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哪里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我于一九九六年遇到《法轮功》,当我看到书中提到做人要按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时,就被真、善、忍这三个字所震撼。是啊!做人就应该真诚、善良、容忍,这才是人的本性。

一九九七年上大学时,看到学校里有很多老师教授和学生集体炼功,我就找到了集体炼功的环境,正式修炼法轮功,我按照书中的动作炼功,身体顿时产生强大的能量场,小腹部位源源不断的产生热流向身体四周散去,顿时神清气爽。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常常打针吃药,经常感冒发烧,一病就两三个月不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没有几天好受的时候,修炼法轮功后使我真正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

从那以后直到我被非法关押之前的几年中,我都象脱胎换骨一样生活在欢快与喜悦的气氛之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共产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因向人讲述真、善、忍的美好被非法判十年冤狱,在此期间我经历了无数的酷刑,毒打、电棍电击、上绳、大挂、头上套塑料袋不让呼吸,上死刑床等。有一次警察指使犯人给我强行灌了一小盆面子粥,并得意的告诉我粥里和了两袋咸盐,强行灌食时我被呛坏了肺,当时就咳血,后来就肺内感染,然后就演变成肺结核,但是对我的迫害一直没有停止,我多次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我妈六十多岁了,腿脚还不好,每次从家里来看望我都拿很多生活用品,路途遥远、舟车劳顿、需要住店才能往返,在每来一次都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也都被监狱拒绝接见。我姑姑来看过我几次,每次看到我瘦的脱相,就呜呜哭,每次都是从开始哭到接见结束,也不说话,哭的说不出来话,家里人认为我活不了了,就盼望着我能活着出狱。

我也感到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前胸、后背疼痛、发烧、浑身无力、常常上不来气、经常咳血。狱内医生看了我的情况后,一脸非常严肃的表情说:你有生命危险,一定要好好治疗。但是监狱并没有因为我的身体状况停止对我的迫害,每次迫害都使我周期性的发病,且越来越重,最后变成了结核和胸膜炎的并发症,狱医看到我的这种情况也直摇头。

在生死攸关时我想到了炼法轮功。监狱内是绝对禁止炼功的,每天都有四个犯人二十四小时轮班看着我,不许我这样,不许我那样,更不许我炼功,我到警察办公室说:我要炼功。警察很吃惊的说:“你不想活了?”我说:我已经这样了,反正都是死,我当然不在乎你们再迫害我。我就是要求炼功,这样对我身体有好处,我也不是给你们找什么麻烦,我知道你们有上级的压力,所以我尽量少给你们找麻烦,但是咱们互相考虑。警察很生气的样子说:你给我回去。警察只要没说不允许炼就是已经默许我炼功了,因为直接说允许炼就违背了共产党的“纪律”。

这样我每天晚上都打坐炼功,炼功时身体状态就在调整,有热流通透全身,并且全身大量排汗,棉衣棉裤从里到外全部湿透,但是每次炼完功都象换了个人似的。

我从身体极度虚脱即将死亡的状态变成了全身充满活力能蹦能跳的状态,体重也在渐渐增加,由原来的一百来斤增加到一百四十斤,以至于在我出狱时我家人见到我的状态都很惊讶,我舅说:状态真不错,完全不是想象的那样,比我以前在接见室看到的强太多,那时看我瘦的都没处看去。我爸也很高兴。

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太多了。记得狱内有一个刑事犯叫汤斌,他有胃病,每天下午都痛的死去活来,一脸痛苦的表情,全身大汗淋漓,因为每天都这样,人们都习以为常了,有一天突然就不这样了,那些在押人员们就感到奇怪,就问他:你胃不痛了?他说:我好了。在押人员问:你吃什么药好的?他说:我没吃药。那你怎么好的?他说:我有方法。什么方法?他说:我就是有方法。问他什么办法他就是不说,他说反正就是有办法。后来他趁没别人时悄悄告诉我说:你们说的方法真管用,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胃就好了。但我和别人不能说,这里是监狱,这要叫共产党知道了他能整死咱。

法轮功不仅祛病健身有奇效,还能提高人的道德水准。监狱内有一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他为人正直,对人热情,乐于助人,就是对待看着他的几个犯人也从不抱怨,并且在他们有困难时总是热情帮助。有一次,看着他的几个犯人相互勾心斗角,互相到警察那里告状,警察非常生气的说:你们应该跟人炼法轮功的学一学,你看人家那素质,你们跟人比差远去了。的确,修炼法轮功要求重德,在人与人的交往中,在人与人的矛盾中,找自己的原因,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以至于监狱内许多警察都明白真相,都认为法轮功无罪,都高看一眼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有个警察和我说: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搞的,转化一个给奖金,不给奖金更没人给他干那事。

记得有一次监狱的在押人员搞所谓“选举”,选管事犯人,每个犯人手中都有一张选票,上面写着自己要选定的在押人员,李警察把所有选票收上来交给我,叫我来统计每个被选在押人员票数的多少。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警察就相信炼法轮功的。

法轮功带给我的永远都是美好,真、善、忍给予我的就是真诚、就是慈悲、就是正义。请听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