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观念阻碍着我们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先说一下我的两次经历。第一次是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后的第二天,我象往常一样清晨在广场炼功点上炼功。只是不知为什么这天来的人特别多,炼完功不断有人加入我们,并排成了队列。看到队列后面挤满了人,我就站在队列第一排了。不一会儿警车开来,下来大批警察,我便和几十个警察面对面了。

接着警察就开始推搡拖拽把我们往调拨来的一辆辆公交大巴里塞,塞满一车马上拉走。这时两个警察一边一个扭住我的胳膊往大巴方向拖,我感觉我是踩在棉花上飘,我心想的是:“我要回家!”这四个字的含义在我心里是双关语,一是要跟师父回家;二是回世间的家吃饭好去上班。这时我被警察扭的非常不舒服,就本能地甩了一下右胳膊,只见扭住我右胳膊的警察竟飞了出去,踉踉跄跄扑出去四、五步远,我很吃惊,心想这警察跑出去这么远干嘛?接着我又本能的同样甩了一下左胳膊,接着左边警察和右边警察一模一样飞了出去,我更加吃惊,这警察干嘛也跑出去这么远啊?这时两个警察反扑回来又一边一个扭住我,第三个警察赶来增援,抓住了我的后背,我被他们扭住往大巴上塞。我用脚抵住大巴的台阶不肯上,这时车里面的警察扯住我的手死命往车上拉,车下四、五个警察抓住我的背拼命往车上推,我却纹丝不动,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这时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发现更多的警察从四面八方朝我这儿奔来增援,我便想这么多人,我挡得住吗?觉得无可奈何,算了吧,就不再抗衡上了车。跟上车来的一个警察一下子坐在驾驶员边上的发动机盖上,边擦汗边用手指着我,上气不接下气呼哧呼哧地“你!……你!……”说了好几个“你!”,最后也没“你”出什么来,就只顾大喘气去了。我不明白,这警察咋这多汗,咋这么喘呢?

我们这一车大法学员,被拉到郊外抛下后,车就开走了,后来才知那时拘留所、看守所包括几所学校都被关满了大法学员,我们没地方送了,才把我们这一车给扔郊外了。约一个月后,一次我洗完澡后经过镜子突然发现背部肩胛处有块拇指大的黑灰,我非常奇怪,就靠近镜子扭着身子仔细去看,才发现那是一块乌青,在膏肓穴的位置上,清清楚楚的一个拇指印,右边的指印非常清晰,对称的左边的已很淡了。我才想起,那天早上我按时上班后,突然发现两只胳膊上满是乌紫的手指印和完整的掌印,才知道原来是警察扭我时卡出来的,可见他们使了多么大的劲啊,怪不得车上那警察呼哧呼哧喘的那么厉害。他们是下死手对付我呢。

再是近期一次被警察绑架。我一边喊着“不许迫害!”一边把两个二、三十岁想扭住我的警察推得踉踉跄跄出去好远,有一个都四脚趴地了,另一个要不是身后有树抵着也仰八叉了。其中一个赶紧打电话求增援,很快又来了一辆警车载着俩警察拿着手铐,这时我便想警察会越来越多,我对付的了吗?还是算了吧,就顺从的让警察铐了我。

到派出所后,又顺从的坐在审讯室的铁椅子上,椅子上有可转动的铁质小桌板当腰铐着我,手则被铐在焊在铁桌板上的有手指那么粗的铁棍做的铁铐上,不给饭吃长达十几小时,每次轮值都是三个警察看着我,我那时不明白我一个七十多岁的手无缚鸡之力的瘦弱老人,又是腰铐又是手铐卡在铁椅子上,还至于让这么多警察看管着我吗?也是后来才明白,警察是怕我拍案而起啊!

现在我才意识到我两次的被抓,最后结局都是觉得无可奈何,觉得自己会寡不敌众,从而服从了邪恶。闯过关后自己也反思过,如果我一直坚持不配合,将会是什么结局?我不敢想是什么结局。因从小到大我一直是个唯唯诺诺被人欺负的人,面对邪恶也不敢抗争,这也是导致我最终屈从邪恶压力的原因之一。现在意识到这是颗“人心”—懦弱心,是要修去的。

当看到同修《如何认识被非法抓捕时的表面行为》文章后,我在自己的境界明白了师尊经文《道法》的一些涵义,师父讲:“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1]“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所以,你们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1]

我终于明白,在事件中,我没有做到用“本性”的一面来正法,而是用了人的思维产生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导致被邪恶左右。

其实我们已经是神,师尊早就说过“神在世 证实法”[2],师尊早把我们当神看了,可我们自己却把自己当人看。我也更加理解师尊说的“佛的能力”,我理解“证实法”其中的一个内涵就是证实“佛的能力”,如果没有师尊给弟子的“佛的能力”,我凭什么一个弱女子能使警察飞出去?凭什么在五月天我这个特怕冷的人穿着单薄衣服在冰一样的铁质椅子上十几小时不垮掉?那时广场炼功被驱散时还有一个近七十岁的女同修,一直打坐不起,好几个警察联手都没能把她拉起来,最后警察只好放弃了。这些神奇的事情不都是证明师尊早已把功能给了我们吗?早已把我们推到位了吗?我们为什么就不敢去“试一试”!

师尊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旧势力和那些个邪恶因素的干扰,就是在钻你们思想的空子,这些年来一直在干这个事,旧势力操控烂鬼与邪党因素一直在这么干,叫你们做不成救人的事,因为它跟你对打打不过你。你一发正念,不管千军万马那邪恶统统化成土,全都灭掉,什么都不是。这样打下去,烂鬼与邪党因素干扰就灭没了。大法弟子能够思想很集中的、正念很足的发正念,你们试一试,如果今天能做到,现有的邪恶一半就没了。就是因为你有各种各样的人心,配合不好,它就钻你们这个空子,让你们做不成该做的事情,在你救度众生中削弱你的力量。邪恶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在人世间表现的那些个坏人很恶,那个人那么凶,是因为背后的邪恶在撑着他;你灭了那个邪恶,那个人也凶不起来了。如果大法弟子都拧成一股劲、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间哪,这对邪恶来讲太可怕了!”[3]

师父说:“修炼与佛的能力是分不开的,所以我讲这些东西只是从道理上、法理上概括的去讲,叫你明白,举一个例子叫修炼者明白其它,就是这个目地。不是说我不叫你们求这些东西还给你们讲了这些东西,这是和佛法修炼分不开的。你们求和应该明白法理是完全不同的,他是佛法另一面的体现。你看不到佛法神通的殊胜之处是你抱着人的观念看书造成的。”[4]

师父在讲法中说:“今天呢,是复活节,神的复活!(热烈鼓掌)我不多讲了,借助今天的这个大好日子,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也复活吧!”[5]

师尊已经给我们解锁了,我们为什么还要用人念戴着这个“锁”?只要是在法上,我们就可以如意运用神通!

师尊对神通讲过太多太多,只是我们人的观念太多太多,没有做到用“本性”的一面来正法。

让我们跟上正法進程—“神在世 证实法”,用“佛的能力”证实法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复活节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