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市海慈医院副院长张启顺跳楼自杀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七日】据大陆媒体报道,八月二十日,青岛市海慈医院副院长张启顺在单位跳楼自杀,海慈医院予以否认,然而媒体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此消息属实。

青岛市海慈医院,是被青岛市审批定点医疗机构,是一家具备“多种复杂大型手术、开展造血干细胞移植”的大型综合医院。

同时,青岛海慈医院是省级监狱和司法局指定的定点医院,是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抓捕之后的体检医院。

明慧网报道,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下午,城阳区法轮功学员吴克芹被城阳区惜福镇派出所绑架,去青岛海慈医院查体,当晚被送往青岛即墨市普东镇“青岛公安监管”看守所,非法关押在第三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十日十一日,平度市法轮功学员李少平在常州路城关医院附近被城关派出所警察绑架。城关派出所以查体为借口,向家人勒索了两千元现金,声称要将李少平女士拉到青岛海慈医院体检,后被非法开庭。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五日,黄岛区王爱戈和朱国英在通往胶南大场镇的公交车上讲真相,被大场镇派出所警察劫持,绑架王爱戈、朱国英去青岛市海慈医院体检并察核酸,后被关押至山东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一九年,一则青岛法轮功学员疑似被活体摘取器官的消息,曾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明慧网报导了法轮功学员、青岛即墨市居民何立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当年五月五日,中共以办理身份证为由将何立芳骗到派出所,将其非法抓捕。他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身体情况迅速恶化。七月三日,何立芳的家属在电话中被告知,何立芳已经死亡,年仅四十五岁。家属看到遗体时,怀疑他可能被活摘了器官,因为他的胸前有缝合的刀口,后背有空洞,也有刀口,神情痛苦,嘴巴张着,鼻子和嘴里有血迹。

何立芳的器官去哪儿了?是在哪个医院被摘取的?都不得而知。

作为监狱定点查体的青岛海慈医院,在大陆网站上,有一篇“青岛医院排行前十青岛较好的医院有哪些”的文章,对于海慈医院的介绍是,“医院打造了国内一流的器官移植中心,已完成高难度心脏移植21例,肝脏移植542例,肾移植922例,肺移植4例。”

海慈医院的器官移植数量如此之大,对于每一个器官是否有数据溯源,是否可以公开查验,按照国际器官移植条例,器官移植应有完整的供体备案,否则就是非法移植。

自二零零六年,沈阳苏家屯活体摘取器官被曝光,至今十五年过去了,中共活体摘取器官备受国际社会关注,然而,中国医院从未向外界出示任何一个器官移植的供体溯源记录。

随着近年来,来自参与活摘器官做移植手术的医生亲属的实名证词、英国独立人民法庭裁决中共非法活体摘取器官成立等等一系列举证,中共非法移植器官的黑幕越来越难以掩盖。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大陆器官移植专家臧运金去世,据知情人披露他是跳楼身亡。臧运金生前担任青岛大学医学部器官捐献与移植研究院院长、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

大陆网站“医学界”报导,“臧运金曾担任山东、北京多家医院的肝脏移植科学科头头。从二零零零年开始,臧运金所到医院的肝脏移植科手术数量、质量均成为当地第一。”

跳楼自杀,惨烈痛苦,但多名移植医生却选择了这一结局。二零零七年五月,上海第二军医大学著名器官移植专家李保春从医院肾移植大楼12层跳下死亡;二零一零年,84岁的中国肾移植鼻祖黎磊石从南京自家14层高楼跳下;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四日,上海肿瘤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张世林从8层楼办公室跳下。

资料显示,臧运金涉嫌参与活摘器官罪行,被列为调查对象。那么,他的诡异离世,是否涉及活摘器官的秘密,又是否是报应的体现?

青岛市海慈医院作为监狱定点医院,与公检法、监狱、派出所形成了一个闭合的链条,从“追查国际”对于中共医院综合调查的结果看,器官移植往往隐匿于这个组织严密、体系庞大的利益黑箱之内。青岛市海慈医院难以排除非法器官移植的嫌疑,海慈医院副院长张启顺跳楼身亡,难道不是在警示海慈医院?千万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否则天理难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