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真、善、忍 儿子长出新膝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日】

儿子的怪病无药可治

儿子是在六个月大时,腋窝出了一个紫块,发现后,带他到医院看,医生说是毛细血管破了,这都正常,我也就不以为然。

后来儿子身上出的紫块越来越多,屁股上的紫块比鸡蛋大,我和他爸把镇上医生领到家,医生说是疮,用药贴能好,结果贴也不行。

我们害怕了,到郑州大医院,抽血,化验,找专家,说是血稀,不能做手术。医生说做牵引,最后腿都变形萎缩了。最后还找了巫婆,什么办法都用过了,还是无法医治。

去了北京,医生说不好治,还专门找别人抽血,跟儿子的血液对比,最后医生说治不了。回家也没办法。

有一天,有个佛教徒看见我儿子不会走路,在地上爬,她说,你到佛教吧,到佛教,你儿子就好了。我和儿子都皈依佛教,烧香,磕头,把尼姑请到家里念经消灾。我们全家和亲戚都到庙里跪,也没好。我整天泪流满面,也不想和别人说话,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炼法轮功 儿子长出新膝盖 健康了

那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一天,我去娘家,二姐在娘家,说,你就学法轮功。当时,我娘也有病,她不识字,叫她孙女给她念大法书。到晚上,二姐教我们炼功,炼到第二套功法腹前抱轮时,我的左手心法轮转的非常快,手心热的冒火,舒服的无法形容,我和儿子从此得法了。儿子七岁上学时,我说,你去上学吧,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结果他放学回来,就好了。

他的腿一条粗,一条细,膝盖没有了,腿疼一次,膝盖鼓一次,疼一次,膝盖鼓一次,渐渐好了,膝盖出来了,腿正常了。

有一次,师父给他净化头,夜里儿子的头肿的像皮球大,三天就好了。有一次中午,他似睡非睡,看见有个人拿着针筒,从他身上抽血,我知道是师父给他换血,又一次给他净化身体。

又一次,儿子三天没吃饭,发烧,我知道师父给他净化身体,第三天晚上,吃了点米饭,他姨给他买了一瓶娃哈哈,喝完吐了血块,第二天就好了,知道是大法师父救了我儿子。

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九九年江泽民打压法轮功,我也不害怕,知道法轮大法好,我见人就说法轮大法好。派出所警察来家找我,我给他们讲儿子生病,大医院治不了,学法轮大法好了。

有一次,我去修衣服,骑车从路上走,路边停了一辆车,他开车门,车门和我的自行车相撞,我翻倒在地,车里人不敢出来,怕我讹他,我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对他说,我不讹你,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我给他讲真相,他妈妈在车里也听了真相,母女俩都三退了。

有一次,我儿子回老家找他爸,在常人中不学法,不炼功,结果腿又疼了。他爸打电话让我回去,我说快把他送他三姨家,他三姨也是修炼人,赶快让他学法。我也找自己的心性,可能对儿子有放不下的情,到家给他念大法书,不长时间好了。

最近一次我牙疼,牙疼不是病,疼起要人命,我向内找,找出了自己的争斗心、怨恨心、妒嫉心,原因是我亲家母不修炼,她在家一直看电视,身体也不好,我一直想改变她,让她学大法,找出原因了,牙也好了。

我儿子租了个门面房做生意,今年想把房转出去,没想到转让费超出想象,媳妇说回家给师父上香。媳妇以前不认同大法,现在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眼看丈夫身体不好,到奇迹出现,她说我要不是亲眼看到,我也不信大法好。有一次她胃不舒服,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很快就好了。

苦难中坚信真、善、忍

我丈夫在我最需要他时,跟我离婚了,那时我女儿十六岁,儿子十三岁,我真不想离,可是他已经跟别人住在一起了。我想师父说过“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我的命可能就是这样安排的,这就是我要修去的情。我没跟他生气,也让他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婆家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也都做了三退,我一直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利益面前,不和人争斗。我是念着这段法来走我的人生之路:“苦其心志 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

我知道师父是来救人的,我是师父的弟子,要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多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多救人。劝三退时,我就讲儿子的病是怎么好的,越讲越有劲,我让别人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缘人三退的也不少。

真是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救了我全家,我只有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