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过魔难的二十一天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我今年七十二岁,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这二十一年的修炼中,我经历了很多刻骨铭心的神奇故事,本文只谈一次近年碰到严重的病魔,我是怎样在师父的保护、加持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闯过病魔的。

二零一四年八月,我地有多名同修被绑架。八月二十四日,协调同修拟定接力发正念营救同修,要我通知几个学法点发正念的时间。由于各组分布相距较远,一位同修骑电动车载着我去通知。当骑到接近郊区时,突然刮起一股强大的旋风,同修就问我:“阿姨,你冷吗?你不要紧吧?”我说:“不要紧,要不是修大法,肯定会感冒、咳嗽的。”可是当天晚上我真的咳嗽了,还发烧。

接下来咳的越来越厉害,到第二天晚上就不能睡觉了,因躺下去就会出不来气。咳出来的痰吐不出来,用手拽就象拉丝一样,拽很长都不会断,只能到卫生间用水漱,才能吐掉。

第三天早晨,一阵大咳后,我感觉喉咙发热、发腥,吐到马桶一看是红的,我当即大声说:“旧势力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我不承认你!”说来也怪,白天咳的不是很厉害,可是一到晚上就咳的上气不接下气,全身痛的就象针扎刀戳似的,我就用双手使劲捺住两边的肋骨,每天晚上就靠着柜子坐在地板上,有时困的头磕在地板上咚咚响,还得穿梭似的往卫生间跑。

一开始我发烧十天,有七天还在吐血,隔了几天又发烧七天,又吐了四天血。这期间我的右腿膝盖后窝内出现一个比鸡蛋还大的包块,腰部胸口上也出现了几个大包,也很痛。

这次病业前后,我们当时正在帮一个过病业关的同修,经常去她家学法、发正念,这个同修之前由于没守住,去医院检查了,被诊断为肺癌晚期。去她家时间不长,我也出现类似症状,这个同修还说:“我们俩的表现很象啊,我比你还好点,我不发烧。”几天后我的病业有所加重,我想搞成这样,担心帮不了同修,还干扰同修,我就回去了。后来这位同修对我放心不下,请其他同修去看看我,直到我的病业完全好了,通过其他同修转告,开始这位同修还不太相信,直到我去了她家,看到我了,才真的相信了。

其实这次病业刚开始,我心里也有点嘀咕,我认识的有几位同修都是以肺癌病业的形式走掉的,正在帮的一位同修也是类似病业表现,但是很快我排斥了这些想法。

有一天我去资料点,坐公交车快到站时,我早早的站在了后门口,到站时我的腿抖的一步也挪不动,看着乘客一个个的都下车走了,最后一个姑娘过来,挽着我的右胳膊把我架下去了,下车后我连声道谢,但是我知道真正帮我的是师父,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

我的右腿很费劲,我就尽量走慢点,不让它跛,可还是有同修和常人看出来了,就问我腿怎么了,我说我的腿好好的呀,我认为不能说腿不好,否则就是承认了迫害,就在给邪恶增加能量。我每天要走很多的路,因此我就求师父用法轮把我右腿窝那个肿块旋出去吧,第二天就真的没有了,师父太慈悲了,真的给我拿掉了。

我晚上不能入睡,就多炼功,增加一小时的静功,也增加学法和发正念,因为师父说了:“修炼是最好的休息”[1]。我也一直在向内找自己,到底是什么执着让旧势力抓到把柄这样来迫害我。

直到病业现象的第二十一天,我在学法时看到师父说:“也就是说,是你修的那部份你一定要修,你修不了的、你也感觉不到的、意识不到的,甚至你意识到了也没有能力做的,师父会做。当然啦,可不是说你们看到的那些执著放不下,借口说“没有能力啊”,自己想推责任,(众笑)那个可不行。我说的是,对于你的生命结构与思想结构、你根本就意识不到也做不到的那些,那师父肯定是要做的。”[2]看了这段讲法,晚上发十二点正念时,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实在承受不了了,请师父加持弟子把意识不到的执着给清除掉,同时请加持弟子今天晚上能睡一会儿。”发完正念,我试着躺下,真神了,还真的躺下去了,不憋气了,香香甜甜的睡了近两个小时。

第二天早上,我给师父敬香时,看着师父的法像,我泪流满面,无法言表师父的慈悲和伟大,师父不知又替弟子承受多少。第二天晚上发完十二点正念,我还是怀着胆胆突突的心试着去躺下,真的又躺下了,又睡了两个多小时,从此我不但能入睡了,也不咳了。可是人却瘦了很多,同事和邻居问我最近怎么这么瘦,我就说:“胖瘦没关系,没‘病’就好。”他们看我白天一直在活动着,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他们哪里知道我却是刚刚从死神那里回来的。

我的两个儿子家离我家很远,工作又忙,孙子、孙女还都在上学,很少到我这来,有时打电话问问,我没跟他们说。后来他们知道此事都说:“你怎么不告诉我们呢?”我说:“我要告诉你们,你们不得硬把我往医院弄吗?那样反而更糟。”

而我一直在找我有什么意识不到的执着,它到底是什么,终于有一天我一下想起来了。

在我没修炼之前,大概是八十年代,我和单位的一个家属在一同事家门口包粽子,来了一个看相的,非要给我看相,我当时不肯看,同伴却说:“看就看看吧!”那个看相的说了我和我家庭的一些情况,说的全都对。他说我什么都好,就是寿命不长,只能活六十九岁。当时我身患十八种病,自己都不想活了,当时我只有四十多岁,我说能活六十九岁也就谢天谢地了。病业这一年我正好六十九岁,这件事后来就留在我的脑海,到我修炼大法后,虽然不太对此执着,但有时和人聊天会谈起此事。现在我悟到我的天年本来是六十九岁,也是旧势力的安排,是师父和大法给我延续了生命。

我虽然闯过了这一关,可是心里也非常清楚,师父说:“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3]我一定会把握好师父给我延续来的生命,在正法的尾声中,做好三件事,跟师父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园!

感恩师尊又一次的救度,也谢谢所有帮助和鼓励过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