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身边的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在美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今天和大家分享给身边的亲人讲真相的修炼体会。

我和父亲系统介绍法轮功是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刚刚开始时,他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大法的。他和我母亲都很相信科学,对气功等现象有许多怀疑。我给父母读了《转法轮》里“气功与体育”那一节,他们听明白了,并说,“原来体育锻炼是消耗身体,气功则是储存身体能量。”那天晚上我给他们讲了我的修炼体会,我为什么修炼等。他们虽然提出疑问,也表示理解。我们一直聊到半夜,这是记忆中我和父母第一次这么深入的交心。

父亲那时在台湾和大陆工作,每次回美国都要和我谈法轮功。一次,他执意要我陪他坐车去纽约办事,坐车来回十个小时的路上,我给他听师父讲法录音。他很认真的听。我这才明白他为什么大老远的跑回来办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原来是来听法的。没听完的部份,他在回中国的飞机上继续听。我也给了他《转法轮》书带回去看。

随着迫害的加剧,父亲的态度慢慢从理解变成担忧,对我修炼表示担心。有一次他回来探亲,我给他看放光明的真相片,看到迫害惨烈的地方,他落泪了。看完后他对我说:我看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心里很不好受。后来父亲的态度慢慢从担忧发展到反对,给我写长信反对我修炼。那时我辞去常人工作搬到纽约来全职做新唐人,父亲不理解,认为我是在搞政治,他认为修炼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好处,他许多朋友的孩子能力不如我,但生活的都比我好。他认为我为了信仰,放弃了工作、房子、家庭、金钱,变得一无所有。老人心里有落差。

我也给父亲写信,告诉他我的想法。但是我们谁也说不服谁。后来一提起我修炼这个话题我俩就会不欢而散,我心性把握不好时,他急了还会说几句对大法不敬的话。我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讲真相。但是不管怎么不愉快,每次见面他必定要和我谈这个话题。我说两句我的想法他不同意,也不听。后来我就不说话了,只是默默的听他劝说我。

有一次,我做了个梦。梦里我看见父亲躺在一个棺材里,我在门外走来走去。这时来了一群小鬼,要来取父亲的命。但是看见我在那里就不敢靠近,然后它们就走了。醒来后我知道是点化我父亲的状况很危险,只有我能救他。醒来后我不知道该如何救他,但是我发了一念:我不放弃他!

我那时的修炼状态是每天忙于做事,碰到触及心灵的事向内找也很表面。向内找也只是为了自己过关不太难受,敷衍,而不是扎扎实实的在修炼中提高,真正找出自己的问题。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真是浪费了许多修炼提高的机会。后来在新唐人碰到的难题愈来愈多,直到自己承受不住,离开了。

在离开新唐人后我又忙于其它项目,还是很忙。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养了一群可爱的小动物,我每天忙進忙出,忘了给它们喂食。我看见它们饿的愈来愈瘦,可我还是无动于衷的忙我的事,认为它们不会有问题的。有一天我看见它们都趴在地上饿的奄奄一息了,我的心被触动了,难过极了,冲出家门去给它们买食物,没有找到任何的动物食品,我冲去超市买牛奶,希望牛奶能救活它们。醒来后,梦里的那种内疚、悔恨深深的触动我了。我悟到那群小动物就是我身边的亲人,他们期待的食物就是真相,而我只顾自己忙,完全忘了他们。

离开新唐人后,父亲刚好回来探亲。当时我很想去学习礼仪方面的课程,他很支持我从事自己的事业,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去学习。

修炼的路不会因为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离开新唐人后,我遇到许多触及心灵的事情,躲也躲不过去。别无他路,我开始一点一点的修自己,主要是从心性上扎扎实实的提高。如果说消病业是身体上的承受,那么去执著心就是一个心里承受的过程。比如,要去争斗心时,争斗心给推到表面要消去的时候,心里想争斗的感受是非常强烈的,挥不掉,压不下去。控制不住你就会被它带动,那样你非但没有消灭它,还加强了它。要想去掉它,必须主意识非常清楚的排斥它,消灭它,分清它不是自己,在强烈的正念作用下,它会很快消灭掉。但是这个过程,心理上的承受和精神上的压力是很大的。因为执著心在另外空间是一座大山,要去干净,是要吃苦的,也需要一个过程。常常是花几天时间努力消灭掉一个执著心后,很快又会上来一个执著心要去,而中间师父会让我短暂的感受没有那个执著心的美好状态。这个状态虽然短暂,但是莫大的鼓励了我,使得我有勇气去消灭下一个执著心。有那么几个月的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在这样不停的去执著心。除了工作时间之外,其它所有的时间,包括走路、吃饭,每时每刻都在磨炼着。那段时间里,我学会了怎么修自己,明白了什么是修炼。

那段时间之后,我的修炼有了起色,父亲的改变就是从我修炼提高开始的。父亲又来美国探亲,他要我带他去店里买个iPad,那时iPad刚刚出来还比较新鲜。结帐的时候,我拿出信用卡执意要付钱。父亲很吃惊的看着我,在他眼里,我辞职后一直没有稳定的收入,经济状况不好,他从来都不会让我破费给他买东西。我诚恳的说: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提到“百善孝为先”,我是一个修真、善、忍的人,修善必须要先做到孝。这方面我以前做的不好,您为了支持我的事业,出钱给我去学习礼仪。虽然我赚到的钱还不多,但是我首先要用自己赚来的钱来孝敬您。这个iPad我一定要买给您!

父亲听完后很感动,就让我买下了这个iPad送他。虽然是件小事,但一下子把我和父亲之间的距离拉近了。父亲拿着这个iPad骄傲的告诉他的朋友们,他来美国,女儿送了个iPad给他。虽然那时父亲反对我在新唐人长期做义工,但是他对新唐人还是很关心的,几乎每天都要看新唐人。

几天后,我安排了一个比较会从政治角度讲真相的同修和父亲吃午饭讲真相。这位同修一一解开了父亲很多疑问。后来父亲又接触了好几位同修,有各个年龄层的,他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学员个个都是好人,而且都是非常聪明,有头脑的人,不像共产党宣传的那样。父亲了解了新唐人的情况后说:新唐人的条件虽然艰苦,但是每个人都充满活力和干劲。这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那一次的经历彻底的改变了父亲对大法的态度。他每天早上看新唐人播出的《九评》,自己还主动将《九评》带回国。父亲是非常愉快的回去的,他觉得他的女儿修炼大法变得很孝顺了,修炼大法很好。

过了一些时候,父亲又回来了,那时我已经从新回到新唐人上班了。一次,父亲当着几位同修的面谢谢我,他谢谢我多年来的努力,对他不放弃,让他明白了真相。我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曾经反对我修炼,反对我参与新唐人的父亲现在有这样的变化。那以后,他在我家里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和我一起炼功。再后来,父亲有幸见到了师父,就这样他慢慢的走入了修炼。

回想这个过程,好像是水到渠成,一切都发生的很自然。但是,父亲真的变了。这种变化是因为我修炼中真的提高了。我的心变了,我周围的一切也就变了。

虽然父亲的变化很大,但是修炼上好像是有一搭无一搭的。每次父亲回美国都迫不及待的去拜访几位他认识的同修,每次这些同修都会告诉他一些修炼的事,每次他也表示要好好的看书。可是等他一回去,又回到常人的凡事中去了。我有时会想他已经明白真相了,也认同大法了,是不是这样就可以了?不用太操心叮嘱他修炼呀?我不知道该花多少时间在帮助他修炼上,因为我觉得那要花费功夫的。

很多年前我也带他看过两次神韵,那时他也不太明白真相,看完后有很多意见。我总想再带他看一次,可是没有机会。今年父亲早早的告诉我,他要来纽约和我过生日。他从来也不过生日,今年怎么突然要过生日了呢?后来我一看日历,发现他过生日那几天刚好是神韵在纽约上演的日子,原来他是来看神韵的。当我在飞机场接他后,就在心里盘算怎么和他提看神韵的事,可是我一路上没有勇气告诉他,因为他以前对神韵的态度使得我心里发怵。那天一直到晚上,我都没有和他提看神韵。看着自己那颗忐忑不安的心,我知道这背后有一个很大的执著。

那天晚上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在第二天早上把这个执著挖出来。当我发现那是好面子的心,怕被家人不理解,怕被拒绝的心,这里还掺杂着对家人的情,还有对救人这件事的冷漠。看到自己的执著,我心里很难过。迫害初期,我积极的和家人亲朋好友讲真相,那时候什么观念也没有,就是讲大法如何好。多年来随着正法形势的突破,我却很少和家人主动讲真相了。家人聚会时我好像很难提起,自己都觉得难张口。那天晚上我流泪了,我和师父说我一定要在这个问题上提高上来。

第二天早上,我和父亲堂堂正正的说看神韵的事,结果他没有任何意见。父亲看了神韵,过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生日,还在生日那天,第一次参加了集体学法。又在几个星期后,写下了第一份修炼心得。

在那段时间里,我经历了很多和常人过心性关的事,有的真是剜心透骨。师父点化我,他们都是和大法有缘的生命,但是在我面前表现出来的各种古怪行为,有的甚至到了不讲道理、欺负人的地步,我觉得太委屈了,救他们太难了,有时想放弃。但是我又清楚的知道那是我的责任,作为修炼人不能放弃。我该怎么办呢?

通过学法和实修,我慢慢发现,身边不修炼的亲人都是不同寻常的生命,他们都和大法有缘,是应该得法的,但是他们都有一个严重阻碍他们得法的致命弱点。有的情太重,不理性。有的自以为是,太固执。有的事业心太强,有的人控制欲很强,什么都要说了算。而他们表现出来的这些阻碍他们了解、接近大法的人性弱点,恰恰都是我修炼中比较主要的人心,执著。我在需要去哪个人心时,一定让那个在这方面有缺陷的生命表现出这方面的问题。比如,我需要修去情时,那个情重的常人一定也会在这方面出问题,然后表现出来给我看。我不修去自以为是,那个有自以为是毛病的常人就表现出自以为是。我做事心强,我身边的人表现出来也是做事心强。我只有修去情,修去自以为是,修去做事心,阻碍他们接近大法的因素才会解体,他们才能被救度。我非但没有修好自己,还反过来埋怨他们情太重,太自以为是,太执著常人事业,甚至以自己忙为借口,想放弃他们。可是,他们真的是为我而来,为了让我提高而来帮助我的生命呀。明白这些以后,我对实修对救人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我绝不能留着执著耽误众生得救,我们的修炼绝不是为了自己的圆满,是和救人相关的。

明白了之后,我在修炼上比以往更严肃了。在我心里不平静时,我和自己说,关掉所有的人的感受,只留下向内找的机制。看到一个人心、执著,给自己两个小时马上去掉。两个小时之后,又会来另一个执著,又马上去掉,我绝不给人心、执著任何留在我空间场的机会。因为那意味着众生不能被救度。我感到自己像一块烙饼在火炉上两边翻来翻去的不停的被煎烤着,那个过程很艰难但是非常神圣,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鼓励着我,成就着我。我相信另外空间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表面上看不出来,我还是照常的工作、生活。那段时间真是像坐火箭一样往上冲。

修炼快二十年了,我这才明白什么叫向内找,怎么才算是实修,如何闯关,开始体会到什么是佛恩浩荡。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们修炼中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我们在修炼中想成就什么都是我们自己说了算,但是都是师父给做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修好自己,同时不要放弃该救度的每一个人,珍惜他们,就像师父珍惜我们一样。

以上是自己一点粗浅体会,不当之处请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