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修路的老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我家住的地方是市郊的菜农居民区,村上的柏油路年久失修,坑坑洼洼,七叉八叉的土路更不用说了,不但坑洼严重,而且泥泞得很,雨天、雨后、雪后,连推辆空自行车都推不动,走不了几步大粘泥就把车轮烀住了。

我想,这事我来做,修炼人不首先应该是好人吗?大法师父也教我们要为他人着想,于是我决定修路。

超泥的土路我要做三道工序:第一,要用建筑垃圾的硬块把坑洼找平;第二,用土覆盖找平;第三,用炉灰焦再找平覆盖,这样路平了,雨天就会畅通了。可是这三道工序的难处有多大,开始是想不到的。建筑垃圾硬块容易找到,可土和炉焦子是得花钱买的,有料去填坑时,刚停下车还没来得及卸车,对面来车了,窄路无法错车,又得拉走找到错车的位置。为此不得不在深夜中施工。

村上的柏油路怎么修呢?我用同样的柏油路沥青料来填补。哪里有这种料啊?找到了!每年市内都要新修马路,施工时, 一些多余的沥青料和裁减掉的柏油料就在马路两边扔着,是要丢掉的。我就及时把它们拣回来积攒起来,然后在高温天用来修补村里的柏油路。修补柏油路,越是高温天效果越好,料软容易摆弄,效果好。当然,干活时,一个白发老人,汗水涟涟,衣服象浸水一样粘在身上,这种形像让路人瞩目……

村上主路修好了,多条土路修好了,到现在我整整坚持了八年之久。由于我一边修路一边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大家自然就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背地里人们都管我叫“法轮功”,“义务修路的法轮功”。

一天,有个人坐小车经过我村,看到我在柏油路上填坑补缝,就下车问我叫什么名字,电话号码?我就把房东的电话号码给了他。

有一天房东来找我说交通局找我有事。我去了才知道那个要我电话号码的人是交通局局长。他有两次经过我村时都看到我这个老人一个人在修补村上的马路,所以就把我叫去了。

他说要送我些礼物,并要制作节目上电视。让我订一下哪天在哪个部位修路,让记者去现场采访。

我说:“谢谢局长,我不要礼物也不上电视,你也不可能做到。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你敢在节目中说这是大法弟子在修路吗?”他很惊讶,然后说:“我们不提法轮功不行吗?”我说:“那不行!我不想要常人的名誉,再说如果我就是个常人,我也不会做这件事情。”

我告诉这位局长,我现在已经七十岁了。我曾得过两种癌症,大夫宣布我没救了,活不了一年了。于是我修炼了法轮功。学炼法轮功只两个礼拜,我就全好了。我现在比年轻时还能干。是大法师父让我做好人,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才这么做的。今天我来了,别白来,有两件大事得告诉你:一是,告诉你大法真相,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住了这九个字,有灾难时诚心默念,立即见神奇。法轮大法师父不看人从前的过错,只要诚心认同大法,默念就有效。你要能“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就更平安了。二是向你反映一下群众的意见:这村上柏油路都破损到这样了政府也不管,人们都说,这钱都让当官的给贪污了。您当这个局长,听到老百姓这些话感到心安理得吗?

不久,修路队的工人来了,把村里的柏油路连续压上了两次厚厚的沥青料,比中央大马路还光亮呢。村民们也都知道了这事的原委。

村里园田地的路没人修,其中有三十多户共用这条路,坑洼难行,谁也不修。一个村民找到我(他是这个片的片长)让我修,说:“我是片长,我负责给你凑钱。”十几天后我就把路修好了。我不让片长凑钱,我说我一直是义务修路。

这三十多户村民见到我不说别的,只喊:“法轮大法好!”都是用“法轮大法好”跟我打招呼。他们当中有的“三退”了,有的还没有“三退”。我就问:“你‘三退’了吗?”“我退了,我认识你之后,才同意让别人给我退的。我要不认识你呀,真不知道大法这么好。谁能做到你这样?”

在修这条路其间,我车停在哪儿都有人往车里装东西,如:蔬菜、水果之类,也不知道谁送的,他(她)们也不想让我知道。

开始修路时,我是用人力三轮车,土名叫“倒骑驴”。后来我买了个二手电动三轮车,效率高多了。我把这三轮车装饰成大法真相宣传车,一边修路干活,一边向人们介绍大法。车体的后档板上写的是:“高瞻义务修路”,附上电话号。车的左侧是:“绝症逢生不忘恩,恭行‘真、善、忍’,无私无我爱众民,慈悲筑平安”;右侧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救大天机,不看从前善与恶,诚念即见喜。”

村里人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派出所自然也知道。那他们是怎么对待我的呢?

住地派出所的片警知道我的房东招了个炼法轮功的租户,就通知房东撵我走。村干部得知消息后就把我的事情介绍给片警。片警就不再撵我了。大法弟子控告江泽民大潮兴起后,片警来到我这里,向我道歉说:“你在这里给这一方带来了福份,我撵你村民是要抗议的,你就好好在这住吧,你可不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