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冤狱九年 沈阳市齐向儒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沈阳市康平县法轮功学员齐向儒,因为信仰真、善、忍为原则的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非法判刑九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冤狱九年,美好年华在狱中的酷刑、奴工、“转化”迫害中度过。

二零零七年,由于在女子监狱长年做苦力,超负荷的劳动,齐向儒的身体被迫害得非常虚弱,下身流血不止,医院检查结果是子宫肌瘤。即使这样,狱警仍不让她休息,不让她睡觉,还要罚站到深夜。

二零零九年的一个星期日,齐向儒被叫到办公室,一句话也没说,恶人就开始电她,专选脖子、后背、手、脸等敏感部位,脖子和后背起了很大一片泡,大约电四十多分钟之后,直到电棍没电。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齐向儒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状》,起诉这场长达十六年的迫害元凶江泽民。

法轮大法带给她幸福

齐向儒,女,五十三岁,家住沈阳市康平县,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如饥似渴地学法、炼功,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以前的多种疾病如骨质增生、鼻炎、肾炎等不翼而飞。

曾最为让她痛苦的是腰椎骨刺往里增生,直接影响坐骨神经,她曾经去过好多医院,各种办法都想了,也没见效,干不了重活,非常痛苦,原来单位有些扫雪、晒粮等活,她总是出工却不出力。学大法后,齐向儒身体好了,活干的也多了,总是乐呵呵地抢着干活,什么都不计较。

那时她每天上班,她首先把办公室的卫生打扫干净,然后把四楼走廊和窗台打扫干净,每天如此,没事了,她静静地看书、抄书。她们科长逢人就说:“这学法轮功太好了,人都这样不争、不斗、不斤斤计较,干活任劳任怨真好!”好多年过去了,有人提起她,她们科长还说:“太好了,法轮功真好。”

是啊,修炼法轮大法后,真、善、忍教会了齐向儒做人的道理,使她的生活充实、快乐、幸福。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民众的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齐向儒也屡次遭绑架、非法关押,以至九年冤狱。以下是齐向儒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遭受迫害的事实

我在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去辽宁省政府上访。结果,警察连推带打,把上访的众多法轮功学员一个个推上事先准备的大客车上,拉到据说是东陵区体育场。警察要求每个人说出姓名、地址。第二天,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准备去北京上访,一路上到处是警察,他们随时搜身,查身份证,进不了京,回家后,我就成了单位的重点监控对象,每天上下班有人跟着,没有人身自由。压力很大。

一九九九年十月五日,我看到大法被诬陷,师父被通缉,再次去北京上访,为师父讨回清白,还大法清白,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后不几天,还没等去信访办,就被警察绑架了,然后被康平县公安局劫持到沈阳市第五行政拘留所。十月三十日,我被转到女子自强学校(关押卖淫女的地方),非法关押二个月后,十二月十五日回到家中。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六日,镇南派出所的几个人闯入我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搜查,翻出了一些大法书和真相资料,之后,把我绑架到镇南派出所,要求我说出资料的来源,我拒绝,然后他们就录像造假,我不配合,他们就强制录。后来我趁警察不注意,从派出所走脱,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我走脱后,警察绑架了我修炼的姐姐,并非法拘留十五天以便交差。)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三日凌晨三点多钟,康平县东关镇派出所将我绑架到沈阳市看守所,被关押了六个多月,绝食六十八天(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二日至九月二十八日),这期间,警察将我绑在死人床上强制灌食,他们灌食不是怕我有生命危险,而是为了折磨我,有一次灌食我呼吸困难,甚至要窒息了,这时旁边穿白大褂的人还说:“没事,你看她脸色有红是白的,灌!”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我的体重由原来的一百二十多斤降到八十多斤,身体已极度虚弱。九月三十日,康平县法院非法提审我、孟玉华(女)和邵大伟(男),用一个面包车把我们三人拉到沈阳市看守所附近的一个苞米地里偷偷地非法宣判,我们三人分别被非法判刑九年、十三年半、七年。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四日,我被非法关押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八大队四小队,警察罚我坐小板凳(长约三十厘米,宽十厘米,高二十厘米),坐了三个多月臀部都坐烂了,之后我只得要求干活(警察要求,思想不转变是不能干活的。干活也非常苦,但比起罚坐小板凳要轻松一些)。每天出工早六点半,收工二十三点,但很少正点收工,一般都要加班,经常是连轴转,每天只睡很少的觉。

二零零七年,由于长年做苦力,超负荷的劳动我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来例假不走,流血不止,去医院检查,说是子宫肌瘤。这时又换了队长,她强迫我转化背监规,不背就罚站,罚打扫厕所,别人休息,不让我休息,别人睡觉,不让我睡觉,每天晚上收工回到宿舍,开始罚站一直站到二十一点三十分,星期日就得从早上七点站到晚上七点,挑起仇恨,只要我不背监规,就不准许全监室的人看电视,每天以产量低为由把我叫到办公室电击、罚蹲、罚站,经常当众辱骂、羞辱,强制我看电视片,内容是某某、某某某等是怎么样转化,怎么回家的。

二零零九年的一个星期日,小队长把我和另外两个刑事犯叫到办公室,进屋一句话也没说,就开始电,专选脖子、后背、手、脸等敏感部位,脖子和后背起了很大一片泡,大约电四十多分钟之后直到电棍没电,然后强迫继续干活。二零零八年,丈夫被迫提出与我离婚。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经历了九年冤狱被释放回来。我被迫害的详情,请见明慧网报道:《辽宁省康平县齐向儒历经九年冤狱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日,康平二牛派出所配合沈阳国保大队又一次把我绑架,没有任何理由把我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二十五天后无罪释放。

我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在中共对法轮功近十六年的迫害中,被非法关押近十年,我们修炼真、善、忍,我们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何罪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