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变了 是因为我变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从一九九八年得法至今,随着对大法修炼认识的逐步提高,明白了自己注定要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并且早在得法之前,就在偿还业债,魔炼自己了。

我出生遗传了母亲的哮喘病,又因为淋巴结核,没念过几年书,很自卑。找了个对象不会关心体贴人,结婚登记那天,他把我扔在一边让我自己去他嫂子家找饭吃。我一个大姑娘家的,去了人家家里也不好意思吃饭,推说“吃了”,饿着肚子在一边看人家吃。

结婚后婆婆看我不顺眼,又受大伯嫂子的挑唆,天天找我的茬。我气的成天抹眼泪,但从不把家丑外扬,从不说妯娌的一句坏话,不管心里多大的恨,出了家门该说的说,该笑的笑,不让别人知道心里的委屈,因此在村里赚了两个好名声:卫生好,气量大。

不懂怎么修 陷入家庭魔难

因为有哮喘病,我练了各种气功。一九九八年六月六日,人家给我送来了宝书《转法轮》,我就和我村的五个人一起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诬陷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其他四人都放弃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坚持炼。

因为修炼的环境被中共江氏一伙给破坏了,我有五、六年的时间法理不清,心性提高不上来,误在家庭魔难中,老跟丈夫打架。丈夫说:“我怎么这么倒楣,全村就这么一个炼法轮功的让我给摊上了。”我心里对丈夫那个恨哪,从登记结婚那天就攒着,就想跟他离婚。有两次丈夫举着胳膊喊着:“炼法轮功的,差远去啦!”他这样一喊,我就哭,我知道我做的不好,给大法弟子抹黑了。我就是抱着不给大法抹黑这一念,一点一点的忍着。

有一次丈夫又这样举着胳膊喊,我在灶台边弯着腰,根本没心思刷碗,一边拿碗刷着,一边哭,丈夫说:“冤死啦!你去死吧!”他用食指比划着我的额头,嗖嗖的带着凉风,刺激着我的心。我就想,这次头拱地也要忍下这口气。那次我真的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从那以后,家庭环境改变了一些。

二零零七年,我被非法抓進拘留所,出来后跟同修说,“家庭关好过。”意思是家里人再怎么闹也是自己人,不会像那些恶警一样。可有一天我正抱着四岁的孙子吃饭,丈夫突然把饭桌一掀,左手扇了我一个耳光,右手扇了我一个耳光,边扇边说:“这一巴掌我替你爹教训你!这一巴掌我替你妈教训你!”打完后抬脚走了。一看他那个样儿就是被魔控制的,不是他本人。我想:我从拘留所出来他好好的,今天怎么突然这样了?我们结婚后闹的再凶,他也没敢打过我,今天竟敢动起手来了!哪能受这种气啊!我憋不住火,就想带着孙子躲到儿子家住。

儿媳一开门看到是我,吓了一跳,说:“妈呀,怎么都来了!”我進门一看,原来亲家母也在。孙子刚要告诉他爸爷爷打奶奶了,我从背后捅了孙子一下,我不能让他们知道这些事。在儿子家住了两天,没有大法书看,我就想:不对,我得回家面对,得学法。这个理我还是懂的。

回到家我就学法发正念,刚一立掌,丈夫在外面拿着木棒“砰”的一声敲在窗户上。我惊了一下,立着掌没动,抬眼看看孙子稳稳的睡着,我知道师父看护着他,我就继续发正念。有一天,师父突然把我曾说过的“家庭关好过”这句话打入我脑中:从拘留所出来后,我曾经有这么一念,这带有人心、人情的一念被邪恶钻了空子。

以实际行动改变修炼环境

二零零五年,一直瞅我不顺眼的婆婆年纪大了,由我们兄弟姊妹五个轮流伺候。我抛弃以往的怨恨尽心照顾她,婆婆对我也好了。我做的饭婆婆爱吃,吃多了肠胃不好,边往厕所走边拉,我也不生气,给她收拾粪便。婆婆年轻时耍尖,欺负人,积了很大业力,到老了身体遭了很多罪,不能躺不能坐,浑身骨节疼。我看她痛苦的样子很同情她,一边喂她吃饭一边哭。婆婆身上长疱,一破皮露出嫩红的肉来,没有肉的地方露出骨头来。我不忍心,听说山里茅草的毛絮烧成灰和香油抹在伤口上能好,我叫上大伯嫂子和我一起去找茅草。大伯嫂子不去,我就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到山里找茅草。大冬天的,茅草的絮都被风吹光了,好歹在一摞地瓜蔓下找到了一片茅草絮。回家照方抹上,果然好使。后来小姑子从医院里买了药,就没用再去薅茅絮。

婆婆在世最后一年多得了老年痴呆,她谁也不认识,就认识我和她的小闺女。常常说我:“你看你瘦了,家里的活都你干了!再别干了,让他(我丈夫)干!”邻居见了我的面说:“你嫂子改话题了。”以前嫂子总在婆婆面前搬弄是非,弄的婆婆常常把脏水泼在我门前。婆婆去世前后那几天本应轮到弟媳伺候,出殡、圆坟等都应该她负责,可弟媳却反常的不照面了。兄弟姊妹们从外地赶回来要准备吃的、住的,我没文化,可我干得一手好活计,家里突然六、七口人聚在一起,有喜欢吃这个的,有喜欢吃那个的,我都样样为他们做好,让他们感到婆婆去了跟没去一样。

兄弟姊妹们很感动,我对他们说:“以前爹去世时我没修大法,我上坟去了,今天妈去世我就不上坟了,我也不上街。”(老人去世要跪着哭送)丈夫的大哥说:“行,行,就按你们的规矩。”我接着说:“大姑姐手里的那个黑箍(孝)我也不要。”大家都同意。丈夫这一家人,都是人中的“尖人”,社会地位、文化程度是我比不了的,待人处事谨慎严肃,我能得到他们的认可都是大法的威力。

三年后的一天,丈夫自言自语的说:“你这个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心善。”我突然明白婆婆去世前后七天,弟媳为什么撒手不管,整个空间的表现那是考验大法弟子的大炼功场啊!

我每天早晨坚持炼功,农忙时早起四点钟要去干活,我就两点钟炼功;冬天怕打扰丈夫睡眠,我就到西炕炼功,还把丈夫睡觉的东炕再添上点柴火。小姑子(教师)一连三天看我都那么早起来,好奇,就问我:“嫂子,你天天都这个时候起来吗?”我说:“是的。”她又问:“天天都要炼吗?”我说:“是的。”她很震撼,说:“嫂子,我没想到你是这么个人。无论做什么事,一个人毅力坚强一定能成功!”我知道小姑子对大法还有疑惑的地方,但她目前已经被大法弟子的坚持所感动。

现在,丈夫的兄弟姊妹家的大人小孩全都“三退”了。大伯哥从小因为家里成份不好,一表人才却被邪党限制不让念书,对恶党深恶痛绝,四十多岁入了邪党,劝他退出他却怎么也不退,一连劝了三次才把他劝退了。这是我家最难劝退的一个。再一个难退的是这个小姑夫,第一次劝他退时他说:“说的那么好,能做的到吗?”再劝他退时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他变了 是因为我变了

修炼这么多年我一个人独自出去挂条幅、贴不干胶,丈夫从来不管。可有一天晚上我要出去他却说:“今天别出去了。”并且把门给锁上了,不给我钥匙。我跟他要,他说:“你能走就走,不能走就不走!”我知道考验来了。那年我五十九岁,

难道要翻墙出去吗?我了解丈夫,这次要叫他拦住走不了以后就更走不了了。我一不做二不休,把装资料的外套大背心往墙外一扔,跨上墙头,我看到丈夫在灭了灯的屋里点着的烟头从东到西,从西到东,他在担心我。我跳下墙,一块砖头砸在我胳膊上。

那晚,直到把身上带的资料全部发完才回家。回家时迷在一片荒地里,一人多高的荒草,我在里面转悠了好一阵子,最后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一下就找到了一个小口子出去了。

回到家也不知几点,门还锁着,我踩着墙外的砖头爬上墙头,一想:大法弟子爬墙回家?没正念。我退了下来,不能用人的理翻过去,我要用正念让他开门。发资料过河时衣服都湿透了,晚上有点冷,我用大背心裹着身体,脚上全是泥浆。过了一会,丈夫把门打开了。

后来我对他说:“我晚上出去是救度众生,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你别管我,管我我也不听!”他说:“我不稀管,我还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子!”从那以后,我的家庭环境彻底正过来了。

不久的一天,我和丈夫经过我迷路的那片荒地,我问他这是个什么地方?他说是房地产要开发的地盘。“你问这干什么?”我说我那天夜里在这迷路了。他说:“你一个老婆子成宿在外面跑,你比武则天还能耐!”

自那以后,我做证实法的事丈夫不再干涉,他早晨要早起去干活,为不打扰我炼功,都是自己做饭吃,有时还要给我做,我说不用。

我知道丈夫早晚也会走進大法修炼的。有的时候他吃着吃着饭会突然说:“怪了,脑子里突然出来四句话,七个字一句。”我说那是不是师父告诉你什么?一连三次,我记下来了,可没保存好,丢了。大概意思就是说人世间都是虚的,还不快修炼。丈夫也曾动念要炼功,可总也没付诸行动。现在他说:“我有福,方圆十来里地就这么一个炼法轮功的,让我给摊上了。”

现在丈夫已开始看大法书了。

我没文化,不会修,我就知道丈夫是我的一面镜子,他变了,是因为我变了,我没变他就不会变。

全村只有十个人没“三退”

二零零五年大法弟子开始劝世人“三退”时,我在自己村挨家走,劝,走个三、五家就泄劲了,后来一想:我去讲真相了,他不退我没责任;我不去他被淘汰是我的责任。就这么一念,我又有精神了,挨家挨户的走。

我们村有一百七十多户,每户我都走了两遍,至今只有十个人没“三退”。

一开始劝“三退”时那个难哪!似乎人人都听信邪党的,我前排房的邻居劝他退他不退,我回家大哭了三天,心里特别难受。哭过之后我靠着墙暗暗对师父说:“师父,我不能在家呆了,我出去洗衣服,请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身边来。”

我刚到井边,就有一个人拿几件衣服来洗,我一劝,她就退了,退完就走了。又来一个,我以前劝过她,她没退,这次一劝就退了。我知道师父在帮我。

有一回村书记不让我把不干胶贴在村委周围,说,“你贴了我还得用蓝漆抹上。”我就没贴。上边来检查,说,前面村有炼法轮功的,到处贴不干胶,你们村没有。我一听,错了,不该听书记的。这一方的众生不能因此落下了。我就把村委周围也贴上。贴完我去书记家,对他说:“我贴了你要抹,那是你的认识,我尊重你。但是你不能不让我救度众生!”

邻居对我说:“书记当着大伙的面保证,婶子你有什么要求他都答应,说你把整个村善的一面全带起来了,特别是卫生,到处干干净净!”我笑了笑,说:“我知道。”如果没有师父和大法,我一个没文化、自卑、陷在家庭矛盾中不能自拔的农村妇女怎么会获得世人如此的赞扬呢!

我还有很多人心没有修去,比如,得法前因为和丈夫感情不好,养成了我对儿子的依赖,对儿子的情很重,这些都是后天形成的观念,是我在今后修炼过程中要去掉的常人心。有师在,有法在,这些都不足以挡住我完成下世救人的使命。

一直想把自己修炼的经历写下来,不会写。今天我口述,请同修帮我写下来与大家交流。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