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法放在第一位 兑现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二零零五年,由于我被国外一所大学录取,幸运的来到海外,开始了新的助师正法的历程。然而,回顾这十几年,我做的也真的算不上太好。在国内的时候,由于家处城镇,迫害后消息闭塞,虽然在北京上学,可到了陌生的城市,也不认识一个同修,只知道自己要坚持修炼

过程中,有假经文的出现,对于师父的《心自明》经文,一会儿有人说是真的,一会儿有人说是假的。网络还没有那么普及,我没有电脑。直到二零零二年底,才终于搞清楚了《心自明》等是师父的经文,也才正式知道讲真相的事情。

来到国外后,没有了迫害的压力,可以自由参加各种活动,每次法会必不缺席。但是由于对国外社会的不了解,也没有太多思路可以做什么,组织过几次校园活动上讲真相。

另一件幸运的事情,就是赶上神韵,自从二零零六年底在纽约上演的圣诞奇观节目开始,我就每年都参与到神韵的推广中,而且投入的时间越来越多,由开始的假期去发资料,到毕业后,大半年参与神韵推广。

在推广的前几年,人手不多,负责人总是考虑如何利用好现有的人力,通过修好自己来做好神韵,过程中,感到师父也是在迅猛的往前推我们。无论参与神韵的推广、采访、后台工作,过程中,都不容易感到累,只是过后会休息很长一段时间。可见做神韵当中是师父的慈悲加持,才使自己达到那样的状态。

然而,我发现自己总是被协调人联系到时,合适的情况下,才会去做,从来没有主动承担什么。以前,我认为是因为自己太小,而我很长一段时间中,也是当地参与神韵推广的主力里面最小的一个。渐渐的,我对自己的状态还挺满意,甚至自鸣得意起来。后来,由于觉的推广神韵消耗太大,太累,就有些不想努力了,是否应该把常人方面的经济方面搞好一点。就这样,近年来自己在常人的挣钱和大法弟子的助师正法之间的天平上,总是摇摇晃晃。

最近,本地区的神韵推广结束快二个月了,我有了大量的空闲时间,摇摆中,我决定自己应该加强常人方面的专业技能,并加强英语学习,多看一些常人的经营、理财、处事等方面的书籍,偶然也买了一本小说。

我发现,渐渐的,我感到越来越累,不象推广神韵和帮助后台的时候那么身轻如燕了。尤其是一看小说,第二天就明显变的昏昏沉沉,状态就掉下来了。后来,一次由于吃了一些中国店的酱料,我感到腰很疼,后来总是觉的腰酸,好像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弱,总是觉的另外空间有一层身体已经僵硬了,反映到这个空间我似乎感到抬胳膊都累。但我还以为是自己坐着看电脑时间太久造成的。

早上发正念的时候,最近有几天早上变的不想坐起来发正念。今天早上,感到是另外空间有一只像恐龙一样狰狞的东西在看着我,我想可能是它让我不想起床。我就坐起来发正念,慢慢的正念越来越强。当我想到我应该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时,突然我的身体感到无比的轻松,什么不舒服的感觉,腰酸背疼的感受,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甚至高兴的把腰扭了几下,真的不疼了,很舒服。

我才想到,最近的状态,是我把常人的事情摆到大法之上去了,总觉的挣够了钱,才可以讲真相啊,否则以后怎么生活啊,其实这完全是人的念头。对于什么“挣了钱给神韵用”,“有了钱能助师正法”的念头,后半段都是假的,竟然也骗过了自己,真实的念头是想挣钱,再继续走自己以前常人的路。

我真切的体会到,当人念占了上风,自己就是在走向人,向人退化。而一旦正念出来了,那才会不断的走向神,在人间行神事,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真是人神一念。

师父说:“成住坏灭是规律 大难已到谁来当”[1]。在大难来临时,如果我们还是考虑如何过好常人日子,那就是个常人了。师父度了我们,现在我们也知道了时间的紧迫,知道了众生的危难,经过了风风雨雨,我们也成熟了,那么,现在不正是应该我们大力救度众生、展现大法弟子的慈悲、兑现自己的誓约的时候吗?我们如果滑向常人,不就前功尽弃了吗?还有大部份的众生没有得救,我们离圆满的标准还很遥远。

人生百年,很多众生不断的离开人世,而其中很多并没有得知大法真相,我们得在很短的时间里,让他们知道真相。我们不能把这一切都推给师父,而自己去过常人日子去了。如何救度众生,是我们要考虑的,救不了他们,将是我们的罪,那我们就无法圆满了。我们得兑现了誓约,才能圆满。

当我悟到真的把大法放在第一位,任何人干扰不了我,任何事干扰不了我,就是坚定的助师正法时,我感到没有什么能再动了我,我知道自己的这一关就要过去了。以救人作为基点,我想其它的也就自然摆正了,理顺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