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支持大法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我弟弟支持大法,大法也给了他福报。

我母亲年轻的时候就有病,用她的话讲,吃了半辈子药,在那个贫穷的年代,吃药吃掉了一处院子,吃掉了五间大正房。母亲四十岁才出头,就怕见太阳,怕听到声音,血稠,记性不好,东西刚放那儿,转身就忘了,我家藏钱的那个柜子的钥匙母亲管着,她经常一口咬定放在一个盒子里了,就是找不到,一会儿大家帮她从另一个盒子里找到了,她经常怀疑是不是儿媳妇偷走了,婆媳经常因为钥匙闹矛盾。

一九九九年,母亲修炼了大法,所有的病全好了,不怕冷不怕热,能吃能睡能干活。那年秋天,我家种的十多亩玉米,收割了,雇别人的农用三轮车往家里拉,母亲在地里看着没拉完的玉米。因为车坏在半路上了,已是深秋半夜十一点多了,天很冷了,母亲就坐在地头上打坐,一点没觉的冷。现在母亲不管大伏天多热,一有时间就去镇上城里劝人退党团队,救人,从来不叫热。我弟弟看到大法这么好,就对母亲说:“妈,好好炼功,买书需要多少钱我全包了。”我的家人全相信法轮大法好。

在一九九九年大法遭邪党迫害最严重的时候,北京更是疯狂。那时弟弟住在北京,邻居的一位阿姨是内蒙古人,也是炼法轮功的,警察经常去她家里骚扰她,她经常躲在弟弟家,等警察走了,弟弟才让她出来。后来,阿姨要回内蒙老家了,但她带了很多大法书,大包小包的,在北京坐车老被检查行李,正好弟弟有一辆面包车。阿姨就让弟弟把她和很多大包小包送到离北京很远很远的郊区,再换上去内蒙车。阿姨感谢弟弟,非要给弟弟车费。弟弟说:“阿姨,您别给我钱,我妈也是炼法轮功的,你以后一定要小心,保重自己。”

我弟弟很孝顺,经常给我妈零花钱,一给就是一千、两千,每年上万元。我妈妈就把这些钱送到资料点去。在邪党迫害最严重的那几年,大法书紧缺,没有大法资料,建一个资料点没有钱,农村同修家境普遍不宽裕,几乎没有钱可付出,付出也是十元、二十元的。那几年,当地资料点全凭我妈的钱度过了难关,每次资料点急需要钱的关节眼上,我母亲就象及时雨一样出现了,送钱来了。

我弟弟做生意,经常去北京,我有时让他捎大法书和资料,问他敢不敢捎,他说:那有什么不敢的?一次我坐弟弟的车去北京,路上警察检查的很严。走到一个检察岗亭,弟弟把车开到一伙警察中间,我的心吓的快跳出来了,扑腾扑腾,用手使劲捂住心口,感觉身子在哆嗦。警察伸進头瞅瞅了我们,就摆手放行。我们走了,我问弟弟:“你怎么不赶紧走,还往警察堆里钻?”他轻松地说:“越是这样,警察才不怀疑。你开车跑,警察肯定会追你的。”

一次弟弟酒后开车,被吊销了驾驶本,按规定三个月不允许开车,我弟媳只好开车。那次去北京,因为路太远,没警察的时候,弟弟就替弟媳开一会,快到有警察的地方,弟弟和弟媳换主副驾驶位置,可是让警察发现了,警察让他们停车检查。因为弟弟吊销驾驶本还不到三个月,按规定,再违章,就要被拘留三个月。弟弟、弟媳、侄女和侄子一时慌了。侄女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师父快点管管我爸,法轮大法好,师父快点管管我爸。”这时旁边一辆车,可能是手续不全,司机撒腿就跑,几个围着弟弟车的警察一窝蜂的去追那个司机,弟弟顺利过了这一关。

二零一四年冬天,侄女做完了晚饭,忘了关煤气。第二天做早饭的时候,才发现没关煤气,煤气全跑完了。以往,他们家卧室和厨房的门有时关,有时不关,因为冬天冷,阳台的窗户从来不开。可是那晚,卧室和厨房的门关上了,阳台的窗户开着,煤气全从阳台窗户出去了。假如那天卧室和厨房的门开着,阳台窗户关着,一家五口人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十几年来,弟弟一直支持大法,大法也给了他福报。弟弟三十岁出头的时候,资产就上了百万,是个年轻的百万富翁,现在四十岁,家产已有千万。这都是因为他支持大法得的善果。

希望世人了解了解大法,明白大法是救人的,是让世人提高道德的大法,是末世救人的真正佛法,希望世人要善待大法,和大法结善缘,那样你会福报无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