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次过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如不能做到真修实修,或抱着人的东西紧紧不放,就会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到迫害。最近我经历了一次大的病业关,现在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二零一六年五月份,我们买了一套房子,孩子也买了一套。八月份开始装修,每天我都是早去晚归,因为不懂装修所以投入的精力很多。装修的心比较重了,就连学法、炼功也入不了心了。当装到半个月时,我出现了病业症状不知是胃痛还是肚子痛整个腹部都疼痛。一连痛了三天三宿。

当时就近的同修都帮我加大力度发正念,我也学法向内找,没几天就好了。但是随着装修时间的推移慢慢我的人心又起来了,好象上次的病业忘了一样,我把现实看得越来越重。特别是在给孩子装修时他好像永远都不满意,给我累的筋疲力尽,他还是天天找茬生气。当时我心里想:我是个六十岁的老太太了,哪懂得装修啊,真是赶鸭子上架,既然你不满意你就自己装吧,就连妈妈的房子都应该是你装。当时我心里那个苦啊!学法炼功发正念都是敷衍,学法不入心,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发正念满脑子想的都是装修的事,心完全不在法上了。

其实这时我已经不是正常的状态了,已经是在遭受迫害之中了,丝丝拉拉的腹部一直在疼痛,我还不自知、不知道问题的严肃性,更不知道今后这重大的魔难将是如何面对。

等到两套房子快装完了,也就是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发现我开始便血了、吃不下东西了,消瘦很多,体重减轻将近二十斤。胃、肠子像拧了劲一样的疼痛,大便一天二十多次。这时,我的心脏又出现了不适,心区疼痛起来手脚冰凉、大汗淋漓的两个胳膊都抽了筋几乎到了休克状态,疼痛难忍。当我看到便盆里那鲜红的血时,我的精神简直要崩溃了,陷入了一种恐惧、担忧、绝望之中。

我马上想起了一位同修,她的病业症状和我类似,也是因为放不下常人之心去了医院,结果诊断是肠癌不到一年去世了。

这时我不得不认真的审视自己了:修二十年了修的怎么样一目了然,如果没漏怎能遭此大难。

幸运的是,我生活在一个修炼的家庭里,丈夫也是修炼了二十年的老同修,他非常精進天天救人,对我帮助非常大,一直在鼓励着我。他说,这都是假相,不要被假相所迷惑,你信不信师父呀。这样,我的正念变的强大起来了。

我从心底发出了一念:只要我有一口气,我都要跟着师父回家。

我想起了初修炼时的那种喜悦,想起了无病一身轻时的感激,想起了师父对我的慈悲看护,想起了我世界的众生我的责任、我的誓约。常人还有知恩图报义薄云天的那种美德,何况正法修炼呢?我舍不得离开师父、离开大法,舍不得离开风雨同舟中的好同修啊。

这时,旧势力强加的负面因素时时的往我的大脑上返:这房子再漂亮你也住不了了,你大年都过不去了。我时时排斥它,坚决不承认它。我虔诚的跪在师父法像面前忏悔:师父我错了,以上的想法都是人心。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1]。在修炼的路上摔了跟头别趴着,赶快起来继续走。少一点人心多一点正念,心中只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不打一点点的折扣。同时,也需要弟子有极大的承受力和足够的正念才能闯过此关。只有多学法、学好法、多救人,在法上修才是最安全的,邪恶才撼动不了你,它也没有资格,大法才是我们的命根子啊。大法才是指引弟子修炼路上的一盏明灯啊。

我便血三个半月,现在走过来了,体重又曾加了十斤。从中我找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没有做到真修实修、一思一念在法上,党文化很严重,在家庭中很强势,不让说更不接受不同的意见。修炼中没有时时向内找,对自己要求不严格。包括懒惰、利益之心,今后我一定要修掉它。其实时间很有限了、正法对我们的要求越来越高了,现在我和丈夫同修学法时都是双盘打坐我能坐一个半小时了,我丈夫在往三小时上突破。他说打坐学法这才是敬师敬法。

现在,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平稳健康的运作着,每当我听到它发出的节奏时真的就像我们走在神路上的步伐一样快乐轻盈。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