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走出魔难

更新: 2021年09月1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四日】二十多年的风雨修炼路上,虽经历很多魔难,但在师父的保护下坚定的走了过来。虽然三件事一直在做,但是近期放松了自己,没有重视修心,被旧势力钻空子,出现了病业关。我很后悔没有真正学好法、实修自己,把做事当成修炼。经历了这次魔难,让我认识到修心的重要。

在六月的一天,我坐车上,突然感到右眼迷眼了,当我回到家感觉右眼摩擦有点痛,照镜子看看右眼睛有点红,就指着眼睛说:灭了你,不许红,不许痛!觉的没事,没在意,又感觉屋里凉,就找出来一件大点的衣服穿上。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发烧了,但并没有多发正念静下来找自己,还天天坚持出去救人。

三天后,即六月三十日早上睁开眼一看,屋里全是雾?眼睛还怕看亮光,看不清东西,想看看几点钟了?却睁不开眼睛看,就用手蒙上眼睛,通过指缝看,还要把表贴在脸上才能看见。我被这突然出现的状态吓呆了,就说:“师父,这不是真的,是假的。师父,弟子还要出去救人呢,请师父帮帮我!”

我去给师父上香,跪在师父法像前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我越哭眼睛越痛,止不住的流泪。我说:“师父:弟子没做好,是我太差太差了,我知错了,我一定要改变自己的修炼状态,我要精進……”

我感到愧对师父,不争气的弟子又让师父操心了!

这天我的两只眼开始红肿,开始痛了,睁着眼睛也痛,闭上眼睛也痛,看书看不清字,我就拿放大镜看。可一看眼睛摩的痛,眼泪止不住的流,连带着脸部也痛,头也痛。看一行法都很吃力。一天连一页《转法轮》都没看完。我就多发正念,多炼功,一天炼两次。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后背的腰部都象用电钻钻一样剧痛,让我站不住。我对自己说:这是旧势力干扰我不让我炼抱轮,痛都是假的,是演戏,我坚信师父!我就背师父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我的一切都交给师父,不承认对我的一切迫害,我只归师父管,其它的一切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我不痛,把痛苦都转移到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邪恶身上。我是神,神不会痛。坚持炼完第二套功法。

炼完全身是汗,毛巾都擦湿了。

我一天一宿没睡觉也不困,炼完功就开始发正念,无论我有什么执着心,我都会在法中归正,不准任何生命迫害我身体。我加长时间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师父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2]我告诉迫害我的旧势力:如果我过去与你签过任何约,我今天声明全部作废!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有师父的安排,你的安排我一概不承认!

第二天我能用放大镜看书了,流泪痛我也要看,就是坚持,我背着师父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3]。我能看一讲了,再过一天能学一讲多法了。我一直在发烧,穿少了冷、怕风、脚得用毛巾盖上;穿多了炼功全身是汗,抱轮时,腰后背剧痛,眼睛痛的眼泪和汗水一起滴下来。但我坚持五套功法一天炼两次。连着炼了几天功,旧势力干扰我抱轮失败了,腰后背不痛了。我除了坚持一天炼两次功,同时多发正念。眼睛不流泪了,右眼睛痛流淌的眼泪减少了,第六天,能学两讲法了。

眼睛读不了法是很痛苦的。当我想到我们学法组同修就是眼睛被病业迫害的已经看不了书了,现在学法只能听法了,我就很痛心。我想你旧势力别想干扰我,不许干扰我救人,我就天天多发正念解体它,能发一小时就发一小时,不把眼睛痛当回事,也不告诉孩子,该咋干就咋干。

学法中我明白了要多找自己:是我没听师父的话,没向内修造成的这场魔难。开始发现眼睛红时师父就已经是在用重锤棒喝我了,可我不当回事,还不悟,懈怠的放松着自己,拖延了归正的时间,耽误了众生得救。

我查找自己:在两个月前我的脚在同修家下楼时脚踩空了,回家后脚第二天就肿了,我却没清醒的找自己,现在看来,是因我有着根深蒂固的隐藏的人心,被旧势力安排和操控,没有分清真我和假我,没有真正的放下执着,没有扎扎实实的向内修。

我静下心来找自己:我错误的认为自己没有求名的心,其实不是那么回事,怕别人说,就是让大家说自己好,不就是愿听好听的吗?多狡猾呀,还说自己没有求名的心;在党文化滋养下的思维方式,做事向外看,修别人,听到别人说自己时就想去和对方争理,去想对方如何如何,而不是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强势,总是要求对方应该如何如何,强迫改变别人,强烈的党文化表现;对同修抱怨、瞧不起、争个你错我对、为别人打抱不平等都是妒嫉心,等等。

强调表面的对错,向外看不向内修,这些都是为私的东西,为私是旧宇宙生命的属性,是党文化,我必须根除修掉这个“私”,从本质上真正的同化大法,改变自己。割舍一切人心和观念,修成为他的新宇宙的生命。

认真找自己,理顺自己的思路后,第十天,中午十二点发正念时,我就觉的和平时不一样,心很平静,身体开始发热,越发越热,越发越热,全身热乎乎的被能量包围着,好像只一会儿时间,一看表已过去两小时了,腿也不疼了。我一动不动连续发了三小时正念。

当我睁开眼睛时,屋里变亮了,没有雾气了,眼睛也不怕光了,右眼睛红肿全消失,好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看我能修自己了而对我的加持!感恩师父的泪水流了出来……

我拿起书看,不用放大镜了,我能正常看书学法了。我高兴的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从这天开始,我天天坚持一天增加发二次两小时正念,炼功两次,我又能出去讲真相救人了。不知不觉二十天眼睛全好了,一切正常了。师父无所不能!我真正体会到了:向内修,改变自己,身体就会改变,旧势力的迫害就不能得逞。

感谢师父的慈悲保护!

弟子今后要更加精進,认真学法实修自己去掉一切执着。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后的路,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回报师父的浩荡佛恩!

与同修交流,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