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义无反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自有生以来,常常在思考:人为什么活着?人从哪里来?又将到哪里去?难道就这样按部就班的长大、成家、生儿育女,渐渐的老去吗?然后在病痛的折磨中无奈的走完人生?这一切是谁在安排?天地万物因何而存在?没有人告诉我答案。小小的我总是觉的自己活着没有意思,有点不顺心的事就哭个没完,全然没有同龄孩童的无忧无虑。

直到二十六岁那年,家庭的突然变故,母亲、父亲相继离世,丈夫为偿还外债远走他乡,这更让我感到生命的无常,简直天塌下来一样,也更增加了我对人生的无奈与迷茫,在生活的压力下常常以泪洗面。儿子体弱,每月都需要打针、吃药,住医院,导致经济上的拮据,更给我的生活增添了无尽的苦涩。

为了生活,我和丈夫带着四岁的儿子,来到外地姐姐家,做起了小生意。一九九六年春夏季节,看到有位顾客用方巾包着一本书,小心翼翼的样子,让我感到很好奇,问她是什么书这么珍贵,她说《转法轮》。不知怎么,我就想要看看,回家后又听姐姐说起这本书,说她同事介绍给她的,说这本书如何好。我俩一商量,就到书店查找,结果真的买到了。第二天我们就准备去炼功点。这一夜竟然没有了睡意,心中期盼着天明,欣喜的心情让我觉的这一夜好漫长。后来通过学法,我渐渐明白了,轮回转生中,也许历尽了千辛万苦,就为了今生能够得到大法与师尊的救度,接上圣缘。

在我得法的初期,度过了我有生以来最最幸福而充实的时光。每天沐浴在大法中,早晨在广场集体炼功,白天学法、背法,晚上集体学法。睡觉前都是闭着眼,心里在背法,直到進入梦乡,有时做梦都在背法,醒来时嘴还张着……周六周日去周边乡镇集体洪法,想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的伟大与超常,想让更多人受益于大法、得到救度,不再沉沦与迷茫。

修炼大法后,所有心中的困惑都在大法中得到了充分、无误的解答。写到这里感恩的泪水已溢满了双眼,谢谢慈悲的师尊找到了我、选择了我、成就了我,为我人生指明了前進的方向,引领我踏上了返本归真的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血腥镇压。我第一时间带着八岁的儿子走上了证实法的路,曾多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承受了本不该承受的魔难。最长一次,在派出所被酷刑折磨九天八宿,不让睡觉、不让吃饭、不给喝水、不让上厕所,扬言说:打死算自杀。还说:你在网上看到的(指同修被迫害)都是真的(言外之意都是他们干的)。恶徒把我的头往水桶里面按,用冰水浇头、浇身、吹冷风,用塑料袋套头至窒息、往鼻子里灌醋精、用蚊香烧大腿;每天光脚在水泥地上,两臂伸直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站不起、蹲不下,两个警察一边一个猛踹手铐,手腕上伤痕至今仍在;两人高抬腿用皮鞋后跟猛砸背部,砸趴下再拽起来等等酷刑。

被迫害奄奄一息的我,始终不配合恶人的要求,没有牵连任何同修,在零口供的情况下被送進看守所。一个警察当时断言说:某某(指我),从今以后让你双手再也不能提东西。派出所审完、市局又审,拽着我蓬乱的头发抡了好几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是市里610办公室蓄意迫害,让一个邪悟者找我要资料,因为这个人是我之前单位的同事,在看守所时被关在一起,跟我说知道自己错了,不该放弃修炼,要从新做好,当时我并没有戒备她。这突如其来的迫害让我承受到了极限,但我清醒的知道,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对任何国家和个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信仰真理这是普世的价值。看看那些行恶者,以执行上级命令为由,干着反天、反人性的勾当,是真正在害自己,也会祸及其家人。历史上迫害正信者,都没有好下场,这是一定的。我也更加珍惜这万古难遇的,与师同在,救度世人与众生的荣耀瞬间。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刚开始时,胳膊抬不起来,无法梳头、提裤子,也拿不了东西。洗澡、洗头都需要同修帮忙,夜里我在全号监控无死角的看守所里炼了几遍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之后,身体迅速恢复了,这也证实了“法轮大法”的伟大、超常。在此弟子叩谢师恩,不知师尊为救度弟子承受了多少另外空间的苦难,弟子无以为报,只有修好自己、多救众生,在返本归真的路上少留遗憾。

我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也没有另外空间的美妙体验,通过学法足以让我坚信,师尊所言都是宇宙至高无上的真理,所行都是为救度众生,为未来大穹不灭的永远。

被非法劳教期间,由于不進行所谓的“转化”,不配合邪恶,曾遭受体罚,不让睡觉,多次晕倒,我身心承受到了极限,感到度日如年。我告诫自己,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要坚强起来,反迫害、证实大法。我开始整理被迫害的经过,带出去发送至明慧网,又由家乡的同修下载、订册,大面积发放,实名揭露了当地警察的违法行径,大大震慑了邪恶,使警察收敛了恶性。因此在各地区迫害严重的情况下,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六年间,我地区没有向黑窝送过同修。

我开始用在法中修出的不卑不亢、不急不躁,理性的证实法、反迫害,如不配合报数、不参加奴工劳动、不做操、不写汇报、不写作业、不参加考试等,下面分享几个在黑窝中的小故事:

1、有一次,我和三个包夹去厕所,在走廊迎面遇上警察,他们齐声说:“管教好!”她没吱声,却说:“某某好(指我)。”

2、车间狱警念攻击大法的谎言书毒害众生,我用藏在案板下面的笔芯在纸上写:“法轮大法是正法,师尊是清白的,大法弟子是被迫害的,这就是真相”。当时怕的物质让我腿打颤,我慢慢的站起来,走到前面,往她桌子上一放,当时她吓得声音都变了,吼道:“某某(指我),给我回去”。我站在那注视她,她连忙收拾东西,边走边说:“今天就到这里,明天继续”。结果,再也没有发生这事,我知道另外空间的邪恶已经解体了。

3、恶人为了迫害大法弟子,做什么附体操,我站在那发正念,结束时被叫出去,让刑事犯陪着练齐步走,不管她怎么喊口令,我都不动,心里想着法;你的腿是你的,你叫他怎么动就怎么动。我想:我的腿怎么能叫迫害者支配呢。结果她没达到目地,气急败坏的收场了。

4、为了达到迫害转化的目地,以我不干活为由加期两个月,已经在大教室公布出来,第一个就是我的名字 。狱警到车间叫嚣:“某某,又给你加期两个月,怎么样,我说的话就是法律,生效”。我瞅瞅她一笑,心想:你说了不算,我师尊说了算。结果过两天,公布的加期给我擦了,大队长值班时找我说:写错了。

5、快过年了,所里搞了一次所谓“攻坚战”,拿我开刀,先给我从小队隔离出来,不让接触同修。先有所外帮教,再由所内帮教,又由本队的帮教。期间采用了各种手段,不让下楼吃饭、不让洗澡、不让睡觉,专门由狱警陪谈话,甚至,气急败坏的摇晃我头说:“你咋还不迷糊呢?”她哪里知道,我心里想着,绝不让他们的算盘得逞,我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不允许他们迫害同修。结果这场蓄意安排的迫害,经过四十天的正邪大战,没有达到预期的目地,几个帮教人员同时声明从新修炼而收场。

在我身陷囹圄这几年中,这样的事情很多,每天都是用大法中修出来的理性、智慧,破除一场场的迫害,我也是由不成熟到成熟,期间经历了绝食、电棍、体罚等等迫害,在慈悲伟大的师尊保护下,同修正念的配合下,正气在上扬,邪恶在消退,众生得以救度。

回到了久别的破碎的家中,已没有我在家时的明亮整洁,到处脏兮兮的,爱干净的我,经过一番劳作,又从新明亮起来。丈夫的身体由于劳累,加上精神上的压力,头发花白,看起来比同龄人老些,痔疮病犯了不能上班,等待手术。在我回家短短的几天内,没采取任何医治的情况下恢复了健康,也不忌食辛辣了,用的药都扔了。由于长期被谎言毒害与积怨,丈夫对我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关心与体贴,更多的是冷漠,我知道他心里苦,我说:“日子不能这样过,你苦、你累、你难我都知道,孩子尚小,老人(婆婆)没有退休金和我们一起生活,再加上我被非法关押,你又要工作,又要养家,每天惦记我,我都理解;你有怨,但你不能怨大法、怨师父,我们是无辜被迫害的,你也不希望你的亲人做不真、不善的人吧?我修炼以来,在家是好妻子、好母亲、好儿媳,而且我的改变你是知道的。”当时他就哭了,儿子也哭了,我也流泪了,我知道背后的因素解体了,他对我和先前一样了,家里又恢复了往日的祥和、宁静。

为了减轻家里的生活负担,我出去打工,在工作中证实法,救度世人。后来我又成立了新的资料点,独立运作,供给我片同修真相大、小册子、粘贴等,有时间和同修出去讲真相、救人。和同修的配合中,找到了许多人心、观念,还有一些负面思维,比较突出的就是挑别人的毛病,眼睛总是找别人的不足,就是不向内找,还有愿意听好话的心。这让我错过了许多修自己的机会,愧对师尊的苦度。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做好。

回首二十多年的修炼路,每一步的提高是慈悲师尊的点化与保护。每一层次的提高都倾注了师尊巨大的承受与付出,每个众生的得救不知溶入了多少师尊的心血,弟子用尽人类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对师尊的感激。我生命的一切都因修大法而变的有意义,苦于自己修炼层次有限,文化水平不高,不能如意表达师尊的浩荡佛恩。今后我一定不断在法中归正自己,不断去掉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的束缚,修好自己,达到无私无我的标准,直至圆满。

个人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叩谢师尊!谢谢同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