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我们娘俩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五日】在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十七年中,我的生命被重新塑造。因此,我能待非亲生女儿亲如己出。写出亲身经历,愿有缘的朋友们在人生遇到挫折、矛盾与低潮时,能记得: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力量,从法轮大法中修出的无私与纯善,能使一切归于美好。

(一)

我出生在农村,性格倔强,初一就失学。为什么?那是一九七六年九月,我十三岁,刚上初中几天,有一节政治课之前,我的笔帽掉了,我弯腰去捡时碰到旁边的女同学,她与我吵了起来,这时政治老师来了,问我:“你家什么成分?”我答:“富农。”他说:“怪不得呢!成分不好,今天伟大领袖×××逝世了,你高兴!”然后就批判我。

我回家后就决定不去学校了,父母、哥姐、老师谁劝,我都不去。从此我帮助家里干活,地里屋里的活都能干得井井有条,闲时自己看书学习。

倔强的性格从出生开始伴随我三十多年,一路经历了种种坎坷。

(二)

转变发生在一九九八年。那年年底,我结婚了,同时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丈夫以前离异过,自己带一八岁女儿晨晨。

晨晨聪明顽皮,不爱吃饭,我经常抱着她吃。有一天,她看着我说:“你这么好,长得还挺好看,就是比我爸大一岁。我没意见!”我觉得这小孩挺有意思,心想:她妈妈离婚了把孩子扔下了,孩子多可怜,我当后妈一定好好当。

结婚第六天,我弟弟来给我送衣服,晨晨围着我一口一个“妈”叫着,我弟弟走了,晨晨马上问我:“今天我没露馅吧?刚才我一直管你叫妈,没管你叫姨,是吧?”意思是叫妈显得多亲热,让我弟弟看了放心,毕竟嫁了一个带小孩的人家嘛。当时我很吃惊:这小姑娘心眼这么多。

之后的事情就越来越棘手了。平时丈夫在外面上班,家里只有我和晨晨。一天,晨晨问我:“我爸每月给你多少钱?你花了多少?剩了多少?”还告诉我要攒钱。最后,她竟提出她要当家理财!我觉得又吃惊又好笑:“你这么小,连个身份证都没有,怎么理财?人不大,心思可不小。”

后来的日子,她就经常与我闹。一天,邻居悄悄告诉我:“晨晨可不是一般小孩,从小就厉害着呢!”给我讲了很多晨晨任性、无理取闹的事。我笑了笑说:“我已经结婚嫁到这家了,现在告诉我这些有啥用呢?我修炼法轮大法了,尽力做好吧。”

我知道要按真、善、忍去做,经常对自己说:“这小孩的脾气已经被惯成这样了,我不能和她一样的,相遇就是缘分,我要结善缘,善待她,容忍她,就把她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吧,用法轮大法教导的做人的道理与她相处。”

中午,我到学校给她送饺子,她发脾气:“我不想吃饺子,我要吃包子!”我给她拿桔子,她要苹果。白天我俩在家,我中午给她吃馄饨,她哭闹着说不爱吃馄饨,就是闹。我就说:“我也不知道你今天不爱吃馄饨呀,下次不吃了。”

结婚三年后,晨晨有了小弟弟(我生了个男孩),姐弟俩相差十一岁。我对晨晨更有耐心了。

与以前的自己相比,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我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了,不任性了,不固执了,很善良了。可是与真、善、忍对不同境界的修炼者的要求相比,向上的路没有止境,那条路要求更加宽容与纯善的境界。在这条路上,我有做好的时候,也有难以把握的时候。

晨晨初中毕业时,看好了一个书桌,要买。我定好了第二天给她买。前一天下午,她要我陪她去看书桌。那天下午我把她小弟弟从幼儿园接回来,她小弟弟睡着了。到了晚上,晨晨坚持要我陪她去看书桌。我说:“小弟弟睡着了,不能把他自己放屋里。今天晚上去了也是只看不买,明天直接去买就行了。”晨晨大发脾气:“小弟弟睡着了也能去,以前我妈打麻将不回家,就经常把我自己扔家里。”

她越闹越厉害,说着说着过来搥我后背一下。当时我正在床上抱着她的小弟弟,心想:这不是无法无天了吗?还敢来打我,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得制止她。我把孩子往床上一放,下地按着晨晨的胳膊说:“你这孩子怎么还动手打大人呢?”晨晨哭着一下就坐地上了。这时她小弟弟被吵醒了,说:“妈妈,你打姐姐了。”我说你姐姐先来打我,我没有打姐姐。儿子说:“我没看到姐姐打你。”他刚才睡着了,是没看见。我看我是有理也说不清了。这时我猛然想起:我是修炼人啊,还得善,还得忍啊!

晨晨与我闹,我从来不和她爸爸说,都是事情过后与晨晨本人心平气和地善意交流。有时她故意不服气,我就问她:“明天我把咱俩这事与你同学说一说,让你同学看看谁有理。”晨晨马上说:“你要去说,我就不活了!”

渐渐的,我发现晨晨在变化,她会承认错误了,不再一味地争斗了,她闹过之后会对我说:“妈,对不起,我错了。”

当然她有时还闹,她闹我就把她哄好,也不生气。我能感到自己的心越来越宽了。有一次,晨晨让我给买好多习题册,我说买了你可要好好学啊!她又开始闹,对着楼上房顶方向哭,故意让邻居听见,也没眼泪,一边哭还一边吃花生。我逗她:“干打雷不下雨,叫人听听后妈气你啦?”我该给她做啥还做啥。她闹了一会就停了。

有时我在家给她焗头发,她一会说这样不行,一会说那样不行,一会又说我把她的长头发弄疼了。我就与她逗乐,对她小弟弟说:“你看,上美发店一声不敢吱,还得给人家七十元。她妈妈给弄,一分钱不给还挨说。”

我家的生活条件并不好,因此我与晨晨的爸爸结婚以来,从来不吃零食和贵的东西,都给晨晨吃。比如晨晨要吃锅包肉,我就单独给她做一盘,我不吃,上外面买东西,我也是只给她买。那时她小弟弟还小,不能吃,后来就给两个孩子一人买一份。有一次,她上同学家,同学的妈妈和她们一起吃东西,晨晨好奇地问:“阿姨,你也吃这些啊?”同学的妈妈问怎么啦,她说:“我妈妈从来不吃。”这是后来同学的妈妈给我讲的。

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多,我感到我们与亲生的母女已经没什么区别,晨晨虽然当面没说什么,但是她从上大学到现在毕业工作,遇到的烦恼都与我说,有时她问:“妈,你是怎么与人相处的啊?这么多人与你关系都这么好。”我就给她讲从真、善、忍中领悟的道理,她也觉得有道理,有时又矛盾地说:“可是在这个社会里,你不横一点儿不行啊,人家欺负你啊!”

我告诉她:邪党宣传“假、恶、斗”,可这能解决什么问题呢?只能使人心越来越冷漠,社会道德越来越低下,最后人人都是受害者。人生活在天地间,遵循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才会祥和美好,昌盛不败,不信你长远地看一看。

晨晨表示认同。有一次,晨晨与我哥哥的女儿小霞玩(小霞也有个后妈,不开心的事情很多),晨晨对小霞说:“你没有我命好,我有个好妈。”

(三)

二零一五年,丈夫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警察来抄家,也把我绑架了。我姐姐到我家帮助照顾孩子。那次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多天。姐姐过后对我说:“你被绑架后,晨晨十多天没上班,白天到公安局、检察院要人,还要请律师,晚上天天哭。你回来了,她也不哭了。”

我后来得知,晨晨在我被绑架期间,与派出所警察、检察院人员讲了很多。她告诉警察:“我并不是我妈妈亲生的,但是我工作都放下了天天来要人,为什么?就是因为我妈妈修炼法轮功,她才能在十七年来对我这么好,比亲生的还亲。你们怎么能因为她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而绑架她呢!”

她给警察讲了很多我们之间的故事,那些事情有些我都不记得了,没想到晨晨一桩桩一件件都记着。虽然她这些年时常与我耍脾气,但是她是知道善恶好坏的。符合真、善、忍的事物,都留在了她的心底。

回想我们共同度过的十七年岁月,我淡忘了其中的许多事,因为我觉得那些事情对一个母亲来说很平常。对于一个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来说,我的心是真诚的,是善良的,自然就应该那么做。而在十七年的岁月中,在晨晨的记忆中留下了许多感人的故事,如今她把这些故事讲述给警察、检察官、律师,使这些人见证了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美好。

检察官到看守所提审我的时候,对我很尊敬、同情(警察和检察院人员知道搜到的许多真相资料都是我做的),检察官开始就说:“你家的情况我们都了解了,你女儿与我们讲了很多。”还暗示我不要回答有关的例行非法提问。然后检察官在一些提问笔录上写道“不语”,又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要求释放。检察官记下之后说:“你三天听信儿。”三天后,我被释放了。

之后,我到检察院去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一位检察官说:“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哪,都是冤案。”他表示,每个案子在他手上只有七天时间,他会尽自己所能,默默帮助法轮功学员的。

我又给绑架我的派出所所长讲真相。我知道他以前抓当地法轮功学员,还威胁取消学员的工作。我们给他邮信、打电话讲真相,他都不接受。这次我真诚地告诉他不要听信中共谎言,以及退党团队保平安的消息。

所长听后,突然对我说:“我姑不是我奶奶亲生的,我奶奶待她很好。可是那是一百年前的人了,现在很难找到像你这样的人。”然后讲了晨晨来找他要人的事。晨晨给所长讲了我们娘俩的故事。所长说:谁想说服我,谁的言行得叫我服。还说他家人是信主的,没让他信服。我问所长:“你已经知道了法轮功是好的,我帮你在海外退党网站声明退党,好不好?”并真诚、坦率地对他说:“退了邪党,你善的一面就出来了,以前你不善。”所长说:“行!我答应你了。”

现在,我还在给当地警察讲真相,经常去派出所。其他警察看所长对我态度好,他们对我也很友好,有时在派出所里没有监控器的地方,还与我说心里话,把他们生活中的烦恼告诉我,我就用真、善、忍的法理给他们一个最好的答案。我发现,现在很多警察的本性还是善良的,是中共邪党谎言的灌输,使他们在工作中、在所谓的“执行上级命令”中迷失了。

有一天,我梦见出门找孩子,找来找去,那位派出所所长是我的孩子。醒来后,我若有所思。其实,作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我能对非亲生的女儿视如己出,没有抱怨,没有怨恨,我对被邪党欺骗的芸芸众生,包括警察,又何尝不是如此的心态呢?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善良与慈悲超越世俗名利,唯愿以善念唤醒世人,希望可贵的生命有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