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新学员:我的世界变的明朗开阔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庆祝513明慧专稿)我是二零一三年底在日本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新学员。那时是来日本工作生活的第十六个年头。我做计算机软件开发工作,还注册一个小公司,有稳定的客户,收入比一般上班族高一些,没有什么搞大事业发大财的想法,生活也算衣食无忧。

但是,我无理由的就觉的生活很无聊无趣,觉的人的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没什么意思,所以常去居酒屋(小酒馆,一般为男性公司职员休闲的地方)喝酒,平时在网上炒炒股票等寻求刺激,结果是越来越觉的生活空虚。看修仙小说时很羡慕修炼的人。但由于在中国从小受无神论、唯物论、進化论教育,不相信现实世界里存在修炼的事。

偶然知道在一起工作的一位同事在炼法轮功,我就上网去看《转法轮》电子书。看到“心性多高功多高”[1]等法理,觉的这门功法像是真的能让人修炼的功法,接着又听师父广州讲法录音,明白了很多让我日常烦恼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很多纠结的心放下了,心情变的轻松了,自己的世界一下子变的明朗而开阔了,知道了人为什么来到人世。从此生活有了真正有意义的努力方向,于是抱着一颗真正得道的心,下定决心要修下去。

参加集体炼功有回家的感觉

开始学法炼功后,我就到东京都代代木公园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学法。这个炼功点,就在公园的草地上,每周六上午九点开始炼五套功法,接下来席地而坐学法,学《转法轮》。一般每次学一讲,学完后交流。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没有间断。

记的头几次去炼功点炼功,炼静功两眼闭上后,心情很激动,自己真的和大法弟子们一起炼功了,感觉很荣幸,好像第一次对“荣幸”这个词有所理解了,就感觉到阳光暖融融的,听到炼功音乐感觉又亲切又神圣。当时是二、三月份,在日本还是最冷的季节。记的那时脑海里出现一个声音:“佛光普照”,真的象在神佛的世间里。师父讲过,法轮功的炼功场,“我们的炼功场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练功场都好,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1]这一刻当然是在佛神的世间里了,有一种回家了,安心了,心里踏实了,很幸福的感觉。

两手拉开时,感觉到有清爽的风吹着自己,好像自己坐在高空的云里一样,坐不正会摔下去的感觉,拉开的双手就像翅膀一样,好似自己在飞翔,特别舒服、神圣。整个炼功过程中几乎没有想平时生活、工作中的那些琐事,感觉时间过的很快,还没过多久就听到师父说“双手结印”的口令了。当时想,这个炼功音乐和我从网上下载的不一样吧?好象有点快,这种记忆非常深刻。和同修交流时,同修告诉我,这应该是入静的状态了。

最近这种感觉少了,但是和在家里炼功的效果比还是很明显的好很多,炼静功,对我来说一直都是比较苦的。炼功到第三年才能双盘。开始也就能盘五、六分钟。在炼功点上,第一次做到了双盘一个小时那天,我真的太高兴了。我大概的统计了一下,现在在家炼功一个星期到二个星期里也就只有一次能双盘一个小时,而在炼功点上,大概四次炼功有三次能双盘一个小时,而且在炼功点炼动功时,心一直都比较静,有杂念的时候少,而在家的时候就不行。比如有一次在家炼动功,炼功中,思想上就在安排第二天工作要做的事,等觉的都安排的差不多了,一个小时的动功很快就结束了,不知自己是怎么炼的功。这肯定达不到炼功的效果。

有一次在炼功点炼静功,炼到大概四十分钟时,腿痛的很厉害,心就静不下来了,心里想:现在在我的周围大概就有一些神在看着我在这受罪,人家都是大自在,我为何这么苦呢?主要原因就是自己这颗常人心造成的,一定有很多很多不好的东西等着我去修掉。想到这,在我脑海里(还是空间场里,说不清楚)突然显示出我在自己的工作场中存在的那些人心,如安逸心,不慈悲的心,显示心,名利心,争斗心等等。

这让我很震惊,因在这之前,一点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还一直觉的最近自己工作做的挺好,怎么一瞬间就能非常具体的知道这些人心的存在形式,非常清楚的和事实都能对应上。心想今天一定是师父让我看到了这些个执着心,浅悟到就是自己还有这么多错综复杂的执着心存在,不好的观念的存在,才使我在炼静功时总是这么痛。我知道把这些心灭掉后就会有某种程度的升华,可我不知如何能很好的去掉。于是就想象着自己手里拿着一把刀,还有雷电什么的都向那些执着心劈去,身体还不自觉向前倒,帮助使劲似的。这时,炼静功中往后的二十来分钟里就不觉的腿有那么痛了。精神、意识真的和看的见的物质是一性的。

有时候早上去炼功点,一看天气很好,心情也好,心想今天双盘一个小时肯定没问题,就真的没问题。平时加班后回家,心想这么晚了,能炼四十分钟就不错了,结果三十五分钟就痛的把腿拿下来了。

最初曾想,在炼功点和在家里炼功感觉不同,也许是精神作用,近来才浅悟到师父在法中讲过:“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的法理,有自己精神上的问题,那也是和物质是一性的,和摸的到看的到的物质起一样的作用,同时那里有同修们炼功产生的能量场,有师父法身,还有正神在,那是一个巨大的正的能量场。

师父在法中讲过:“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所以在过去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叫作“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这个意思。”[1]“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1]自然在炼功点炼功就比较容易入静,起码炼功时不会有很多杂念。

现在没有特殊事情或天气不允许,我每周都会去炼功点炼功、学法,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由我负责播放炼功音乐,所以我经常是第一个到。从家里到炼功点大概需要一小时十分钟左右,我常常提前二十到三十分钟到。因为炼功点是在露天草地上,下雨时有时会躲在树下炼功学法。也有的时候我到达炼功点时雨下的很大,没法炼功,就回来了。这一天在来回电车上的两个多小时一般都是学法、背法,也就是说基本上没有白去。

在炼功点同修们多次给我纠正炼功动作,很多修炼初期的问题,在那里问问同修也就解决了,很多交流对我都有很大帮助。我在炼功点受益非常大,非常感谢师父的安排,非常感谢同修们一起创造的这个集体炼功环境。去年底我们炼功点的同修们合影给师父拜年,照片登到了明慧网上了,我们太高兴了!

说说修执着心的过程

师父在法中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我自己的常人执着心太多。不去的话,在修炼路上简直是寸步难行。而且一上来好多执着心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个的难关,比如戒酒呀,戒赌(一直热衷于炒外币,做期货,炒股票),还有电脑、手机游戏、修仙玄幻小说、韩剧等等,哪一个对我来说割舍起来都不容易。好多执着心没有师父的加持不可能去掉。

一、戒酒

修炼以前和几位工作上有往来的日本友人常常一起去喝酒,有时说是请人家喝酒,可结果是人家陪我喝,应我的要求还要到酒水比较好的、比较专业点的居酒屋,如果不太清楚这家店哪一种酒好喝就每一种尝一杯,最后选定一、二种喝,时间长了对日本的各种酒都比较了解了。

说我戒酒了,友人无法相信,他问熟识的酒店的人:“你相信他(指我)能戒酒吗?”人家说不相信,我说我也不相信。没有师父的加持我不可能戒。

开始学法炼功时不知道要戒酒,学了一段时间才知道应该戒酒。可马上就有一次比较重要的应酬,请新结识的客户吃饭。请客户吃饭,觉的不喝酒不好,想少喝一点吧,结果喝了一杯后就很不舒服,和我记忆中的那种酒的味道也不一样了,胃也不舒服了。从那以后想先戒几个月看看吧。只这么一想就戒了。

我的家族中,长辈们大都是很喜欢喝酒的。记的很小的时候,奶奶喝酒我总要用筷子去蘸一下尝尝。上高中时,第一次喝白酒,一下喝了有半碗,竟然没醉。国内的亲戚要知道我能戒掉酒了都不会相信的。可我的酒瘾没觉的痛苦就戒掉了。

有时觉的执着心去掉了,但思想上还常常翻出来。戒酒也是,戒酒一年后,还在梦里梦到喝酒。这种情况我就得在行动上强制禁止。时间长了,通过学法炼功也就淡化了,翻出来的频率越来越少了。

有一年过新年,家里做了很多好吃的菜,媳妇把我们来日本时同学赠送的五粮液拿出来喝。开始我有点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可是当闻到酒味时并不觉的怎么好闻,反而有点烦。果然没事了,一点没喝。没有师父的加持那是不可能做到的。

二、去争斗心

修炼以前常常在通勤的电车上和陌生人发生视线上的争斗,有时回家还气的够呛,有时过来一个周末休假日了还过不好。在电车上也和人动手打过架。修炼后,我知道了这其中的道理,知道如何对待这些事情了,这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自己是炼功人了,再碰到这事要和善对待,对自己来说是消业、提高心性的机会,结果电车上这种事情再也没有了。自己周围的环境变了。知道自己在这一点上确实有了提高。

去年的八月到十一月,我在一个客户现场工作。工作很轻松,白天有大量空闲时间,我就从那时开始背法了。我的座位左右是两个中国人,平时他们不忙的时候就给他们讲真相。效果挺好,很顺利的都“三退”了,大家关系也非常融洽。又一次让我自我感觉好上来了,有点沾沾自喜了,心想我应该去中国人多的现场去工作了,是不是见一位就能救一位啊?

十二月份开始,按照客户的安排,换了一个工作地点。这里的业务和最终客户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到了现场发现,周围的中国人非常多。记的那天我要用的两台电脑初期设定都有问题,其中一台進系统的密码都不知道。虽然和我无关,但是给现场的负责人造成很大困惑,耽误很多时间,而且听口气我比一般的外来合作人员的合同费用都高,据说他们用我要赔钱的。我想那周围的人就会对我产生妒嫉心,挑剔我吧。负责人对我的态度也开始不耐烦了,我问一些如何办理获取资料和开发工具等方面的手续问题,他都很不愿意理睬我,让我等着。估计他把这事交代给了一个很年轻的职员。我不知情况,那个年轻人一过来就问我:“你想做什么?”突然来这么一句我觉的很不礼貌,我问是某某交代你来找我的吗?他没回答我的问话,就是很不耐烦的说:“你就说你想干什么吧!”

要在以前的话,我的火气会马上上来的。当时心里想:“来了!我现在修炼了,这不算啥了,提高的机会来了!”可能师父是回应我潜意识里有那么一点模糊的要求——求师父给我提供一个好的修炼环境。因为这种会让我发火的事确实有很多年都没出现了。

我当时态度很好的和他说话,尽管心里还是有点气。过后想想自己做的还不错,修炼以前我做不到。

我记住了师父讲的:“往往你的心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突然间出现问题的时候,你有个缓冲余地,思考余地。”[1]看来我也修出了一点缓冲余地了吧,自己心性得到了一次提高,得感谢人家。

他当时是当着大家的面给我难堪的,估计他会认为是得罪我了。过了几天的一个早上,在上班路上和他走对面,我象看到老朋友一样发自内心的向他问好,这让他很意外。后来和他关系处的很好,他业务很熟练,给了我很多帮助。

对现场其他人也是一样,对有些人的脸色和不太友好的态度,我都象不存在一样,很开朗平和的和大家相处。那个负责人还是多次找我的毛病。有一次见我发大纪元报纸,他的态度很不好,不让我发,我笑笑没和他争执。表面上不一定是我的问题,但我觉的作为炼功人,向内找一定有我的问题,首先不应该当着客户们的面在工作场所发报纸。他不在的时候我发给中国人,先问对方:“有包吗?放包里,现在别看,上下班车上看。国内又出现禽流感了。中共为了两会不公开报道,拿老百姓的生命不当回事。回国要注意安全。”大家能感觉到我的诚意没有拒绝拿报纸的。

工作上,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放下常人情,做事完全从工作出发,渐渐的大家与我很配合,工作進展顺利。作为项目的一个负责人,现在这个项目的進度、工作安排由我负责,客户方的人员也服从我的工作安排,各种文档的格式也都是我先做出来大家使用,没有经验的一种新的编码工具也很快上手,帮助组员解决很多问题,感觉现在思维很敏捷,和三十岁左右没什么区别,体力也好,连续加班也不困,比项目小组里的其他同事工作时间都长,而且一直精力充沛,很快就对业务理解的很深。就在两个月不到时间得到客户的信任。我悟到,这都得益于修炼大法,大法是威力无比的法宝。可以解决一切常人中的困难。

我觉的在争斗心上我这次又过了一个小关,比以前又提高了吧。但是上面提到炼功时突然给我显现出的安逸心、不慈悲的心、显示心、名利心是怎么回事呢?我作为这个项目组的一个负责人,组员中有的人工作能力有点不足,也有工作态度的问题,在完成一个系统功能处理临近上线前,被客户指责系统有一些不足的问题,要尽快解决才能上线。因为时间紧,我自己用休息日加班解决了,内心出现对组员看不起、不信任、排斥的心。另外虽然组员经常加班,可计划中的進度还是经常延期,也被负责人几次批评说我做的计划不合理,工作时间安排的太紧。

我想向大家证实一下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于是在下一阶段的工作安排里,本来可以分配给组员的工作,我就分配给自己做了。我想这有以下好处:可以提高品质,出错少,不用再多加班帮助组员改错,有信心把我担当的那部份很快完成,证实一下我做的计划的合理性。这样接下来一段时间,工作上会轻松很多,客户对我评价也会更高,对自己公司营业会有好处。

事实上正如自己估算的一样:我用一天多点的时间做完了组员五天左右计划开发的工作。于是准备下次开会时和负责人反应一下这个情况。

上面讲的在一次集体炼功中让我看到了许多执着心,按我这种工作安排,是为了暂时的安逸,有安逸心,觉的别人水平不够,不好合作的人就不用,少用,还想向上面汇报,这哪有慈悲心哪?向客户显示自己,就是显示心;想给自己公司带来更多的工作机会,这不就是名利心吗?都清清楚楚的显现出来了。还悟到我想要证实自己贬低别人,是争斗心,只是形式变了,实质上自己还是为了常人的名利去跟人家去争去斗了,还不如常人了,层次怎么能提高呢?盘腿不就应该痛吗!打坐中师父让我看到了这些执着心,使我没有在行动上犯更大的错,及时改变了自己的打算,工作日程表也做了调整,每天用开早会的时间多交流、检查,督促指导组员工作。用真正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和大家一起好好合作,把下一步工作做好。

另外我浅悟到,对于我们上班族来说,一天有一半以上时间在职场,那里就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的场所。处处时时都有提高的机会。

三、去贪财心

我在修炼以前做过期货,还一直炒外汇、炒股票。比如,几年前参加一个大手商社社内管理系统的开发项目,在那个现场遇到好多原来一起工作过的中国人。于是我们其中几个中国人每天下午三点左右到工作现场附近的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聚会,大家坐在一起谈当天的股市呀,行情呀,今天做的如何呀,赚了还是赔了多少钱呀等等。

有一个朋友说过的一句话给我印象很深,他说:“又和你们这帮小子在一起了,今年肯定又白干了!”意思是都得把钱扔股市里了。我记的还给他们提一个当时自己觉的挺好的建议,说我一年内定下限一百万日元,亏光了就割掉注文,等下一年再做,不会亏的太多。这种害己害人的事,现在都戒掉了。但是最近发现这执着心会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大概两个月前,脸书(facebook)上的朋友圈里有一个大概是欧洲哪个国家的一个女学生来信,大概意思是,除了她以外她全家人都被害了,希望我帮她把她父亲留给她的钱转到日本,她给我多少服务费。我犹豫了一下,觉的这种事不符合炼功人的标准,师父在讲法里有提示,我不是警察,也不是这方面专业工作者,炼功人这种不是自己劳动所得的钱也不能要,我写信回绝了。

不久朋友圈里又有一个据他自我介绍是迪拜的某银行的负责人,来信说他的客户在最近某空难中遇难了,那个遇难的客户的姓名和我很相近,希望我和他合作,让我假冒那位客户的亲属,把无主的钱分了,大概是这个意思。我一听就毫不犹豫的立刻把这位从朋友圈里请出去了。

最近我偶然帮会计给一位新员工做工资表时,发现一位老员工的工资表上的excel计算式有错误,造成几个月前的一次工资少发给他几万日元。我立刻把这事和会计核实后補发给了他。我悟到即使员工本人、会计都不知道,这钱不是我的,就要看我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着心。很巧,没几天我偶然看公司账时又发现:一个月前汇给协力公司的钱少了几万日元,问会计(我媳妇),她说可能是那家公司的申请书写错了,她不太知道详情,因为最终客户以前确实有一个月给这家公司调价减少几万,但是说好了只是调价一个月,一个月后再调回来,可能他们理解错了。我觉的炼功人更要有诚信,立刻和对方联系。结果人家核实后说请求书没问题。那就是我媳妇的疏忽了。

遇到上面这些事情时,脑里一直反复想起师父在法中讲:“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1]

以上是我在去执着心的一点浅悟,也有很多没有过好关的体验,好在修炼的方向明确了,时有跌倒的时候但是能爬起来向着正确的方向走了,感谢师父对我一直以来的呵护、点化。

我盼望着自己早日把这些常人的执着心尽快去掉,能早日真正同化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