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 以德报怨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五日】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年五十一岁。得法修炼以前的日子对我来说犹如漫漫长夜,修炼以后才知道人活着的意义。

苦与恨

我出生在一个很严厉的家庭中,几乎是在虐待中长大。我才八岁就给全家做饭,十来岁我就把家庭主妇应该担当的责任全担负起来。洗衣、做饭、喂鸡、喂猪、喂狗、打扫卫生等等,干活中只要做错任何一点事,就得挨一顿打或重骂,如:“你就不是鸡狗,如果是鸡狗早拿刀剁了你!”做的好饭父母、爷爷吃,不好的饭我吃。比方说,我只负责喂鸡,鸡蛋却从来捞不着一个吃。父母吃不了就存放起来。过着这样的日子,我必然很瘦弱。父母还经常威胁不让我上学,因父母知道我最爱上学,有时因我没做好家务,经常把我关在门外冻我,东北的冬天晚上温度有时能达到零下四十度左右;夏天关在门外让蚊子咬我,因我们这里有狼,让我恐惧怕被狼叼走,我那时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被吓得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因我从小能吃苦,又能干活和听话,我在周边村屯口碑极好。长大了来家给我做媒的人很多,都被母亲拒绝,说:“孩子有对像了。”媒人就走了。那是为了让我给她干活,她才不管我的未来。本村有两户人家,一家男孩身高才一米半,又穷又老实;另一家,有家庭精神病史,母亲就让我在这两家中选一家,她不是看谁家条件好,而是为了能控制人家,好让我一辈子给她干活。我不同意,她就来气了,从此再也不给我找对像了。

好心的姥姥来我家串门,看出了门道,就以让我送她回老家为名把我从那个家中解脱出来。我把姥姥送回老家,姥姥就在那里给我找了个可心的对像。

后来因生活所需我又回到了父母身边。我自己的家什么事也没有,事都是来自我父母的烦心事。比方说刚回村没地种,分给我的田地在娘家,父母不给我。适逢本地大面积的开垦荒地,我和丈夫辛苦挣了两万六千块钱,准备用这钱雇拖拉机开垦地。母亲知道了,非逼着我把钱借给弟弟,说:“你们开地得雇大型拖拉机,咱家有,你把钱借给弟弟,让他先给你们开地。”因弟弟有拖拉机。母亲还说:“你们也不用给别人打工,就给你弟弟打工,一年给你们五千元钱,管你们俩口子吃粮,还给你们买个彩电。”为了不惹她生气,弟弟家的地里活、车上活、家里的活我们俩口子都包了,结果一年下来,弟弟自己没挣到钱。母亲说:“今年没挣着钱,明年算工钱吧。”这样我们一年一分钱没挣到。第二年又这样。

到第三年终于给我们算钱了,是这样算的:我们的钱白借给他,吃的口粮一袋平均按二百斤算(正常一袋一百七八十斤),价格还按第三年最高的价格算,我们的工资一分不给,彩电也没买。借给弟弟的两万六千元钱,是让他开地的,他三年只干了一点活(值五千元钱)连个零头都不够。弟弟和母亲合伙这么算、那么算,最后我的两万六千元钱没了,还倒欠弟弟六千元钱!

丈夫不干了,天天跟我吵,我一肚子苦水,只能自己往下咽。从小到大吃的苦、遭的罪和在利益上吃的亏太多了,这里我只写了一点点而已。

所以我恨我的父母,怨恨他们,从心里瞧不起他们,最后见都不愿见他们,路过父母家看到院子有人,我就把脸转过去,即使院子里没人看到她住的房子心里也会“咯噔”一下。听到有人说话声音象母亲,我就想起母亲,恨母亲;看谁穿的衣服象我母亲也会让我想起她恨她;走在路上想起她恨她,坐在家想起她恨她,我无时无刻不恨她、怨她。

有幸得大法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有幸得遇法轮大法,后来全家除了弟弟外全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第一次看《转法轮》这本宝书,我是一宿看完的,这一宿一边看一边哭,哭的眼睛都模糊了,我擦擦眼泪再接着看,我的人生观在那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边看边哭着对师父说:“师父,我怎么才找到您啊,我等您等的好苦呀!”我就象走失的孩子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一样大哭起来。

虽然刚修炼,自己感觉一下就進入了修炼状态,心性上严格要求自己,觉的提高很快。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不知前世我曾经怎么伤害过母亲,才有今世的如此的母女关系,幸得大法,师父把我太多的难都替我承受了,我只还了小小一部份,如不修炼也许自己得用命去还。这么说来自己还得了大便宜了。那么师父让我们按照真、善、忍去修,现在就得真修啊!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 这么多年来积攒的对母亲的怨恨得修去啊,得去掉这颗怨恨心啊!常人还会说“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母亲给了我人世间的生命,我得报答她才对,何况我是修炼人,怎么能怨恨她呢?

从那时起真不怨恨母亲了,觉的自己活的又轻松又快乐。我经常做好吃的给父母送去,看到父母家有活就赶紧主动帮着干,母亲对我也好了,因她也在大法中修了。

那时一有时间我就出去洪法,我想这么好的高德大法应该让更多的世人都来学,都来受益。很快本村不到百十户人家就有二十多人学大法了。我又背着干粮拿上咸菜到周边村子去洪法,那时活的非常充实快乐,我经常会看到彩色的大法轮,法轮周边的小万字符在转,中间大万字符也在转,大法轮自身还在转,真是非常美妙殊胜。睡觉时元神经常离体出去,有时没睡也能离体出去,没有了身体的束缚,轻飘飘的在空中飞翔。就这样大法在我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我明白大法比我的生命不知重多少。

可是我刚修炼了一年半的时间,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突然间电视、广播、报刊开始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大法,迫害开始了,就象天塌了一样的感觉……

不久,公安、派出所、乡里村里的一帮人乘好几辆警车和小轿车开到我村,全村人见到这阵势都吓坏了。那帮人找到我就开始诬蔑大法,还让我打开电视看造假宣传。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并把我的亲身经历讲给他们听,可是他们被中共的造谣蒙骗根本听不進去,当时说服不了我,就白天晚上派人监视我,我严厉的警告他们,他们才撤走。

由于邪党的造谣宣传和严酷打压迫害,村里除了我和另一位本家亲戚外,其他曾经学炼大法的人都不敢学了。我心里非常难过,就买来一箱纸,拿毛笔在纸上写“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到处贴。我就是要让世人知道大法就是好,大法师父是被诬陷、是被冤枉的。

以德报怨

父亲在中共迫害大法后由于害怕放弃了修炼,得了脑血栓瘫在炕上。弟妹住城里,只有我在父母身边,所以父亲的吃喝拉撒都由我管,每天给父母做饭,给父亲洗漱、喂饭、接屎接尿、剪指甲、洗衣服、洗澡擦身子等等伺候的特别周到。父亲感动的说:“就你对我好!”妹妹也对我说:“咱妈夸你对他们真好,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村里人也都夸我孝顺,因为他们都知道以前母亲是怎样对待我的,没想到现在我还能这样对待父母。我说就是因为我修炼大法了才会这么做,借此给他们讲大法真相。

在护理老人期间我给村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讲了大法真相并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及共青团、少先队组织)。后来父母先后去世,带着对我的满意走的。两位老人看病和去世期间花的所有钱由我和弟弟、妹妹均摊,而两位老人留下的所有财产,房子、土地、车等等都归弟弟一人所有。我和妹妹的土地弟弟至今也没还给我们。

因为我修炼了,所以对物质利益看的很淡,也不去争。最近弟弟突然得了肾衰,去各大医院医治花了很多钱都不见效。我没钱,从熟人那里借钱给了弟弟一万元,平时五百、一千的也给过多次,给他买营养品,他感受到了修炼人的善,对我好了。

我借机给他讲真相,让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表示接受。过了一段时间弟弟给我打电话兴奋的说:“姐,我好了,我不是肾衰了,转成肾炎了,我死不了了!”我也高兴的说:“那你赶快谢谢师父啊,是师父救了你!”

感谢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望世人能通过我的故事了解大法的美好,不要被江泽民和中共谎言欺骗,赶紧“三退”保平安,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