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稳稳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疯狂迫害大法后,我们村只剩下我一个人还在坚持修炼大法,邻村也没有同修。我只上过小学二年级,从一九九八年我有幸得法修炼以来,归正家庭环境、传递资料、讲真相救人,很多的关难都是靠重视学法、发正念和师父的慈悲点悟才悟到并闯过来的。邪恶迫害最严重时期,我每天都是十四个整点高密度发正念,邪恶清除的所剩无几后,我也是坚持每天七个整点发正念。我想交流一下我归正家庭环境和堂堂正正救度全村人的修炼过程。

一、从哭哭啼啼的怨妇变为能忍难忍之事的修炼者

我和我丈夫自打登记结婚那天起就开始闹矛盾,结婚后婆婆也刁难我,我不知流过多少委屈怨恨的眼泪。十岁的儿子让我跟他爸离婚,不愿意看我受气,还说离婚他跟着我。我看看眼前的日子,真不想过了,可是一想到离婚,就觉得丢人。儿子生气的说:“你整日为人家活着,外人谁知道你的难处?”

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炼大法后,在这家庭矛盾中摔摔打打,有时心性守不住,还和丈夫动起手来。做的不象个修炼人,这时我是常常为自己不争气哭。有一次丈夫举着胳膊喊:“差远啦!差远啦!”我在锅台上刷碗,他的手指头在我额头前指点着,我流着泪暗暗对自己说:这次头拱地也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

我做到了,从那以后家庭环境慢慢好转。从一九九八年到二零零七年,近十年的时间,我在家庭矛盾中打转,终于走出来了。以前丈夫不支持我发真相资料救人,说:“真倒楣!全村就这么个炼法轮功的让我摊上了!”家庭环境归正后,丈夫说:“我真有福,就这么一个炼法轮功的让我赶上了!”

现在丈夫已开始看大法书。因为我重视发正念,孙子一到我家就感到很舒服,说奶奶家清净。所以我个人体悟要走好救度众生的路,必须把家庭归正。

二、放下爱面子的心,一心救人

《九评》发表,劝三退救人,正法進入新的進程后,我也出去救人,就从救本村人开始。

最开始到了邻居家,那家男人坐在炕上不吱声,女的在和面。我讲了几句,俩人都不说话,女的脸拉的老长。我尴尬的只好告辞,俩人也不出来送我。我一向爱面子,在村里口碑也挺好,哪受得了别人这样对我?回家放声大哭,一直哭了三天,除了吃饭睡觉不哭,发自内心的伤心。三天后我想我也不能老在家哭,还得去救人。我心里求师父,帮我走出这一步。

我找了几件衣服到井台上去洗,正好遇到本村一位妇女,我劝她三退,她爽快的答应了,我心里挺高兴。她走了之后,又来一个,我以前劝过她,她没答应,我边抖着洗好的衣服边偷偷的观望她的表情,最后说:“妹子,把那个队退了吧。”没想到她也很爽快,告诉我她不只入了队还入了团,都退了。我心里直感谢师父帮我,就这样我坚定了讲真相的信心。

我挨家挨户的劝退,全村三退率达百分之九十五,只有不到十家没退,这近十家我每家都去了不止三趟,可他们就是不退。一开始让我碰钉子的那家邻居后来也退了,前后十五个月,终于劝退了。我心里对师父说:十五个月时间虽然长了点,但我没扔下他们。自己村、邻村我都一户不落的救,一个人堂堂正正的发资料,遇到人就大大方方地讲,遇不到人就把资料放他家门口。时间紧迫,没时间打招呼。

有一次我们周围三个村的人在一起给东家下苹果,歇息时我就讲“天安门自焚”骗局真相,讲大法洪传世界,劝他们三退,没人退,开始干活了,我就边干边自言自语道:“我也不是为推销东西,为挣俩钱,我不图你们一分钱,就告诉你们退了就保平安,你们为什么就不能说个“好!”??”结果在场的众人齐声喊:“好!”声音震耳欲聋,觉得层层天体都在回旋,把我吓了一大跳。

最难退的是我婆家这几个兄弟姊妹。我婆家这家人都是常人中的“精人”,行事谨慎,从不乱说话。小姑子是市里的一名教师,看到我不分寒暑每天坚持三点五十起床炼功,对婆婆不计前嫌,尽心伺候,婆婆临终前连自己的闺女都不认识,只认识我,就三退了。小姑夫就没那么痛快,我第一次问他,他说:“说的挺好,能做到吗?”第二次小姑子一家从市里回来,我抓住这个机会劝他小姑夫三退。中午都在院子过道里吃西瓜,我就开口了。我丈夫对我说:“快吃西瓜吧!”我说:“吃着呢。”丈夫嘟囔了一句:“西瓜都堵不住嘴。”小姑夫这次没费事就同意退了。

我婆家嫂子说:“他婶真行,连他小姑夫都撂倒(土话,意思是被说服)了!”我说:“他小姑夫还不是难劝的,最难的是我哥!”

我大伯哥小时候书念的好,因为家庭成份不好没能实现自己的愿望,所以对共产邪党恨之入骨,四十多岁挤入邪党,《九评共产党》等真相资料都看过,也知道大法好,就是不退。

这一天我在家求师父,无论如何也得把大伯哥劝退了。我知道大伯哥顽固,大伯嫂子都是看大伯哥的脸色行事,不能当着他俩人同时劝退,要是大伯哥不退,那大伯嫂子也不会退的。说了一会儿话,我趁大伯嫂子做饭的时候悄悄对大伯哥说:“把你那个党退了吧,哥。”大伯哥沉吟了一会,说:“退了吧。”我心里真为他高兴,转身又对做饭的嫂子说:“嫂子你也退了吧。”嫂子不吱声,看着大伯哥,大伯哥说:“都退了吧。”嫂子马上点头同意:“退了,退了。”

如今我娘家婆家兄弟姊妹还有小孩子们十几口全部三退,我兑现了救度有缘人的承诺。

当然在近二十年的反迫害救众生过程中,也遇到个别完全不能救度的生命。

二零零一年迫害初期,真相资料少,我上过几天学,毛笔字写得还行,我就用毛笔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出去贴。丈夫夸我写的好,我起了欢喜心,贴了不少,用我丈夫的话说“连额上都贴满了”,结果被恶人诬告,拘留了十天。今年诬告我的这个人遭报应了,八十多岁滚到沟里浑身上下摔散了,还在医院里住着;还有一个人为了得点赏钱,专门跟踪恶告大法弟子,现在成了植物人。真是害人也害己。

师父告诉我们时间是被推快了,我深有体会。二零零七年秋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时间象流水一样往前呼呼跑,可是我的状态老是停留在秋收后,身体里象有个棍子支棱着,不舒服。儿子说腊月了,我突然感到怎么这么快到腊月了?后来我学法,师父说:“而且人的体能也跟不上。每一层物质是有那一层的极限的,这个物质因素跟不上。”[2]我才明白我当时的状态是怎么回事。

我从修炼大法到现在,一直坚持按师父说的去做,回头看看走过来的路,我的修炼是坚定的,迫害初期被抓过几次,丈夫骂,孩子哭,我从未动摇过。不管是发资料还是挨家挨户劝三退,面对困难我都是动真念,没有什么能挡住我的。

谢谢师父救度之恩!谢谢同修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