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怨气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一日】今天我们在这开小型交流会,我主要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与分享近半年多来生命在法中的升华、体会到向内找是法宝、大法显神奇。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这几年我一直做营救项目,经常和协调同修在一起交流和切磋营救中的事,久而久之,我也顺理成章的也成了协调人了。但我知道协调人责任重大,我要在这个环境中好好修自己,过程中怎样使自己的语气、善心容在一起,和同修协调好,共同助师正法。救度世人。

有一件事我做的非常不好。作为老学员对不起师父慈悲苦度,由于执着心挡着,只是从表面上找问题,不能深入向内找,暴露出我魔性的一面。在二零一五年我地一同修被非法开庭后,提出上诉至中级法院。那么营救同修的事也得跟上,协调人把参与一审的同修找来,大家坐在一起,找出一审存在的问题,讲真相、或写真相信,可一直人员没凑起来,是因为没人去组织。协调的同修也很着急,怕误事。就在协调同修学完法后我说我去吧,因一审的过程中我有时也参与了,协调的同修没吭声,我想可能是我当时也有个营救项目,不能离开,其实那个项目还有两位同修,也接近尾声。当时我也没多想,更没有向内找这是为什么,第二周在一起学法后又说起此事,我说我去吧,协调的同修无奈的说:有同修提出你发正念老倒掌,叫我别再叫你跑事了。我听后感到很没面子,自己主动提出的事又不被采纳,一提倒掌的事就冲击心肺了,心里很不是滋味。甚至心里还猜疑这话是谁说的,心里产生了怨气。与同修形成了无形的间隔。觉得自己没错,我不是在主动补充吗?

过了一段时间,协调的同修叫我去县城交流学法之事,我说我不去。我问自己为什么不去,我想不是不叫我跑事了吗?我就生气了。就在这一瞬间,我想到师父说:“那些一气之下不学法、不炼功的是与谁斗气?神?师父?还是你自己?一时过不去是可以理解的,长时间过不去的就是严重的违约与不干正法中应该承担的那部份,就会影响总体進程,这在神来看就是最严重的。”[1]用大法一对照,我赶紧说:师父,弟子错了,弟子一定去。

我想到,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应该冷静的想想自己了。长期以来,就爱听好话,听到好话,脸上象一朵花一样开放,听到不如意的话,脸上马上就阴沉沉的,心中还嘀咕。这一次心中产生的怨气是因为自己的意见没被采纳,怨同修说我倒掌之事,向外找、向外求、向外看。用常人心对待。失去了师尊安排的一次又一次的修心机会。而且使自己变得狡猾,提醒自己少说话。从师父讲法中我知道修炼的人碰到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没有想一想为什么没去成呢?表面上是为法,实际是干事心,把干事当成了修炼。为什么发正念会倒掌,就是跑的事多了,脑子里装的事多了,最严重的觉得自己行,总是把我摆在第一位,我行、我能。把师父把大法摆在何处,这不仅是执着心的问题,而是根子的问题。把自己看的高于大法了,这是多么危险啊!当干事心、虚荣心受到冲击时,不被采纳时,就产生了怨气。怨气是怎么产生的呢?就是在平时不修自己。遇到不顺心的事不向内找,怨气也是一种物质,一次一次的堆积,一次一次的堆积,最后积攒多了。一碰就炸,谁也说不得。

师父说:“如果在极其微观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个执著的东西形成的物质是什么?是山,巨大的山,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动不了它了。”[2]

我懂了师父讲法的表面内涵。我再往下找,怨气来源于自我,我的自我这颗心,都形成自然了,觉察不到了。强势、压人。在证实法中做了自己该做的,觉得了不起,在难中闯过来了,也觉的了不起,忘记了师尊的看护、忘记了同修的帮助。我悟到:我有多大的执着心,就得有多大重锤来敲我。我才能冷静的想想自己。在此,我感谢提出我倒掌的同修,无论是直接的、间接的,都是为我好,使我找到了根本的执着——执着自我。我再往下想,我的自我、干事心、从小姑娘时就形成了,父母一有事就叫我去办,父母夸我,我在幼小的心灵中养成了爱听好话的习惯。还有邪党的强势,天老大,它老二。邪党的邪说理论的灌输,随着年龄的增长,年复一年,这种物质积攒多了,一听到不符合自己的心愿就不爱听、就怨这怨那。自我又来源于哪呢?我知道了自我是旧宇宙的属性,来源于私。我心中的自我,还有其它的执着心也是一样,在生命的最本质上,就是扎在旧宇宙的根。我们只有修成无私无我,才能从旧宇宙连根拔出来。我一定去掉这些执着心,不积攒这些不好的物质,修好自己,和同修配合好,共同救人,助师正法。报答师恩。

由于我向内找,我又从去年11月份每天去一个学法组发一个小时的正念,请同修帮助我看倒掌了没有。如遇到不顺心的事,首先警告自己,不允许指责同修,修自己,做项目遇到不顺的事,不往前顶,而是修自己。不论做大小事,问自己是否用最纯净的心来证实大法。还是利用大法来成就自己。用法来归正自己,每一个执着一出来很快就能认清它并清除掉,最多不会超过两天就能找到执着心的根源,把它连根拔起。长期以来发正念倒掌、迷糊。学法有时也犯困。现在基本上发正念不太倒掌了,也不太迷糊了,学法也不太犯困了。在此我感谢帮助我的同修及提供环境的同修,心性提高很快。我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我的右腿弯坐时间长了,起来时不能马上就走,夜间醒来时,不能马上起来,需要活动活动再走。已有两年多时间了,有一天我忽然发现腿什么事也没有了,站起来就能走,还有今年大年初一早晨打坐时,我看到我的右腿上象铅笔那样大小的圆,皮肤在往外抻,越抻越透亮,一下从透亮的地方窜出一个小柱子来,有两寸多高,然后就下去了,皮肤恢复正常。是黄白色的,我知道是师尊鼓励我。我知道是师尊给我拿掉了象顽石一样的败坏物质。

总的体悟是,修炼的人遇到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无论是谁指出自己的不好,那一定是自己错了,无条件的向心里找。我对师尊说的“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3]这段讲法有了新的领悟。是师父用同修的嘴来说的,一定要认真对待向内找,修去它,心中不执着自我,完全溶入法中,才能时时与师尊同在。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致欧洲法会〉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