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一名癌症患者得法学法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

得法

二零一五年,我因得了子宫癌做了子宫全切手术,一系列的化疗、放疗做完后在家吃中药调理,三个月后,发现腿有点肿,到医院复查,盆腔还有十厘米的囊肿。

得法

二零一六年过年时,我的表妹(同修)听说我的病情来看我,送给我一本《转法轮》。以前我听电视上宣传说法轮功是反党的,就很排斥法轮功,但出于面子我没有拒绝。

表妹告诉我说这本《转法轮》是天书,是宝书,要把他放在高处,学习的时候要把手洗干净。第二天表妹打来电话问我看没看书,我说看了三讲,她问我什么感觉?当时我正在看书,我突然想起我以前看报纸看几分钟眼睛就累的不行,特别难受,我现在看这本《转法轮》怎么没有疲劳和难受的感觉呢?表妹笑了笑说:“姐,一定要好好看书,认认真真的看。”表妹再三的叮嘱我,可我打小被灌输了无神论,看书是看书,该吃药还吃药,我是不敢相信不吃药靠炼功能好病的。因表妹在外地,不能教我炼功,就委托离我比较近的表嫂来教我。

有一天晚上,我睡觉刚闭上眼睛,眼前就出现三个银白色的亮东西在我眼前转,我一睁眼就没了,再闭上眼睛又出现了,一连三次,当时我很兴奋,觉的很神奇。可是第二天我想上网查查法轮功,现在国内哪有对大法的正面消息呀?结果一查,全是构陷法轮功的不实之词,这一下傻了,本来我装满无神论的脑袋,受国内网上中共谎言的迷惑,书也不看了,功也不炼了,腿也肿的越来越重了。

于是就到处求医问药,听医生说这样的那样的折腾下来要花五、六万元钱。我的主治医师把我盆腔的囊肿做了穿刺手术,说囊肿小了说不定就好了。我做了穿刺手术后又出现了细菌感染,我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觉的自己好象快不行了,腿还肿的厉害,老伴不停的给我推拿,医生也没有办法,让我回家泡桑拿。

我的腿是在做子宫切除手术时,淋巴系统被破坏了,造成淋巴回流障碍,根本不能治愈的,并且还出现了肾积水,没办法又做了插管手术。这样我二零一六年正月接触大法却没走入大法,半年过去了,我不相信法轮功不相信师父,却相信了医院,结果花了钱受了罪,囊肿还在,腿肿也没消,又得了肾积水。当时的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腿肿的不能走,做了插管手术有时还尿血,一晚上要上五、六次厕所,背也痛、腹也胀。想学法还不能盘腿,炼功也站不住。

表妹一再督促我要多学法,要信师信法。我也受够罪了,就打消了治疗的念头,想回家好好学法炼功。老伴和孩子受中共邪党的谎言宣传蒙蔽,跟我吵起来了,我伤心的说:“是,我以前也笑话表妹修炼法轮功连教师都不干了,即使坐监也不放弃,可我现在病成这样,你说我该怎么办?!”在家人的压力下,我一边去医院治疗,一边学法。在医院住着早晨起来我就到阳台对着窗户外面小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法理真玄妙,修心走正道,健身有奇效,佛光在普照,世界都知道。”这是护身符上的字,我背下来了。在病床上我把帘一拉,就在床上打坐,肿着的左腿只能伸着,累了就躺下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家就学法,坐累了就躺着学,总比不学好,躺着看累了我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

虽然我还吃着药,但我把心、脑全部都集中在学法炼功上,半个月后做B超复查,囊肿不见了,主治医师说:“恭喜你,囊肿真的不见了!”为了治这个囊肿我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走了那么多弯路,最后还是炼功才好了,是师父一直都没放弃我!我看了师父在《法轮功》这本书里说的很明白:“炼功吃药就是不相信炼功能治病,信你还吃什么药。”[1]老伴一听我要停药,怎么也不同意,又给我拿了十五付药,药一下肚我就翻江倒海的疼,医生让我停一停,我高兴的不得了,后来悟到是师父借医生的嘴点化我。从那以后一年多了我再也没有吃一粒药。

背法

我想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可老伴害怕,阻拦着。我看到明慧网上同修交流背法益处多,师父在法中说:“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我要背法,我也要走出家门讲真相。

我头一天背法只能背一页,外加通读一讲《转法轮》。我想背一页太少了,又想:不能嫌少,就是背一页,一年我也能背一遍。同修告诉我说,背完一段再背下一段,不用老重复。有一天我从上午九点钟开始背,背到下午三点多竟背下了五页,一字不差。我背一遍再抄一遍,就这样,每天都坚持背法,背完抄一遍,四个整点发正念。

背法的这段日子里,我的心性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提高,去掉许多执著心,如怨恨心、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等。我记住师父的教导,只有多学法,学好法,不学法就不行,因为那是法的力量。

开始我不会讲真相,同修大姐就教我。随着学法背法,我突然发现讲真相时说话能量变强了。有一次我到商场讲真相,四个小时讲了十六个人,而且没有给我脸色看的,有的还说谢谢。还有一次我在商场劝退十五个人,回家在等车点看到一位男士一拐一拐的,一问,才四十多岁,东北人。我就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会越来越健康。”他笑着说:“我以前也是炼法轮功的,共产邪党不让炼我就不炼了。”我说:“老弟,赶快回来吧,回到大法中修炼才是你的光明大道。”我问他能不能找到以前的同修?他说:“当然能。”我简单的说了一下我的经历,他上下看了看我,很认真的说:“我一定回来。”我又跟他说了一下大法的发展情况,他很感激的连声说:谢谢!谢谢!

这位老弟走了以后,我又看到前面蹲着一位女士,五十多岁,在看一本书,她说她看的是最好的书。我笑了笑说:再好也不如我们的《转法轮》好!她一听又说了什么反党之类的话。我说:“那是诬陷法轮功。法轮功是佛家大法,是修佛的,修炼法轮功是无罪的,江泽民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是有罪的。我去年才开始修炼法轮功,你知道我的病有多重吗?”我把我的情况又跟她讲了一遍。她惊奇的看着我,急切的问我怎么炼功。我说,我们是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炼,炼功改变本体;学法修心性。她让我给她写在她的书后面,我就写上:法轮大法是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炼,真:就是讲真话、办真事、做真人;善:就是把利益让给别人,不和人争,不和人斗,处处考虑别人,做好事不做坏事,不杀生,要有个慈悲心;忍就是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给她三退,她不假思索的告诉我她的真名。我坐上车离开时,她还在路边一直向我招手,车里的乘客都看我们,可能觉的我们俩怎么这么亲哪!法轮大法在这位众生的心中就象太阳一样亮,让她看到了希望。

在回家的路上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是啊,多好的大法在我们国家却遭受着江泽民邪党的诬陷诽谤,欺骗着多少善良的生命。这时我又遇到一位男士,跟他讲为什么三退,他破口大骂,脖子伸的老长,我走远了他还在骂。我向内找,可能是刚才出了欢喜心,被共产邪灵钻了空子。一想起这事我就特别不舒服,可怜这位大哥生活在江泽民邪党的谎言中,好、坏不分。

失与得的认识

我治病花了不少钱,经济出现了危机,二零一六年年底我去医院把以前肾积水时插的导尿管取出,中午吃完饭一会的功夫,包让小偷给偷走了,里面有银行卡、医保卡、驾驶证等等全在包里,还有两千多元的现金。老伴那个急呀,我说老伴你别上火,破财消灾。通过学法背法,使我提高了对失与得的认识。我是修炼人,对于财的得失我不会动心的,因为师父讲过,业力可能转化成其它灾难。这次破财,要是在我以前的脾气,在这种情况下丢了钱,我会崩溃垮掉的。可是现在我心里装着法,所以在失与得的问题上我很轻松的过了这一关。

我和老伴月收入不到两千元钱,老伴每次去他哥哥那儿不空手儿,非要买点东西拿着。我劝他没事少走动,等过了困境就好了。他不听我的,我是修炼人要守心性,不能跟他吵。我就商量把我们俩的工资各人拿各人的,各人支配,话说到这份上他没再说什么。可过了一个多月他又跟我要钱,说什么汽车加油、这儿那儿的跟我吵,我觉的这不是老伴内心的话啊,我警觉了,师父讲过:“很多事情看似偶然,都不是偶然的。”[3]看来我对利益的心放的还不够彻底,我就把钱包拿到老伴跟前,对老伴说:“钱都给你,我什么都不要,有你吃的有我吃的就行了,是我对不起你,治病花了这么多钱,咱家的经济危机是我造成的,真的对不起你,让你跟着我吃苦受累了。”那时我背法背到第八讲,我用法理又归正了自己。

我这样做老伴反而不要钱了,事隔两天他打工的公司一次发了三个月的工资,一共八千多元钱,我们又添了三千元,一次还清了治病借来的钱。

邻居来串门偷偷问我说:“怎么大哥的脾气好象变了?”我呵呵的笑道:不是他变了,是我变了。以前都是我不好,老瞧不起他,要想改变别人,先得改变自己。我们师父讲过“你要想提高你自己,你得向内去找,在你这颗心上下功夫。”[4]“你向外去求,怎么也求不到。”[4]从此我看老伴顺眼了,老伴就更不用说了,我们现在享受着大法带来的家庭幸福。

谢谢师父给了我这么好的法,谢谢同修给我的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五章 答疑〉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四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