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得法显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一九九六年六月的一天,我们姊妹都去母亲家吃饭,妹妹正在那儿看书。她对我说:“姐,你也看看吧,这书太好了,可神奇了,我单位的同事一炼这功,多年的老胃病很快就好了。”我和妹妹都有多种疾病,最严重的都是胃病,经常胃痛,我俩都很瘦弱,常年吃药,也不见好转,苦不堪言。因此一听说老胃病都好了,我就说:“是吗?还能好病?那借我看看。”

得法的喜悦

回到家后,我抱着治病的心,有空就看《转法轮》。在看书的过程中,有一种兴奋的感觉,越看越觉的这本书太好了,心里在想:写这书的人太了不起了,怎么什么都知道啊?很多我平时不得其解的问题都在这本书中找到了答案。更神奇的是:当我看到第六讲时,突然感觉到小腹部位象有东西动一样,这边转几下,那边转几下,不一会儿我两眼外侧又看见象电扇一样的东西在旋转,大约转了十几分钟,当时我很激动,想起书上写着:“我在讲法轮大法的时候,我们要陆陆续续给大家下法轮的,有的人有感觉,有的人没感觉。”[1]哎呀!我感觉到了,那是法轮在旋转哪,非常明显的,真是太玄妙了,太神奇了。心想:“这可是我亲身体验的呀!”

再往下读的时候,书里一句话印在我的脑海里:“所以我告诉大家,不要因为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这可是极其珍贵的,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1]当时我就跟自己说:“我都得到了,可不能失去了。”那时我还不懂得修炼的概念,只知道这个法真好,我要学,就走入了大法修炼。

得到了这无比珍贵的法轮大法,我按照书上讲的要求自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身体所有的病状全部消失了,我都不知道是哪天开始只吃饭不吃药了,从此以后再没吃过一粒药,身体非常舒服,干什么都不觉的累,心里总是高兴的。

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得法后,通过学法炼功,不断的明白法理,也不断的修正自己,师父也在给我调整身体。

记得有一次,正好晚上九点半,身体突然疼痛难忍不能动弹,翻身都很痛苦,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消业、给我净化身体哪。因为书里讲:“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1]“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1]结果疼了一宿也没睡觉,快到早晨晨炼的时间了,心想:要是提前五分钟不疼了、能动了,我就出去炼功,还来得及,否则就在家坚持炼吧。神奇的是:正好差五分钟的时候一切疼痛全部消失了,就象根本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太不可思议了。我立即跑到公园,正好晨炼开始。

还一次是周五,冬天刚下过大雪,我下班回家后,感到身体不适,表现为发烧38.9度,头昏沉沉的,就想睡觉。到第二天感觉更严重了,鼻子干疼,嗓子象着火似的,不能见风,我手里得拿着一瓶水,不时的喝一点缓解一下才能呼吸。这天正好婆婆发烧37.2度,下午要去医院输液,叫我去陪护她。我二话没说就去陪她了,硬撑着也没让她看出来我身体不适,省得她担心。晚上回来勉强吃点饭,就想:师父给我消业哪,不能当病养着,我得出去发些真相资料,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我不去想身体难受的事,发完真相资料回来就睡了。第二天早晨起床,好了,一切恢复正常。也没耽误上班。

这类事情真的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孩子也跟着受益

我女儿从出生后就扁桃体肥大,刚过六个月就经常扁桃体发炎肿大,吃药都难以下咽,每次都是高烧39度以上,差不多输两个星期的液,能好一个星期,然后再接着输。这样持续了有三、四年。后来周期拉长了一些,可还是经常打针、输液的。

我修炼大法后,女儿也完全改变。记得有一次,她发烧39度多,喘气很费劲,胸憋得慌,我用了几种办法给她退烧,可体温怎么也下不去。心想:“可能是要出什么疹子吧,排体内毒素?”结果孩子真的慢慢出现了红疹,还有“草莓舌”。我有点担心了,就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大夫一看说是心肌炎的症状,需化验血。孩子一听怕疼,自己跑回家了。因她从小打的针太多了,产生了恐惧。我追回去劝她,给她解释这个病的严重性,必须得输液,还得养一段时间才能好。她堂姐也是这个病症,在家养了两个多月没上学。

可是怎么说女儿也不听,就是不想打针。我想那就只好顺其自然吧。我对她说:你要不打针就只有读法了,不然耽误了就危险了。她答应每天读《转法轮》。这样不到十天的时间,她就完全好了,上学去了。而且再没复发过。

孩子只是学了法,既没打针,也没吃药,这么快就好了!一般人即使花钱输液打针、遭罪,也不可能好这么快。

夏日的一天下午,我正在上班,办公室的同事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对我大声说:“你快去看看吧!学校打来电话说你女儿的眼睛突然看不见了,正在老师办公室桌上趴着哪。”当时我一听心就慌了,不知该干啥了,赶紧就往学校跑,心想怎么可能呢?跑着跑着脑子里想起了师父的两句法:“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1]“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人各有命啊!”[1]当时我心一下子稳下来了,脚步也慢下来了,边走边想:没事,人各有命,有师父管着,“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我快步走到学校。老师、校长、同学都在那儿围着,看到我来了,都很着急,叫我赶紧送医院,我平静的一再说:“知道了,谢谢大家。”就把孩子接回家了。刚到家,孩子的爸爸、奶奶、大娘也都赶到了,催促我赶紧带她去医院,我说:“别着急,不要惊慌,先了解一下原因。我看孩子的表情比刚才在学校时好多了,咱们再观察观察,现在医院都下班了,明天上午再去也不迟。”她爸爸也同意了我的意见,这样其他人也就不说啥了,都回去了。

吃了晚饭,孩子也没有不适的感觉就睡了。第二天早晨起床一切恢复正常了,她就上学去了。以后再没出现过这种现象。我也在去掉情的执著中过了一关。

修炼后的变化

修炼前,我脾气不好,怨恨丈夫懒惰,不干家务,经常抽烟、喝酒、骂脏话,我总想让他改掉这些坏毛病,懂点事。所以他不改我就跟他吵架、摔东西、生闷气。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和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懂得了当人的目地和意义。我慢慢转变自己,不再看他的毛病,尽量看他的优点,看看自己哪做的不好,找自己的问题,不断的修正自己。这样慢慢的,丈夫也改变了不少,抽烟喝酒少了很多,时常也能做点饭了,也基本不说脏话了。这样大人不吵架了,孩子也就快乐了,家庭也和睦了。大法给我家带来了宁静、祥和。

迫害给我的家庭带来巨大灾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大法,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造谣、诬陷,再加上来自单位、家庭各方面的压力,那种恐怖阵势,当时真把我吓蒙了,搞不清楚这是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啊?

我认真思考:书上都写了什么?写了做人的道理和做人的目地啊。师父都教了我们什么?师父的言传身教,让我们每个大法学员都发自内心的敬重,师父不仅给了我们健康的身体,解开了我心中的迷茫,还引领我们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使我们知道了自己的归宿。我和周围的同修都做了什么?我们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改掉了以前各种不好行为和不好的思想,使我们身心健康,受益无穷。通过仔细的思考,我坚定一念:法轮功没有错,我绝不放弃。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顶住了各种压力,闯过一关又一关走了过来。

由于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向世人传播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我被绑架到劳教所,不到四个月,原本身体健康的我就被迫害的皮包骨,严重贫血,走路困难,不断的咳嗽,手臂颤抖,后诊断为肺结核。住院后,大夫和院长看了片子都说:这个人肯定活不了了。我瘫在病床上五个月,花去各种费用近十万元,打针输液都不起作用,我劝说家人不治了,要回家。

回家后,婆婆看我不能自理,叹惜道:“你可怎么办呀?”我开始学法炼功,七天就能够站立了,十三天就可以走动了,两个多月就能下楼散步了。最后在师父的保护下我恢复了健康。过了一个月,婆婆又来看我,我给她开门,她惊讶的说:“你好了?会走了?怎么好的?”接着她就坐在小凳上哭了。我说:“炼法轮功好的呗。”她吓得赶快说:“你可不要跟别人讲。”这恐怖的迫害,把老百姓吓成这样,好了都不敢说。足见这党有多邪恶。

在非法劳教期间,一次警察提审我们四人,连推带搡的把我弄到一个摆着各种刑具的房间,凶恶的说:我打你怕弄脏我的手。接着就戴上塑料手套。当时我心里正在背诵师父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心想:你呆在那儿别过来。结果她真的就没过来,靠在桌子边叨咕一阵,最后问我:“你还炼不炼?这些刑具给你用上一样,就你这样的就玩完了。”我没见过这阵势,当时被吓住了,就小声说:“炼。”她吼着说:“这么小声谁能听见呀?”我心想,既然都到这来了,就得堂堂正正。我就大喊一声:“炼!”结果她立即和气的说:“我就知道你不会放弃的,你们炼功扣我们奖金你知道吗?那摄像头上面都盯着哪,你别给我们找麻烦。”我说:“我们做好人都是为别人好,不会给谁找麻烦。”她说:你表现不错,回去吧。她连我兜里的经文都没搜,就让我回来了。回来后,得知其她三人的经文都被搜走了,而且还挨了打。我在师父的加持下,闯过了这一关。

修炼大法中点点滴滴的神奇事很多,不一一列举了。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