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实修 兑现救人的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六日】

一、在大法中受益

我曾经得过脑中风,留下了后遗症,我的脸经常抽搐,眼睛流泪,鼻子中间留下一条比火柴棍还粗的缝,舌头说话不好使,面色灰暗,嘴唇紫黑,一脸蝴蝶斑。因为得过脑中风,吃的都是带毒的药,那时的我四十几岁,就象六十几的人。

一九九六年四月份,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内心说不出的喜悦,不几天,师父给我调整身体,从头顶百会穴开始有法轮转,然后两太阳穴、两耳窝,天目都转了一遍。也就是那么一会儿的工夫,十八、九年的后遗症立马消失。再也看不出我是脑中风患者。

我以前还有冠心病、胆囊炎、胃炎、膀胱炎,不下十几种疾病,都是医院不容易治好的病,虽然我不是为治病走進大法修炼的,但师尊也都为我把这些疾病拿掉了,使我从一个身体多病到今天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

生活也觉得有了意义,那时我和同修们一起到乡下洪法,就象年轻人一样,从不落下,把自己的一切都溶于大法中。

二、放下对钱财的执著

我得法前,有一个人欠我三万元钱,没有还,就跑了,那时我刚学法修炼,对于钱财还很执著,再说三万元钱也不是个小数,所以心放不下,总往外返,就连炼功的时候都想,如果那个欠钱的人现在走过来了,我是炼功呢,还是找他要债,搅的我心绪不宁。

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我真的放下了这颗对钱财的执著的心,不想它了,才真正体会到了没有执著的轻松快乐。

修炼是一颗心一颗心的去,这次是放下了,可是如果损失的是自己心爱的东西,心里也不好受。因为丈夫单位分了新楼,搬家的时候,跟搬家的那些人讲好了价,可是就在他们搬东西的时候,竟然把我的一台三线包缝机给摔坏了。机体摔断了三节,不能用了。

那是我用来做服装的必备机器,没了它,怎么做活呀!再说那台机器也是昂贵的,那也是一笔大钱哪!真的心疼,但是我没跟他们要赔偿,因为我是修炼人。

我想我是修炼人,可不能那样做,给我搬家的人他们不是无意的吗?虽然我损失惨重,可我毕竟比他们生活的好一些。他们的搬家费还不到我那机器十分之一呢,他们也赔不起呀!怎么办?我是修炼人,不能把钱看的那么重,要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让他们感到修炼大法的美好,没让他们赔。

三、信师信法坚定实修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很多同修放弃了修炼,当时我就想,不管怎样,我也要坚定的踏踏实实的修。所以,我除了在黑窝里不能每天坚持炼功,在外面我都要坚持学法炼功。没有时间,就少睡觉,晚上炼功。有的时候,炼抱轮,站着就睡着了,身体往前跑了二、三步,才明白过来,每天最多能睡四、五个小时,有时只能睡三个多小时,这是常事。就始终坚持着,有时间就学法、炼功,家里的事还得做好,我们修炼人不能叫常人挑出毛病,不能给大法抹黑,要叫常人认同大法,善待众生、家人。

有时学法,家人干扰,我说:别干扰我,我一天就睡那么点觉,这点时间学法。他说:谁不让你多睡了,你不会不炼?我听了只是一笑,他们怎么能知道我的心呢?儿媳说:“妈对我真好,跟对自己的女儿一样。”

四、闯过魔难,放下对亲情的执著

我的儿子也修大法,他修的更难。九九年七二零后,在单位不能炼功,在家也不能炼,因儿媳不许他炼,晚上他起来炼功,他媳妇就砸门,搞的楼上楼下都不得安宁,后来儿子被中共绑架,被迫害致死,我的心都碎了。真的时时放不下,心里就是想儿子,哄孙子的时候,叫孙子也常喊儿子的名字。

我的儿子心性非常好,口碑非常好,可谓是人人夸。我想儿子,我的心里苦,又能向谁说呢?手里干着活,儿子的身影总能浮现在眼前。通过深入学法,慢慢的我放下了对儿子情的执着,否则我真的过不了这个难,是大法又给了我生活的信心,我感恩师尊的慈悲保护,使弟子能继续修炼,闯过这巨难。

因为儿子被迫害致死,丈夫和儿媳他们把这罪过归到我身上,也记在大法身上,他们不恨中共邪党,反过来恨我,算在我身上,所以对我施压,我再炼功,儿媳要举报,我丈夫不让学法炼功。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

丈夫因为想儿子愈加添病,我还得照管孙子,还得照顾多病的丈夫,家里家外都得管,天天忙的不可开交,苦不堪言。

因为活多,有时炼功跟不上,那时真的体会到了“法炼人”的美好、殊圣,晚上干完活上床休息的时候,那不是躺在床上,而是躺在法轮上。就感觉自己被法轮推着,一波一波往外拓展,体悟到大法的威力与超常,觉得自己那么的幸福,心里甜甜的,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恩。虽苦尤甜。

我更加坚定信师信法,坚持实修,经常背法,手里干着活,心在法上,用一块小黑板,把法抄在黑板上,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心里记,一段一段的背,师父也在鼓励我,把大法显现给我看,都是师父的慈悲。

五、否定旧势力安排,闯过病业假相

二零一六年的八月初,有一天,我跟女儿说:“现在我什么凉的呀、热的呀,都无所谓了,什么都能吃,什么事都没有。”女儿说:“好啊!但也得注意。”我不以为然,这事就过去了。

又过了一天,晚上就觉得胃难受,一会儿疼了起来,胃胀、胃痛,后来疼的不能入睡,我想不管它,我得睡觉,明天还得出去救人呢!不睡觉,早晨炼功,起不来怎么办?就强迫自己睡觉。

可是一会又要吐,上卫生间,这样折腾了一宿,这时我想,不对呀,为什么会这样呢?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我就找自己,我哪做的不符合法了?怎么会这样呢?这样下去不耽误救人的正事了吗?我找出了我的显示心,发正念去掉它。

可是还是不行,疼的更厉害了,而且打过来一个信息:“胃穿孔”,我就警觉了,这是邪恶的迫害,我就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执著,我会在大法中归正,你旧势力不配管我,我有师父,我的一切都交给师父,我就承认师父的安排,别的什么安排我都不承认,谁迫害我谁是罪,我就灭掉它,如果我做不到,我师父什么都能帮我做,我就求师父:师父,帮弟子,弟子还得出去救人呢,不能耽误救人的大事,发完正念,就睡了。”

第二天早晨,照常出去救众生,外孙女跟她妈妈说:“我姥姥这老太太真行,折腾一宿,早晨起来走了。”她们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大法太超常了,她们怎么知道师父为弟子承受,又怎么能知道师父为我的付出与保护。

我相信师父,所以每遇到病业假相我都能很快冲过去。

六、无怨无恨救众生,一视同仁

有一天,我到一个建筑工地讲真相劝三退。当我讲到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在社会上做好人,遇事向内找修自己,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是江泽民小人妒嫉我们修炼人多,对我们无理迫害,他栽赃造谣陷害法轮功,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

当我讲到这时,一个穿着武警衣服的人就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旁边的一个人说:“你怎么喊这个?”他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我认识一个人是炼法轮功的,那真是个好人,说的和做的都是一致的,做事踏踏实实,费力的事别人不做他做,把方便让给别人。可不象电视宣传的那样。”这明白真相的人也是活传媒。当时,我就对他说,你是个好人,善良的人,你在众人面前敢喊“法轮大法好”,你一定得福报。他笑了。

我们修炼人真得时时处处修好自己,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我们代表着大法的形像,我们要做到大法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这些年的讲真相救人中,有很多是明白真相的,得救的,但是也还有不明白的,前些天讲真相遇到两个这样的人,不明真相,还提出天安门伪案的,信以为真的。这样的人也不少,有认同的,有要举报的,骂人的,有逃避的,人心都不一样,真是善恶在分。

有一天在公园遇两个人,给他们讲真相,一个人说:“你们炼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那怎么还上天安门自焚呢?”我一听原来他还是没有明白真相,我就给他们讲“自焚”伪案的疑点:你们见过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吗?这是一。二呢,你们看见过装汽油的塑料雪碧瓶烧不破,还是碧绿的。人的头发最易燃,为什么脸烧黑了,衣服烧破了,头发没烧着啊?塑料雪碧瓶还好好的。这正常吗?因为那是造假拍戏,栽赃法轮功的,欺骗老百姓的。还有那个小女孩儿,气管烧坏了,被切开插管,不能说话了,怎么还能说话、唱歌呢?这些现象都是不正常的,他们是自拍、自演,自播那些造假新闻愚弄百姓。

为什么要三退呢?给他讲藏字石,讲这是天意,给好人自救的机会,选择三退保平安。一个人说: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呀?我告诉他这是事实,告诉你的是真相,他们都认同了、明白了,当然,三退顺理成章了,都同意三退。

有一天,走出去十多里路了,只劝退三个人,心情很低落,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堪一击,这么不争气。不能气馁,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有历史使命的生命,我得对得起这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振作起来,完成自己的使命,兑现誓约。往回走,心想不能坐车,兑现誓约不能只嘴上说,得有实际行动才是真的,不能白走这么远的路,得收救可救度的众生,不辱使命,师父早就给我安排好了,就等着我去实践呢。

又走了一段路,真巧,在一个国企门前坐着三个人在聊天,我想这不就是师父安排的有缘得救的人吗?我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兄弟们在聊天呢?打扰你们两分钟,有人告诉过你们三退保平安吗?其中一人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吧?我说你说对了。只有炼法轮功的才会告诉你保平安哪,我给他们讲藏字石,讲天安门自焚伪案,之后告诉他们千万别相信央视播的那些骗人的谎言,那是栽赃法轮功的,骗咱老百姓的,天灭中共是注定的,从心里退出来,神佛才能保你平安,这是天意,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未来。他们都是党员,我讲的真相他们都认同,欣然的三退。其中一人直给我作揖,我说记住,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祝兄弟们平安,有美好的未来。

在一家小饭店门前遇到一个年轻人,我已经走过了他,我猛然想起了师父的讲法……我就给他讲真相,开始他不听,我说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都是老天在警示人哪!这么多年来中共一个运动一个运动的都在迫害好人,三反、五反、镇反、文化大革命,六四杀害大学生,现在迫害法轮功,它坏到这一步了,老天要灭它,咱贵州省平唐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藏字石,石头上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科学家考察,说这个石头是二亿七千万年前的,这六个字天然风化的,你说它怎么那么巧呢?怎么没风化出别的字啊,你想想,那不是天意吗?是老天要灭这个恶党,因为它建政以来历次运动迫害死我们中国善良百姓八千万哪,那可都是冤魂哪!现在迫害法轮功,都是迫害善良,手段残忍毒辣,天理不容,天怒人怨。人不治天治,你看江泽民之流遭恶报的太多了,什么形式都有,这是上天在惩罚他们,天灭中共是注定的。

他说,我都知道,你走吧。我说:我真不想走啊,孩子退出来吧,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未来。咱们都加入过它的组织,发的都是毒誓啊,为它奋斗终生的,它有灾难会殃及到咱们,不要给它作陪葬,赶快从心里退出来。他低下了头,在我和他说话的时候,听他在啜泣,给他起个化名退出了团队。他抬起头来感激的说:谢谢大姨,我退。我说你别谢我,谢我师父吧,是我师父让我救你。祝你平安,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得福报的。

我相信师父的讲法。有一天在街上看见两个年轻人大老远的直奔我来。问我去火车站坐哪线车,我告诉了他们,他们走过去了。我没给他们讲真相,心想他们为什么那么多人不问,偏问我呢?难道是便衣,一想不对,这不是负面思维吗?这应该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于是我跑过去叫住他们,给他们讲真相,劝退,他俩听明白真相,高兴的退出了团队,我们在救人的时候,真得用正念看问题,否则会错过有缘人,留下遗憾。

在一家商店门口看见一位男士,在那坐着,就想:是在等得救的众生吗?我走到他跟前,跟他打招呼:兄弟,跟您说句话,打扰您两分钟。他说有啥事?你说吧。我听他这么说,就笑了:你入过少先队、入过团吗?他说,我还入过党呢!我说那有人告诉你三退保平安吗?他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警察!我笑着对他说:警察也需要平安哪!他说:我今天不抓你,你走吧!

我心想,他是警察,这真相讲不讲,救不救?讲冒风险。师父讲:“不看人的工作,大法洪传不看人的工作,不针对团体,只针对人心!不管你做啥,思想是你自己的,人心是你自己的,未来的选择是你自己的。都给众生机会。”[1]我想我不能走,我得救他,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我说,兄弟呀,我真的不想走啊,我师父让我救度好人,好人得退出来免于淘汰,天灾来时能留下来,不至于跟着受牵连,跟着遭殃,神佛看人心,人心出一念,天地尽皆知,兄弟呀,我看你是善良人,咱们见面是缘份,你是好人才能碰上大法弟子,从心里把那个党退出来吗,平安是福,别相信电视宣传的那些骗人的造谣东西。什么天安门自焚哪,什么杀人哪,那都是江泽民和他爪牙搞出来的,他们是在拍戏演给老百姓看,栽赃法轮功的,法轮功是佛法修炼的,是按真、善、忍的标准指导修炼,都在做好人,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的。为什么叫你退党啊?咱们贵州省平唐县掌布乡发现一块藏字石,上面现出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科学家考察鉴定是二亿七千万年前的石头,这六个字不是人工雕琢的,是天然风化的,它怎么那么巧啊!怎么没风化出别的字啊,兄弟啊,那不是天意吗?从心里退出来,不在表面形式。神佛看人心。好吗?他说:好!退。可是大姐呀,你可别跟谁都讲啊,要让他们抓住,那可是往死整啊,把你折磨的不行才放人啊,你看穿的象个人,人五人六的,可坏着哪!我说谢谢兄弟关心,大姐祝兄弟幸福平安。记住,请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你会有福报的。他高兴的笑着说:大姐我也祝你平安。

这样的事例还很多,就不多举了,他们都是应该得救的,在修炼的路上,在助师正法上,我们大法弟子得用心去做,才能把人救了,我们的善心,他是能感受的到的。

七、遇事向内找,修炼中提高心性

这些年的修炼中,也有人与人之间的心性碰撞,但是,我是修炼人,都不是问题,常人给提高心性的时候,很容易就能过去,修炼人不和常人一般见识,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呢,得高姿态。这是修炼人的大忍之心。

同修之间也应该是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有一次,在学法点学完法之后,大家一起切磋,我也挺高兴,话就多了些,也忘了学法点的老同修不让大声说话,就没在意,可能说话时声音大了点儿,老同修很严厉的呵斥我:小声点儿!被老同修说的面红耳赤,我没吱声,但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用我的时候找我这事那事的,用不着我了就这么对我,心里不平衡。

回家的路上,心里想刚才的事:还从来没人这么对我呢,想着想着,啊!我怎么遇到矛盾向外推了呢?这个时候应该向内找,刚才发生的事这不是同修的错,是我错了。

在切磋的时候,起了欢喜心,说话的时候,无意识的带有显示心,认为自己悟的高,老同修把我呵斥了一顿,又产生了妒嫉心。这一找啊:我的气也没了,心说:师父啊,谢谢您安排同修帮我,这件事情看上去是我高姿态,其实是同修帮我修,找到了这么多不好的心,这么多执著的心,这是好事啊。修炼应该反面看问题,是让我提高的。这事就过去了。过一段时间,那天学完法后,一同修和我说话,我又被老同修呵斥了,这次我没有不平衡,哎,我怎么又忘了(小点声说话)呢?得站在老同修的角度想问题。于是我说:真对不起,我又忘了,以后一定注意。向她道歉,谢谢师父又安排了一次让我提高的机会(因为上次没过好,又给一次机会)。这是师父的慈悲。

七二零后,很多学员掉队了,也看不见他们了,我想找回昔日同修,回到大法中来。今年春天在大街上看见一位七二零前的同修,和他聊了几句,他还认为我们是参与政治,我跟他说,我们不是参与政治,是江泽民妒嫉心,非得迫害我们,我们是被冤枉的,大法弟子讲真相,是为了证实法,是为了让世人能明白真相,别被邪党欺骗,有美好的未来,我们大法没有政治图谋,我们讲真相是为了叫世人别被蒙蔽,等到大劫来时不被淘汰。

我问他现在还炼不炼了,他说他很忙,为了生活在外奔波,只看《转法轮》。我告诉他,现在大法书有四十多本,从迫害发生后,每到一个進程,师父都讲法指导修炼。我说:回到大法中来吧,师父珍惜我们,跟上正法進程,别错过机缘。他把电话号留给了我,后来我为他找了些师尊后期讲法的大法书给他送去。当时看他状态很不好,满脸白斑,最近看他还不错,状态大有改善。

一老年同修在外地得法,今年回到家乡来,四、五个月了,还没找到同修,这位老同修很着急,有一天同修讲真相遇到她,她拽着同修的手那个激动。同修让我给找个学法点,我想让我接触到,不是偶然的,这事我得帮,都是师父的安排。我和同修就帮她找学法点,最后选定了最适合她的学法点儿,老同修非常高兴,一再谢我。我说咱都是师父的弟子,这是我应该做的,大法弟子是整体嘛。我不是协调人,但是让我遇到也不是偶然的,就应该把它做好。事后我去了学法点两次,一切都很好,都是师父安排的,都是有序的。

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我们真得心系众生,修好自己的同时多救人,在救人的问题上,我们大法弟子只是动动嘴,跑跑腿,我们凝聚在大法中,我们就在师父身边。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