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公安局副局长张庆弟遭恶报丧命

更新: 2021年08月2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公安副局长张庆弟,男,年65岁,已退休,在任时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两年前患肠癌,上了手术台,于二零二一年八月一日在病痛的折磨中丧命。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伊春市金山屯区各级行政部门和公检法系统,就积极参与迫害,残酷迫害本地区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手段之恶劣,用心之狠毒,行径之疯狂,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制造了无数的苦难。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绑架、抄家、拘留、劳教、判重刑、送洗脑班、迫害致死、致残、致疯、勒索钱财。

二零零二年四月,金山屯区警察再次闯入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家,妻子王秀青当时被打倒在地,警察们拽着她的头发使劲往瓷砖地上磕直至她昏迷,第二天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再次送进省女子劳教所,警察康凯、罗雨田、齐友等人对孩子秦荣倩连踢带打,跺手、踩脸,最后将秦荣倩捆上劫持到拘留所,对小倩倩刑讯逼供一整天一无所获,为泄私愤把孩子的年龄改成十八岁后非法拘留一个月。金山屯公安分局局长崔玉忠、副局长董德林、张庆弟和“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孟宪华亲自指挥对秦月明的酷刑折磨:辱骂、毒打、坐老虎凳,上十一、二根绳,绳子勒进肉里很深,后来秦月明的两肩到腋下留下了两道约二厘米宽的深疤。无数次的刑讯致使秦的腿骨、肋骨多处骨折,以致瘫痪。即使这样,秦月明仍被非法判刑十年,投入佳木斯监狱,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一日,被监狱警察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付桂春曾有一个温馨的家,夫妇二人朴实能干、在山林中繁殖黑木耳。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付桂春夫妇二人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多次被非法关押、非法抄家。二零零零年四月夫妇二人进京上访。丈夫王吉彬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伊春劳教所迫害。付桂春被非法关押在金山屯看守所三个多月,同年十二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黑龙江省戒毒所迫害。当时付桂春已经有身孕数月,金山屯公安分局邪党不法官员们以极其卑鄙的手段威逼强行堕胎,致使胎儿被打掉。毫无人性的恶党官员不顾付桂春身体如何虚弱、捏造罪名判重刑八年,把她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付桂春出狱数月后含冤离世。

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功法,教人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已弘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被翻译四十多种文字在互联网上供学炼者免费下载。

回想法轮功被迫害的二十二年里,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一笔笔血债被苍天记载,这一幕幕斑斑血泪,上天岂能无视?中国有句话叫:正义可能会迟来,但不会缺席。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自古以来迫害正信与善良、助纣为虐的最终不但危及个人、而且祸及子孙。

从九九年七月至今,众多的参与迫害者遭到报应,张庆弟只是其中的一个。明慧网已经记载了数万个恶报实例,遍及官方和民间,而实际恶报实例还有许多,只是没有及时被披露出来。

其实,恶报不是法轮功学员愿意看到的,所以法轮功学员才能顶着压力、利用各种方式向广大民众讲真相,传播法轮大法的福音,避免受中共谎言蒙骗、敌视法轮佛法、追随中共作恶而断送自己的未来。

在此,也奉劝各级政府及公检法人员,为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命未来,要认清形势,赶快悬崖勒马,停止参与迫害法轮功。希望家乡金山屯的各级党政官员多了解大法真相,能理智清醒,分清善恶,不做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打手帮凶,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光明美好的未来。

以下收集的是金山屯遭恶报和殃及家人恶报的部份名单:

1、金山屯区法院审判长张海涛43岁心梗猝死
2、伊春市金山屯公安局巡警队李德文突然死亡
3、伊春市奋斗派出所警察王学刚车毁人亡
4、金山屯第一任公安局长陈俊峰涉嫌杀人被处罚免去局长职务
5、金山屯第二任公安分局局长车明新
6第三任公安分局局长崔玉中瘫痪三年后病亡
7、黑龙江伊春市丰茂林场场长高庆国被双开
8、金山屯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张庆弟癌症死亡
9、金山屯区公安局副局长丁德志遭报被调查
10、金山屯区原丰茂林场书记陈重被开除公职
11、公安局夏某因参与迫害死亡;
12、副局长孟宪华他夫人死亡;
13、房闲刚夫人车祸身亡;
14、国保科长张兴国,双目失明各种疾病缠身,双开。让他儿子也去了610参与迫害结果死亡;
15、国保警察王本文癌症死亡
16、国保警察齐友病养回家,其岳母跟孩子被杀害。
17、国保警察康凯大小便失禁,残疾苦不堪言,
18、国保警察罗宇田癌症,
19、刑警队长张伟判刑,
20、刑警队长赵欣城判刑
21、刑警队淘续车祸死亡
22、刑警队王学刚车祸死亡
23、广播电视台播音主持许永军女儿,因父亲污蔑大法,现在嘴歪眼歪。
24、网监曹万才夫人死亡
25、公安局副局长马永刚被开除
26、伊春市公安局长李伟东遭恶报被查
27、刑警队杨海被开除,
28、打法轮功学员的二骡子和陶影妻子也得了癌症,遭到应有的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