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韵推广中修心去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在常人工作中,我是一位业务主管,每年都需达到一定的业绩责任额,还时常有分组及个人之间的业绩竞赛,赢了有奖励,当然若没达标或输了就要罚钱或体罚;在这样凡事以业绩为导向的单位,看的听的说的都是如何汲汲营营追求名与利、身份与权贵。

刚踏入修炼之路,看了师父的讲法后,了解人类社会这一层的理是反理,常人工作中所追求的正是修炼人要看淡的、要修去的执著,白天在单位里被要求要有企图心,处心积虑拼业绩,晚上学了法告诉自己要放下不看重,面对工作与修炼,自己常陷入矛盾跟冲突中,无法平衡二者间关系,一直很痛苦。为什么我会觉的苦呢?师父说:“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1]。在痛苦的背后,其实就存在着一颗不愿放下的名利心。

随着一天天学法、同化法的过程中,慈悲的师父启悟我法的内涵,让我豁然开朗,打开那困扰已久的心。

师父说:“我们这个法门是在矛盾中叫你自己得功,所以我们要最大限度的去符合常人,从物质上又不是叫你真正失去什么。可是在这个物质环境中你却要提高你的心性。”[2]

师父的法理句句打到我的心里,要我在这利欲横流的环境中修炼提高自己,这不就是师父给我们在常人中修炼的形式吗?修炼是修那颗心,并不是从物质上真正失去什么,只要我不看重,又何来的痛苦呢?只要我谨记自己是个修炼人,凡事都以法对照,符合炼功人的心性标准,一定可以摆正工作与修炼间的关系。

工作中业绩压力大,常需办活动、带新人、处理行政事务、客户售后服务,时间完全陷在工作中。业务工作原本就忙碌,还需再挪出时间配合推广神韵,整天忙的天昏地暗,忽略了根本的修炼,即使是在做讲真相的项目也像是常人在做,挫折、矛盾、人心多,很难静心修炼,修炼脚步一直停滞不前。

我向内找自己的修炼状况,不仅没做好三件事,救人也起不到作用。我是大法弟子,是有救度众生神圣使命的,自己怎么就像常人一样把工作当成了名利场,追逐常人中的一切呢?加上白天公众演说主讲常常缺人,让我思考是否要辞去主管职位,只做基层业务员,有较多的弹性及时间可做好三件事。但当真正面临要做决定时又觉的失落,反复挣扎放不下,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那颗紧抓不放的名利心。

师父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3]

我明白返本归真是我生命的意义,讲真相救众生才是我来时的大愿,因此我痛下决定放弃主管职。而就在做出决定,真正放下的一刹那,我竟感到无比的轻松自在。

卸下主管的职位,我有较多的时间用以推广神韵。记的刚开始担任公众演说主讲时,现场购票率并不高,我思考怎么会这样呢?一定是有我没做好的地方。我向内找发现我太在意、太依赖外在的条件,总觉的要有一个姣好的外貌、一个称羡的职位,自己才会有更多的信心去面对众生。其实这是在为自己的虚荣心、名利心找借口。

师父说:“效果好坏,你不要看对方,是出自于你们的心。”[4]

我只想着用常人看重的外在条件,而不是依靠自己在大法中内在修为的力量来救人,又怎能做好救人神圣的事呢?我这是在证实大法还是证实自己?其实众生的被救度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唯有修好自己,才能做好救度众生的事。因此我开始要求自己做好学法、发正念,重视自身的修炼。往后几年,神韵公众演说现场购票率逐年的增加。

至今推广神韵,担任公众演说主讲已有六年,我也一直很珍惜这个师父给我建立威德的机会和使命。但这几年公众演说的主讲人员却逐年减少,加上有时神韵推广团队人员不足时就得身兼多职,做司机、主讲、公众演说结束和公关们卖票及拜访,常常天未亮就出门,回家时已太阳下山,渐渐身体感觉非常吃力也身心疲惫。久了开始对同修生起了抱怨心,怨同修不愿主动承担,参与的人太少;怨同修什么事都不想走在前面,不是等就是靠。当时只向外看而不向内找。

记的一次接偏乡某国中场次,虽说是向学生说明,但其实主要对像是老师和校长,因此主观认为就按照成人的方式来演说,并没有注重学生的理解程度。结果学生们不是睡觉就是讲话,现场非常嘈杂,老师忙于管理秩序也无心听讲。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推广团队组长与我交流,她说:“我们修炼人要为他人着想,演说也是要为他而说,要用他听得懂的语言,他能接受的方式,为他而讲。你的演说内容要根据众生的情况修正才是。”下意识觉的与这位组长相处很有压力,认为她要求的太多。我马上非常反弹的表示:“神韵公众演说的内容是神圣而严谨的,怎可随便修改呢?”

回去后我静下心回想当时状况,再想到最近的说明会都没出票,过去可不是这样啊!

师父说:“其实各地推票的情况,就是各地学员的修炼情况和配合情况的真实表现,具体表现。”[5]

想想自己虽然表面对同修谦和有礼、态度和善,但其实内心存在对同修埋怨、委屈、看不起的心;而同修有意无意对我的赞扬,说你多行啊!多么勇于付出啊等等,在这些赞扬声中,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我的心在滋长。

同修每接洽一场演说都来之不易,我没有认真去对待,不愿再花时间修改讲稿及背稿,不想自己承受更多的压力,完全没有站在证实法的基点去思考,而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掩盖人心的执著,阻碍了自己進步提高的机会。作为一个修炼人,遇到矛盾冲突时,都有我们要修去的人心,没有他人指出不足,又怎能看到自身的过失呢?

师父在讲法中说:“关键是别人指出来的时候,或者是他的执著碰到冲突的时候怎么去对待、能不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这才是关键。认识到了就要克服它,那才是修炼。”[6]

我向内找,同修对我的指正并没有错,是自己存在着一颗维护自尊、保护自我的心、嫌麻烦的心、不让人家说的心。细数自己修炼状况竟然出现那么大的漏,一颗颗为私的人心,让众生无法得救,这让我很自责。

同修之间有矛盾、隔阂,没形成整体,又如何救度众生呢?我知道是我没有用洪大的宽容和纯善,正念对待、包容同修。每个同修都有不同的闪光点,你这方面行,别的方面还不如同修呢。

师父说:“你们都是一个粒子,在我的眼里,谁都不比谁强,因为你们都是我同时捞起来的。(鼓掌)有的在这方面能力强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强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说我有这么大本事啊,怎么怎么样,那是法赋予你的啊!你达不到还不行呢。”[4]

是的,我的能力都是师父给的,是让我证实法用的,又有什么好显示的呢?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证实自己,而没证实法。

可能是师父看到了我的自责,苦心安排让我有机会再次承接偏乡国小公众演说。这次我归正自己,听取同修的意见,前一天晚上把公众演说稿从新整理成国小学生能听的懂的语言和方式,并熟练讲稿;与同修相处时,也多看同修的优点、包容同修;配合时时刻要求自己要心纯念正。结果当天演说内容生动活泼,孩子们听的津津有味,整体秩序良好,还表示观赏神韵的意愿很高。这样的结果鼓励着我,提醒自己每一次都要做足功课,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认真对待每一次救度众生的机会。同时让我更体悟到,一个人真的能在关键时刻放下自我,真心、无私为他人着想,不固守自己的观念,配合整体,才能真正起到好的效果。

去年八月份我开始担任推广神韵交响乐团茶会的主持人。自己从未有过主持经验,一时压力很大,加上临场应对能力不足,事前内容准备也不够熟练,一上台脑中就一片空白,乱了方寸,以致那次主持的很差,当下很受挫折,觉的很丢脸,万分对不起师父、同修及众生,没脸面对这一切,所以茶会一结束,自己就匆匆离去。但内心却非常自责、难过,心情跌入谷底,脑中产生许多负向思维:“我是不是不适合主持茶会呢?我的反应这么的迟钝、表达能力又不好、反应又差,下次不要主持了!”。

没想到,同修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九月份又再次通知我承接茶会主持人,而且是一天两场,现在反倒是自己过不去那个槛。我深知那是我救人的使命,但我却陷在黑窝窝的负向思维当中不能自拔,名利心、爱面子心、维护自我的心尽显无遗,内心反复翻腾,痛苦挣扎。

师父在讲法中说:“你后悔多了又是在执著。做错了,看哪里错了,知道了,下次做好它,从新做。跌个跟头老在那儿趴着,(众笑)不起来不行。”[4]师父还说:“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4]

师父的法理如雷贯耳,鼓励着我要去掉种种人心,跌倒了站起来,从新出发,不能再这样消沉,不能辜负师尊慈悲苦度,更不能对不起世界中无量众生。

这次我告诉自己要把救度众生的事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事前我做好充份准备,要求自己反复演练、熟记神韵交响乐团介绍内容及主持稿,并加强学法、发正念,清除自己所有不好的思想念头。茶会当天,我有些紧张,就开始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结果过程非常顺利,众生很认真听演说,整个场呈现着祥和的状态;尤其第二场的众生更是专注的聆听,真的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看着现场众生那一张张渴望被救度的神情,让我好感动。事后,在一场公众演说中又巧遇一位当天出席茶会的女士,她走到面前跟我说:“你那天主持的非常好,在下面看你主持感觉非常舒服。”我知道这是师父借众生的嘴在鼓励着我,我没有欢喜心,只有满心感谢师父的加持与苦度。

其实作为修炼人真正按大法要求去做,什么也不会失去。现在虽然常人工作也在做,但大部份时间及重心都用在推广神韵及大法项目中,工作业绩虽然不是很亮眼,但生活条件一点也不受影响,真正体会到师父所说的“无求而自得”[7],作为大法弟子才有的幸福。

在神韵推广担任公众演说主讲、茶会主持过程中,一路走来跌跌撞撞,有压力、有挫折,也有曾经想放弃的念头,更有许多尚未修去的人心,但无论任何时候,我就是坚持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因为那是我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二零一七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