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我修炼法轮功之前坐车常晕车,晕车那种滋味是很难受的。外出坐车时总需要吃晕车药。

二零一一年夏天,我和先生参加了为期六天的“港澳火车游”。临行前,先生问我带晕车药了吗?我说:“我修大法的,不需要,如果你需要,你就带。”先生不屑的说:“我又不晕车,带什么药。”

我们在上午十点,登上了去广州的火车,将于次日十点到达广州,要在火车上度过二十四个小时,而且我们坐的是硬座,没订卧铺。上了火车,对号入座,当时是暑假期间,车厢挤满了人,发现一位约七十岁的老人已经坐在我的座位上,当老人起身时,我动了恻隐之心,看到他身体孱弱,一把年纪了,单独外出身边也没个人照应,还买的无座的票,哪忍心让老人起身,于是请老人放心坐下,自己则站在过道上。先生则安坐在老人的旁边他自己的座位上,而且还流露出对老人嫌弃的神色,因老人是乡下人,穿着不太干净,大热天的,身上散发的味道也不好闻。我这一站就是四个小时,一直到郑州,老人到站下车。而如果不修炼大法我也不会把座位让给老人的,是大法改变了我,是大法让我为别人着想。

老人下车后,我坐下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的车程,我就一直在和周围几个站着的人轮流坐在我的位置上休息,尤其是晚上的时候,本应该睡觉的,可是大家都不得不挤着站在过道上,很是煎熬,能够坐下休息一会儿,就成了享受。而先生是不修炼的人,不愿意放弃座位让给别人,还老说我“真傻”。就这样,坐一会儿,站一会儿,我在火车上度过了难忘的一夜。

到了香港,到处都能看到大法真相,各个景点都有大法弟子讲真相、摆展板,可是导游好象是受过培训的,一直在吓唬游客不许听真相,我则悄悄的拿了不少真相资料,而先生因为害怕,处处阻拦。

香港的地势不平坦,大巴车不是爬坡就是下坡,好象没有直路,不停的拐弯转圈,奇怪的是,我这个“晕车”的毛病,居然好了,要知道在国内平坦且不需要拐弯爬坡的大公路坐车都会晕车的人,居然一直没有晕车,反倒是我先生这个向来不晕车的人却晕车了,难受至极,向同行的人借了晕车药,吃了也无济于事。

香港到澳门有一个多小时的船程,每当一个浪推过来的时候,船便大幅度的颠簸,跟晕船比的话,晕车可就算不上什么了,船上给每一位乘客都发了几个大的塑料袋子,我看到很多人都撑着大的垃圾袋在吐,而少数不吐的人,也都紧闭眼睛皱着眉头,看的出来在承受着晕船的痛苦。我则帮先生撑着垃圾袋,照顾着他,在他不吐的时候,欣赏一下海景,随着船的颠簸起落,我居然舒服的很。修炼真好,师父把我晕车的毛病给治好了。

整个的旅行期间,我晕车的毛病一直没有发作,吃的好,玩的好,睡的好。而平时不晕车的先生却一路伴随着晕车的毛病,先生这次旅行也没有玩好。而且一直到现在,我晕车的毛病,已经彻底好了,而先生却落下了晕车的毛病,甚至现在坐火车也会晕车。

作为一个在大法中修炼的生命,我深知大法的神奇、伟大之处,而先生这么多年来也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也开始变的相信大法,支持大法了。

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感恩!合十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