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修口”的再认识

更新: 2021年09月1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四日】未修炼时,说话很随便,不管有用的、没用的、好听的、不好听的、捧人的、损人的随口乱说,有时得罪了人家还不自知。那时,我妻子也给我指出,我却不以为然,依旧我行我素,逞口舌之快。别说是大事,就是一句话谁也别想讨到便宜。

自从一九九七年学了法轮大法后,才逐渐的对师父讲的“修口”有了一点认识,才明白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是有标准的。

师父讲:“我们张口讲话,都按照炼功人的心性去讲,不说些搬弄是非的话,不讲些不好的话。作为修炼的人要按照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应不应该说这话。应该说的,用法来衡量符合炼功人的心性标准就没有问题,并且我们还得讲法、宣传法,所以不讲话是不行的。我们讲修口,是常人中的那些放不下的名利与修炼者在社会实际工作中没有关系的;或者同门弟子中互相之间扯一些没用的;或者由于执著心指使显示自己的;或者道听途说传一些小道消息的;或者对社会上其它一些事情谈论起来很兴奋、很愿意说的,我想这都是常人的执著心。在这些方面我觉的我们应该把口修一修,这是我们讲的修口。”[1]

从此以后,我努力克制那些不好的念头,那些尖酸刻薄、讽刺挖苦的话,到了嘴边我就赶快把它咽回去。言为心声,我意识到党文化毒害太深了,就经常看《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等书籍,才知道这些不好的东西的来源,是从小被潜移默化的党文化灌输毒害形成的,才知道用正念破除它。

“心怀莲花、口吐芝兰”,我认识到这是由于我的内心还存在邪恶的观念而导致的表现,我一定要坚定的清除它,直至达到法的标准。

后来,有很多人也说我变了,说话少了。前几天,突然发生的一件事,使我明白,我还差的很远。

前几天,儿媳妇和我说,我儿子在外面酒场上说话很无聊,让人感觉胡说八道,弄得人家很不舒服,甚至伤心难受。我听到后有些生气,想教训教训他,但是转念一想,自己何尝不是这样,他的表现,肯定是在提醒我什么。于是我静心的梳理了一下,自己近一段时间也说过一些过头的话,语气过于严厉,表情过于阴沉。有同修也给我几次提醒,现在才认识到,是该彻底修正的时候了。

我和儿子从对师父法理的理解上、从传统文化方面心平气和的深入做了一次交流,使他认识到自身存在的问题和不足,收到的效果是好的。

法理清楚,思路清晰,口才表达力好,这是大法赋予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能力。我们应该正用,用来讲真相救度众生。所以有时碰到有缘人,他们就说:你说的我愿意听。我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多和同修交流,以达到共同精進、整体提高。

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