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差 两种结果

信大法延寿 不信大法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我把发生在我公公和我父亲身上的事告诉给大家:一念之差,两种结果;信大法延寿,不信大法离世。

我的公公是一个不识字的农民。由于在中共制造的“四清”运动时,公公家中田地、房屋、财产被中共无理没收,被逼的全家老小闯关东。

二零零四年秋天来我家,那时他已经七十八岁了,由于腿脚不便拄着拐杖、脾胃也不好不敢多吃东西、胃胀打嗝,常吃中药丸也不见好,身体总觉的疲乏劳累、贪睡且不愿活动。刚来我家没几天,年轻时摔伤过的右脚踝肿起来了,没法出门,公公跟丈夫说周末休息时去医院看看。当时我们夫妻俩和孩子修炼法轮功已有六年了,我们深知大法的祛病健身奇效,但由于江泽民利用中共诬陷诽谤法轮功,实施“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丈夫和我多次被非法关押、甚至劳教迫害、开除公职,背井离乡,公公因此对大法有误解。因为到周末还有几天,我们就劝不识字的公公先听听师父的九讲讲法录音,我们也想借此机会让他了解大法。

公公因无法出门,就坐在床上用心听起来,觉的师父讲的很有道理,非常认可。从小公公就相信有神佛,在短短的几天听法时间里,他就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公公对我们说:有一天他在听法时,看到一个圆圆的东西在他伤腿上旋转并移动,想仔细看时又消失了。这种现象他看到了好几次,几天时间里,脚踝渐渐的消肿了,也能下地走动了。

我们高兴的告诉他,由于你相信了师父讲的话,师父就用法轮帮你调理身体了。你看到的那个圆圆的东西就是法轮。公公听我们这么一说,就更加相信了,不再误解大法了,他越听越爱听,腿脚好了,胃口也好了,也不贪睡了,身体越来越强健,多年不敢骑的自行车又能骑了,到今年已经九十周岁了。

婆家的亲人们都说:公公如果不学大法,是不会这么健康的活到现在的。公公也发自内心的对我们说:“这么好的大法,江泽民要是不迫害法轮功,全国人不都得学了吗!”

由于公公的这一善念,生命得到了延续。

再来说说我的父亲。我的父亲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中旬离世,如果他要活着的话也已八十七岁了。他一生忠厚老实、从不多言,年轻时就加入了中共邪党,文革时曾被坏人诬陷受到迫害,他深知邪党整人的手段。

一九九八年七月,我和丈夫、孩子还有母亲相继得法修炼,曾经体弱多病的孩子身体渐渐强壮,从未吃过一粒药、打过一次针。谁能想到孩子在四岁前,我们还没修炼法轮功时,我们夫妻俩全年的医疗费不够孩子自己用的,还得经常让父亲帮着开药给孩子吃。母亲因修炼,多年的高血压也不用吃降压药了,常年的腰腿痛也得到了抑制。平常的头疼感冒,母亲也就是看看法轮功主要书籍《转法轮》和炼功,几天也就好了。而父亲遇到这种情况打针吃药也得好几天才能好。

因修炼法轮功,我们夫妻和睦、工作努力、孩子聪慧,大法给我们带来的美好父亲都感怀在心。可是由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加之我和丈夫被多次非法关押迫害,我五岁的孩子曾经在长达四个半月的时间里由我父母照看,给父亲带来极大的身心压力,内心深深恐惧,害怕影响其他子女。后来丈夫被非法劳教后,我们全家去外地谋生,与父亲相见甚少,每次见面谈话也未能破除父亲对中共的恐惧。

二零零七年底父亲得了脑血栓,经治疗出院后身体恢复还好。可没想到,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丈夫再一次因修炼法轮功被邪党非法抓捕判刑,父亲平静了几年的生活又被打乱了,虽然我们远隔千里,由于内心恐惧,怕邪党上他家里搜查,他把法轮功的讲法磁带偷偷拿走,母亲多次朝他要他也不给。到了六月份,父亲第二次脑血栓住院,从此卧床、大小事需要他人照料。那时我在外地独自照顾孩子,还要去狱中探望丈夫。

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孩子中考结束后,我才同孩子回家看望父亲。此时父亲已小脑萎缩,不太认识人,扶坐床边也要倒下,不能正常坐着,左侧偏瘫,左手不能正常抬起。扶着去床边坐轮椅,左侧腿使不上劲、站不直、不会挪步,全靠趴在别人身上用劲把他拖抱过去。我回去后,让照顾父亲的姐姐回家休息,我和母亲还有孩子共同照顾父亲。

我们每天教父亲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开始时他总是说了上句忘记下句,我们和孩子也不厌其烦的告诉、提醒,一有空就问他,同时每天还让他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扶着父亲坐轮椅时,有意识的告诉他要自己用劲、腿站直、自己挪步走。渐渐的我发现他能听懂我说的话了,左腿越来越有力。也就两三天的时间,父亲就由原来的连拖带拽到能自己有意识的挪步,真是一天一个样,变化之大连我和母亲还有孩子都感到神奇。

父亲一天天清醒,有一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自己加上了一句“李老师好!”并跟我们说,我这次回来是“传经送宝来了”。还告诉我们他把师父的讲法磁带埋在了别人找不到的地方,等他好了他就去给找回来。父亲的话让我深深的感受到生命明白法的那一面对师父的感恩。

因孩子录取的高中需要报到,我只能在家里照顾父亲两周。在我和孩子要回家时,父亲已经能在我和母亲的搀扶下行走了,曾经抬不起来的左手也能摸到自己的头了,全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临走时,我叮嘱母亲和姐姐给父亲听法。回家后与姐姐通电话得知父亲很爱听法,头脑越来越清醒。

可是这段美好的时光仅仅延续了一个半月,二零零九年九月,姐姐突然告诉我说,父亲不听法了,说听这个会掉脑袋的。由于父亲知道中共还在迫害法轮功,即使自己坐在家里也不敢听,因这一念之差导致父亲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中旬离世。

希望能看到发生在我们家里这两件事的有缘人,能从中得到启迪,不要再听信中共邪党欺骗的谎言,不要再误解法轮功。我相信如果没有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这场迫害,我的父亲也会走入大法修炼中来,生命得到延续,也会有更多的有缘人走入大法修炼中。真心希望善良的人们都能明真相,有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