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岁小弟子:珍惜正法修炼机缘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

师尊好!
同修好!

我来自彰化,今年十五岁,从小跟着父母修炼法轮大法。在我读幼稚园小班时,刚学会注音符号拼字,爸爸妈妈就拿着一本拼音版注音的《转法轮》给我读。每个星期一的晚上,我们全家都会和同修一起集体学法,那时候学法的形式是每人轮流读一段法,妈妈跟我说:“你已经会读《转法轮》了,试着把法念出来给大家听。”轮到我时,十分紧张,我手指着书,紧盯着每一个字,用拼音大声的读给大家听,当时在学法点我是年纪最小的,我的两个姐姐看我勇敢读给大家听后,她们也慢慢去掉怕心跟着大家一起轮流读法。每一次只要大组学法交流,爸爸妈妈就会帮我们三姊妹报名参加儿童班,妈妈也会跟我们一起和小同修学法炼功。

一、学校生活是我修炼的环境

上了国小一年级,记的在班亲会时老师对妈妈说:“你们家的女儿跟别人家的小孩不一样,当我在骂班上调皮的学生时,本来是很生气的,但是转过去看到她的笑容,怒气就会自动消失,心里也变的很舒服。”后来我希望老师不要时常对调皮的同学生气而骂人,希望妈妈转述给老师听,老师听了之后说:“我会慢慢的改,尽量不骂学生。”

师父在法中说:“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可能有人想骂人,突然间改变思想,不想骂了。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1]

上了国小三、四年级,我开始爱看电视玩电脑,学法炼功都在偷懒,原本成绩名列前茅的我一度往下滑到十几名,不但成绩差,在学校因为争斗心强,人际关系也越来越不好。于是爸爸妈妈开始规定我们时间,除学校功课做好之外,学法炼功都要在晚上八点前做好才可以做其它的事,十点半前就得入寝睡觉。

直到升上五年级,自觉不该再像三、四年级时的我一样糟糕。有一次,老师要做家庭访问,于是先打电话到我家,刚好那天晚上我们全家都外出,电话铃声是唱着“法轮大法好”的歌,老师听了很久后没人接听才挂断。隔天老师问我:“你们一家人是修炼法轮功的呀!老师在电脑上查有关法轮功的网站,法轮功不错啊。”还有一次上课的时候,老师告诉我:“星期六我在彰化开车的路上看到了法轮功游行,心想:你一定在里面。”老师开着他的车跟着游行的队伍,找寻我的身影。终于,在人群中找到了我,并大声呼喊着我的名字。

老师问我说,你们游行队伍的目地是在洪扬法轮功吗?我说:“是”。老师说我平常在学校很喜欢笑脸迎人,与同学也相处的很和乐。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而使我改变的。

有一天爸爸对我们说:“要不要跟爸爸早上四点半到炼功点炼功?早晨空气好,炼功非常舒服。”当时刚升上国中,课业慢慢增加,学法时常不入心,炼功也常有一搭没一搭的。为了平衡好课业,维持好修炼状态,我答应爸爸早晨要跟他去晨炼。妈妈担心我睡眠不足,上课会打瞌睡,我说:“我不会。”从答应爸爸的那一天起,我每天早晨四点半起床晨炼,一直坚持到现在。妈妈问我说:“你是怎么突破的呢?”我回答说:“就像闹钟一样,时间到了自动会响,习惯了自然就爬的起来。”妈妈看我持续每天早上起床晨炼,现在也都与我和爸爸一起晨炼了。一直到今天,也没有因为早起炼功而影响到学业,在学校精神也一直保持良好。

我曾经和一位同校不同班的同学说我修炼法轮功,使我的心性提高、身体健康,获益良多。由于我俩每天在学校常常相处在一起,她知道我的为人处事,所以她很相信法轮功是好的。有一天晚上同学上网查询法轮功网站,想更加了解法轮功,结果她用手机传了讯息给我:“我在电脑前看到的应该不是事实。”于是我回她说:“现在有很多污蔑法轮功的网站,你千万不要去看,你可以查‘法轮大法明慧网’,明慧网站的文章才是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写的。”同学才说:“原来如此!”

师父在讲法中说过:“无论你是学生、你是在职有工作的,你们都不能够放下你们在常人社会扮演的那个角色,你们都必须得做好你们应该做的那一切,同时可以给你们的证实大法、讲真相的工作带来便利条件。”[2]

二、在平稳修炼中证实大法

国中时期开始参与讲真相、用手机讲真相、仙女队游行、日月潭讲真相、香港游行。最初爸爸叫我先用手机讲真相。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境是:我走到了一间大卖场,刚走進去,四面八方的窗户、门瞬间都关上了,里面变的十分黑暗,且每个门都有人守着。我走着走着,看到有黑衣人在追着客人跑,而那些被抓到的客人一个一个的被送進一间小小密室里,再也没有出来过。我开始害怕,准备想往回走,站岗的人似乎看出我已经知道他们的内幕,开始追向我,我拼命的往外跑,看到出口,刚好门是开着的,而且也没人站岗,我赶紧逃离这间大卖场。醒来后,跟妈妈说了这个梦,妈妈说:“梦境显现的,就是当前在中国发生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抓走,遭到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的情形。你能顺利逃脱出来就是意味着叫你出来揭发恶人恶行,赶紧讲真相救人。”妈妈这一番话让我意识到救人的紧迫,所以我就怀着一颗纯净救人的心,用手机讲真相,在妈妈的协助下为善良的中国人做三退。

几年前,姐姐邀我参加中区仙女队,我当时个子不高,仙女服的裙摆很长容易拖到地板,于是妈妈便买了五公分高鞋跟的白色包鞋让我垫高身体。就这样参加了灯会节庆、真善忍美展、洪扬大法游行踩街活动等。依稀记的我最后一次参加仙女队是在我第二次去香港的时候,当我看到台湾熟悉的同修也来支援香港游行,整个人正念十足,游行中一路微笑,心里只想救度众生也没有怕心,或许仙女队比较引人注目,那些原本要举污蔑大法牌子的人,看着我们也忘了举了,叫嚣声也变的很小了。其实众生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哪边是善、哪边是恶。

我每个月都会很期待和爸爸妈妈还有同修们到日月潭文武庙讲真相,顶着烈日,大家都很稳定与坚持,每个人都在走自己证实法的路。尤其现在来日月潭旅游的外国游客越来越多,一天下来有十几个国家的游客。我和姐姐拿着真相展板、有时炼功发正念,有时跟着父母在人群中发真相资料。

犹记的暑期青年学子营,其中一天的行程是到日月潭景点讲真相。这是我最没有怕心的一次,因为有很多与我年纪相仿甚至比我还小的同修一起参与。我被分配到玄光寺讲真相,玄光寺有许多来自中国的游客,我与另三位青年同修为炼功组,炼功时,我们保持动作一致。因为大家的正念都十分的足,所以整体散发出的能量很强。有很多陆客驻足观看。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景点给可贵的中国人献唱《为你而来》,我们拿出真诚的心,希望众生快快了解真相。在一次集体学法交流中,同修说了一句话让我非常触动,她说:“去日月潭景点讲真相简直就是在享受。”

三、走出怕心一路行

国中毕业后有很多空闲时间,我常和姐姐一同参加每两周举办一次的中兴大学青年学子半日学法。犹记的在一次中区大组交流,坐在我前面的是小时候曾一起参加儿童班的同修,现在大家都成了青年学子了。我们年纪相仿、相谈甚欢,彼此留下对方的联络方式。我传了讯息给她,希望她这次可以和我一起去台中参加青年学子的学法交流,这是我第一次邀请同修共同参加,她答应了。每每都是姐姐与我同行,这一次,姐姐遇到重大考试无法参加,我必须一个人搭火车到台中与同修面会,从来没有独自搭过火车的我,开始产生怕心。当我在火车站看火车时刻表时,第一次看到“三义”这个地方,我只听过嘉义、苗栗,就是没听过三义。后来我打给爸爸问是否到三义有经过台中。有了方向后,顺利的搭到台中了。

学法交流结束后,同修的爸爸顺路载我到台中火车站。要搭火车回彰化时,怕心又油然而生,幸好发现一位同修也要搭火车回彰化,可以同行。但是,到了彰化又要自己搭公车回家,当我在等公车时,眺望过去清一色都是外籍劳工,心里的怕又浮现了。此刻,师父好像是看到我的怕心一样,眼前一位熟识的人经过,是我的国中同学。这一路上,就好像是师父特意安排有人在身边陪伴着我,让我没了怕心,心里非常感谢师父。

暑假期间,我陆续参加明慧夏令营、真善忍体验营、青年学子营的活动,使我的暑假过得十分充实,也让我获益良多。尤其是在真善忍体验营的最后,听到青年学子分享的心得让我非常触动,体验营教导我们用“真善忍”对待生活中的人事物,用美好的一面看待种种考验。以及在青年学子营,透过每天不断学法、炼功、讲真相,让自己更加精進,我悟到“法”能指导我们走正未来的路。在体验营中,有一位青年学子说过一句话也让我印象深刻:“法”十分神奇,就好象了解我内心一样。

四、结语

谢谢我的父母带我走進修炼的路。我都会不断提醒自己是个修炼人,每天要做好三件事。我很喜欢修炼的环境,修炼大法的人都是如此的纯真、善良。非常感谢师父时时刻刻看护着弟子。

如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二零一七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