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梦中看隐藏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回想起得法的不易,在大法修炼中一路走来的磕磕绊绊,过程中留下了很多遗憾和不尽人意,深感大法修炼的艰难,深感大法修炼的严肃。

曾经在邪党文化的灌输下,被邪党文化激发得雄心壮志、野心勃勃,一心想在人间干一番大事业。一九九七年,被恶党从优秀大学毕业生中精心挑选到行政上来,当了一名行政官员,这对于在文革时期长期受恶党迫害和受尽歧视的父母(因为爷爷在土改期间被划为富农)来说,将其视作一件光宗耀祖和咸鱼翻身的大事。由此,出人头地、干成事业成为了我的一个巨大执著和修炼障碍,成为了我走出人的根本执著,一直伴随着我,难以去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前,在行政上我一直出类拔萃,被当作重点培养对象,迫害发生后,本该升官没升成,感觉断送了政治前途、升官渺茫。于是在二零零三年借挂职锻炼的机会去北京一家科技公司干了四年,结识了一些大法同修,促成了我的修炼环境,但不够精進。在公司干得也“有模有样”,还被公司老板(也是大法学员)当作分公司老总对象重点培养,因此干事业的雄心壮志一直不减,这一巨大执著一直被遮掩、没有修去。

但天不遂人愿,二零零七年,老板患病中风,公司垮了,我挂职锻炼四年期限也到了,无奈又回来继续当官了。

回来后,当官还算顺利,还当了一部门领导,这期间官场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让我身心疲惫,官场的斗争让我更加看清了恶党的“假恶斗”的本质。于是二零一七年底,我决定彻底去掉干事业的根本执著,远离官场角力斗争的权力部门,选择到一闲职部门工作,不求名、不求利,想彻底去掉干事业的心。

感觉是放下了,但有时还会在脑中偶尔纠结过去在官场对我的所谓不公,甚至偶尔还会想到:我还年轻,还应该升升。有时也会听到别的同事也这样说,因此偶尔也会在脑中翻出这些想法,但终归是偶尔的想法,正念还是会主导让我明白这些都是应该放下的执著。

话虽如此,真的彻底放下了?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场梦,只讲最清醒的部份:大意是,我认识的一个组织部门的熟人告诉我,你还可以升升官,只是要找找关系,但我当时心里想,不求了,随其自然。可是后面又出现了一个场景,在一个宣布升迁的会议室里,会场主持人在念升官的人的名字,念一个走一个,都快走光了,只剩下几个人和我坐在后排椅子上,听着心里还有些许期冀,虽然觉的不会念到我,但还是希望念到我的名字,最终没念到,那时那种失落无奈的心情……这个梦挖出了我心底掩藏的那个执著。

醒来后,我就在想:这么多年来,在我执著人间的名利情不放时,在执著干事业的心时,正是走在了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路上。在邪恶的旧势力抓住我执著心不放的借口下,借机千方百计干扰,曾几何时不断加强和放大我贪念人间荣华富贵、追求世间得失的念头,在那加强和放大的执著心的牵引下一度让我混同于常人,让我几近走在了它们安排的走向毁灭的路上。在这过程中,让我摔了多少跟头,留下了多少遗憾。

师尊讲:“别看人类这个社会现状如何,别看三界之内的生命觉的自己如何重要,人觉的自己在社会中如何先進、多么有成就、多么有权有势、多么有钱,每个民族、每个政府、每个所谓有成就的人觉的很了不起,其实我告诉大家,人类当今的一切,包括历史上的一切和三界的出现,都是为了这次正法而存在。”[1]

师尊还讲:“我刚才讲了,我以前也谈过这个问题,大法弟子在各行各业各个社会阶层中都有,在各行各业中都救度着众生,在证实法,起着大法弟子的作用。其实,你们在各行各业中能做好你们该做的一切,你就是在修炼。世间的各行各业都是给你提供的修炼场所。”[2]

师父让我悟到:只有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走在信师信法、正念正行的路上,才不辱大法弟子的使命。感恩师尊慈悲!不舍不弃的启悟和救度!

在最后的时间里,我会学法、学法、再学法,更加精進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不留遗憾!正念正行走在最后圆满的路上,跟随师尊返回美好家园!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