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契约 严重失眠症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这辈子最大的苦恼就是失眠,修炼前经常整夜睡不着觉,安眠药最多一次吃过五片。修大法后虽然好多了,但一直不是正常的睡眠状态,多少次向内找也找不到原因,朦胧中觉的好象有个根子没找到,但又不清楚根子在哪。

每次睡不着觉时,我几乎都打坐,打完坐后,还是睡不着。有时困的不行,躺下刚睡着,就被什么东西弄醒了,我知道这是干扰,可为什么发正念不管用呢?后来我悟到,根子问题没解决,现象就会一直存在。

自己觉的很苦,但又无奈。有两次,梦中我清楚看见有个人,在我身边,相貌很像我,面目冷冷的看着我,我刚睡着他就戳我一下,把我弄醒了,又睡着,又被戳醒了。我发正念清除,但效果不大。

由于长期睡眠不好,经常打不起精神、心烦、脸色憔悴、走路没劲、脱发、显得老。妻子说:“你修大法是咋修的?咋还不如我呢?”问题在哪呢?我苦苦寻找原因。

前几天,晚上十二点发正念时,我想:我的失眠是否因为跟旧势力签过约呢?又想,不可能,这算个什么事?签约也不能签这样约呀?其实这念头是旧势力打过来的,以前我也多次这样想过,每次都滑过去了。

这一次我正念很足,越想越觉的这事就是旧势力搞的鬼,我断定:肯定跟旧势力签过约,不然不会一直是这个睡眠状态。于是,我发出强大正念:“彻底解体旧势力对我睡眠的安排!史上不管我签过什么,答应过什么,承诺过什么,彻底作废!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就听我师父安排,其它一切都不要!请师父加持,请师父做主!”然后,我念发正念口诀。

过程中,感觉就是一场正邪大战,发正念时,目标非常明确和集中:直指干扰我睡眠背后的签约,把那个签约彻底解体!在师父加持下,我发正念时很静,能量很强,有种势不可挡之势!发了二十五分钟,心里很轻松,有种胜者的兴奋感。在要躺下睡时,我求师父点化:“弟子这事悟的对不对?”

师父真点化我了,梦中是这样一个场景:有三个人围着我,说时间很紧,我马上要走,去哪不知道,这三个人跟我交代一件事,什么事不清楚,其中一个人说:“这事千万记住,到什么时候都要坚定执行,你要有法官和警察那样的原则性,形势再险恶都不能改变。”我答应着,感到事情重大。

接下来是第二个场景:眼前一张很大的纸,上半截写的啥看不清,下半截纸是三张图,是用毛笔蘸水(睡)画的几道水纹(睡不稳)的简单图。这时有人给我一枝毛笔,让我蘸着水(睡),在纸的左边写了一个“章”字, “章”旁边好象还有三撇(三撇模糊),彰显的“彰”(意思大家知道),梦境很清晰,特别“章”字,那是我的约。

醒来后,我一看夜里三点,虽然睡眠很短,但感觉精神很足。我悟到,这个梦是师父点化:“章”上边是“立”,下边是“早”,意思我在上边(天上)早就跟旧势力“立”下了契约。我又发了十五分钟正念,感觉终于找到了失眠的根子。然后躺下睡觉,睡得很香。

早晨起来前,我又作了一个梦:说我到了一个废旧的矿山(旧的契约框框废除了),我经过一块豆角(都剿)地,豆角的绿苗有一尺多高,新鲜翠绿,长势可爱,有的豆角吐出了须子,应该搭豆角架了,但没有豆角架(捆绑豆角架的东西清除了)。我悟到,师父是告诉我废除契约后的结果,干扰的因素没了。

整个晚上,我并没有睡多少觉,但第二天感觉精神特好,就觉的睡眠很足,人也兴奋,走路还想跳几下,脸上和脑袋似有静电划来划去,身体有种轻松感,有种大突破后的喜悦,是慈悲的师父帮助和点化,我终于突破了这个魔难,从此,睡眠和精神状态异常好。

一点体会:旧势力这一招非常狠毒,起到了“四两破千斤”的作用,睡眠看似小事,修炼人很容易忽略,旧势力就在你忽略的地方下手,在你想不到的小事上把你搞垮,起到破坏作用最大。提醒同修:当我们悟到清除契约时,千万别忘了清理契约后的 “机制”,因为契约是迫害理由,机制是没完没了的魔难。清理时要坚定发出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弟子,就走师父安排路,与旧势力的契约彻底否定灭尽!求师父加持和做主。”

由此我还想到,如果有的同修在哪些方面长期状态不好,尤其是一些小事,长期突破不了,魔难重重,是不是有契约原因?比如:有的同修长期鼻子出血;有的色欲心一直去不掉;有的家里孩子长期表现异样;有的本来状态很好却突然出现不正确状态,十几年突破不了;有的同修很能干,日子总是贫穷……

本来我不想写这篇文章,师父点化:让更多人知道。写出来供同修借鉴和参考,不在法的地方恳请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