多岁的婆婆为我操心,我眼圈红了。为了让她放心,我把发生的一切和我的感受全告诉了她。婆母出去训斥丈夫:“你叫她手什么术?你没看见她一点都不疼吗?她学大法有师父保护,你快把她送回家,养几天就好了。”丈夫消停下来了。

有了空闲,我躺在床上天天学法、炼功、发正念。

每次查房,医生、护士都用奇异的眼光审视着我,有的护士捂着嘴笑我,他们背地里议论:“医院里来了一个怪物,粉碎性骨折不治疗。”不管他们怎么对待我,我都善待他们,和他们谈笑风生。我知道在事实面前她们会转变观念的。

八月二十六日拍片复查,二十七日骨科主任来宣布:“小骨头渣全部复位,不用手术了,以后走平道和正常人一样。”家人当时象得到了皇上的赏赐一样,笑的别提多开心了。在场的亲朋好友都情不自禁拍手叫好!骨科主任说:“俺科里那些人都在议论,这个某某某(我的名字)她为什么不疼?”接着又立刻竖起大拇指说:“你是钢铁战士!你是钢铁战士!”我说:“我不是钢铁战士,我是大法弟子。”甲同修自言自语:“大法超常,人间奇迹啊!”

医院里两个护士跟我炼起了法轮功。来探望的亲朋凡是尚未“三退”的全退了,有的医务人员也退了。

向内找 心性提高

回到家里,甲、乙、丙、丁等同修,经常来看我。

甲问我:“你的腿将来能走吗?”我说:“能走。”她说:“最后看吧。”

乙说:“怎么也得两、三年才能好。”丙用手在我受伤的腿上连掐了好几下,一句话也没说,我知道她想看看我的腿有没有知觉。丁用食指在我小腿上连按三次,说:“你这腿是肿的吗?是肿的吗?噢,没肿,你下地走走我看看。”我走给她看,她说:“你怎么还瘸?怎么还瘸?”

我愣愣看着他们,心里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的心被刺痛了。她们的言行不停的在我脑中翻腾,排不掉、压不住、挥不去。我反复琢磨,他们对待难中同修,怎么和明慧网报道的大相径庭?我开始怨他们没有正念,帮助邪恶往下拽我,给邪恶助威,让邪恶高兴……我越想越没了正念,心想是否师父不想管我?在医院里因我不手术,许多人训斥我、诅咒我,他们言行一丝一毫都没动过我的心,巨难中我没掉过一滴眼泪,可现在的我,泪水就象断了线的珠子直往下掉。我感觉自己就象掉進了急流中,被卷進了漩涡,在漩涡里苦苦挣扎不能自拔。我跪在师父像前哭诉。

这时一个声音说:“这么多人都说你,还不知找自己。”

在医院里,我已找出很多人心,我要在大法中归正,同修的言行是去我什么心呢?我向内找,没有答案。

师父说:“也许他说的那句话非常刺激你、点到了你的痛处,你才感觉到刺激。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4]

噢,是师父让她们这么做的,否则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这是针对我还没有意识到的问题来的,我还有什么问题没有意识到?我苦思苦想就是没结果。

学法时看到“因为这套功法是修炼你自己的,你得明明白白的提高”[5]这行字时,既清晰又明亮,是那样的透彻心扉,我突然茅塞顿开,这些年我并没好好修炼自己,而是用师父的法去修同修。

之前甲、乙、丙同修对我讲述心中委屈时,我从来都没有向内找过自己,师父让我遇到这样的事,就是要去我什么心的,我却用师父话去衡量她们。指出她们的问题时语言尖刻、严厉,埋怨她们:“师父的法你们都怎么学的?师父说:‘打不还手 骂不还口’[6]。她既没打你也没骂你,连说都不能说,还怎么修?韩信能从地痞无赖胯下钻过去,她叫你从胯下钻过去了吗?一个大法弟子怎么比不上常人呢?”她们再在我面前重复那些事时,我表面平静,心里就不耐烦了。

我看到丙同修发火时,从来都没向内找自己,师父为什么让我看见她发火,我空间场存有什么败物?我却用师父话去修她。师父说:“小事都过不去,就发脾气,还想长功啊。”[6]当同修对我发火时,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在笑话她:“魔性大发,这哪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子?”委屈而忍,还觉的自己修的挺好,能忍。

我埋怨同修,这不是怨恨心吗?这里面还隐藏着很多人心,如指责别人、显示心、委屈心、厌烦心,瞧不起别人自以为是的心等等,这些心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它的存在,还以为自己做的对,修的好。

这些心在不断膨胀,在另外空间形成的败物已堆积成山,散发出不好的物质伤害着同修。

师父一直在帮我往下拿这些东西,我却一直不悟,一次次都错过了机会,去修同修。要不怎么一个跟头一个跟头的摔!师父是利用同修的表现,让我找到这些心,在修炼中升华。这可是太大的好事了!

多少年来形成的这些心,此时在师父的精心安排下我完全放下了,而且要一放到底。这时间感觉空间场被师父清理的清澈透明,那种幸福、殊胜的感觉,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描述。不满的情绪完全消失了,剩下的只是谢意和感恩的泪水。

人心放下了,腿逐渐恢复了正常。外貌也发生很大的变化。

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奇迹不胫而走,市中心医院骨科医生、护士在病房议论:“一个炼法轮功的,粉碎性骨折不手术,好的比做手术的还快。真是奇怪!”

甲同修家乡一个干了二十多年的赤脚医生说:“既没打石膏,又没下夹板,怎么可能好?这真是神话故事!”

我亲身经历的这些事,完全超出了实证科学范围。在常人这个层次面是无法理解的,但他却真真切切、确确实实的就发生在我身上。写出来是呼唤那些还没明白真相的人,能正面认知大法。能和我一样得到大法的救度,能和我一样无病一身轻、超凡脱俗。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三、动作机理 〉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