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寻道一念 瘫痪四年的我能走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庆祝513明慧专稿)二十五年前,我因为患脑炎误诊错打激素而导致了双侧股骨头坏死,瘫痪在床,四年不能下地走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去厕所都要丈夫背着去。丈夫带我四处寻医,去过北京、天津等几家大医院治疗,多次专家特诊、手术都未见疗效,治病治的倾家荡产,每一次几乎都是带着绝望走出医院大门的。

亲人们为我担忧,我自己每天在痛苦的煎熬和深感给家庭、孩子带来的沉重负担和不安中每天以泪洗面,真的是不想活下去了,常常生出自杀的念头,可是又总是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挡住了。

一九九八年七月,妹妹退休后从山东来看我,并告诉我他们那个小镇有上千人在炼法轮功,很多癌症病人都好了,劝我去她家学法轮功。可是谈何容易,我一个不会走路的人,吃激素吃的又很胖,从河北到山东要倒三次车。妹妹很坚定的说:“我这次就是来接你的,说啥也要把你接过去,别人能好咱们也能好!”

就这一念,第二天我们去看我妈时,我竟然是自己走出来爬到了自家的农用三轮车上的,平时都要丈夫背我的。这让我有了去山东的信心和决心。更不可思议的是:我们从天津东站去西站,要过一座很高很长的天桥,妹妹和她的女儿搀扶着我爬上天桥,下来时我觉的腿脚灵便了,我可以扶着栏杆走路了!天啊!那一刻,我知道“心花怒放”是一种什么感受了!我还没有开始修炼呢,师父就一路呵护着我。泪水止不住的在心里流,这不会是做梦吧?

一路瓢泼般的大雨没有挡住我要学法轮功的决心。经过十五个小时的奔波,到达妹妹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上二楼时我自己信心满满的扶着楼梯就上去了,到她家的第一句话我至今记的清清楚楚:“我跑了一天,怎么一点儿不感觉累?”

第二天开始,我就迫不及待的和妹妹一起学习《转法轮》,炼五套功法。不到两周的时间,我就奇迹般的能坚持炼完一个小时的动功。四个月之后,完全恢复了健康!

当我回到老家的时候,愁白了头的丈夫高兴的泪流满面,亲友们也都非常惊讶,感动的热泪盈眶。从那以后,我家的门槛几乎都被踏破了,十里八乡的乡亲都开始修炼大法。

在《转法轮》里,师父讲的那些高深的法理折服了我,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不管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过去争强好胜的我不再与人争斗,遇到矛盾向内找,做什么事先为别人着想。修炼成了我生活中最快乐的事。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从不懈怠,不仅身体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在日常生活中也不再计较个人得失,过去与媳妇之间很深的矛盾得到了化解,家庭环境变的祥和了。

天有不测风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这个小丑容不下真、善、忍,发起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刚刚得法一年的我,没有被谎言迷惑,因为我真真切切的经历了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挽救回来的过程。我们周边因我的奇迹而得法的几十位同修都被监控,强制办洗脑班,逼迫放弃修炼,并逼他们揭发带头人。

我主动找到镇党委负责人,我说这个法是我从山东学来的,有什么事找我好了,乡亲们只不过是炼功健康身体,学法修心做好人。我瘫痪四年,治病治的倾家荡产没人过问过,我师父没要我一分钱,帮我恢复健康身体。今天逼我放弃修炼,就等于要我的命。这个“(放弃修炼的)保证”我是不会写的。我向他们讲述我在大法中受益的神奇故事,最后领导被感动了,用小车把我送回家。

迫害没有挡住寻道人,丈夫也坚定的走入大法修炼。

过了些日子,我发现天天有一辆警车停在我家门口,经打探原来是监视我老俩口的。我找到司机,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司机明白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来过。那时我也不懂什么是正念,其实在无意中,在纯净心态下说出的话就带有法的力量了。

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十八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家这个学法小组一直没有停过,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学法炼功交流心得,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比学比修,共同精進,每天出去救人,兑现着誓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