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有条件的同修都能上明慧网

更新: 2021年08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一日】最近时常看到一些新学员和独修的同修在明慧网的陪伴下稳步坚实走在修炼路上的交流文章,也看到对修炼多年的老学员执著于网上学法的劝诫,结合我自己的一点观察,在此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在法上之处敬请指正。

上段提到的“独修”的这类同修,虽然外在环境没有其他同修可以交流,却能时常与明慧网保持联系并紧跟正法進程,表面形式上封闭,与全世界大法弟子的沟通却是开放、自由的。这种“独修”在我来看并非独修,只是缺乏有形的集体环境。不过暂时也找不出合适的词来描述。

另一种“独修”不但形式上封闭,周围没有同修或不与同修交流,不看或看不到明慧网,不知道本地、全国、全球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势和正法進程,在修炼中处于一种“与世隔绝”的状态。

就大陆同修与明慧网的联系来说,大致有这么四类:

1、既有集体环境,又能上明慧网;
代表性的主要是各地协调人、技术人员、通讯员、资料点、以及重视明慧网的同修 。

2、有集体环境,因各种原因不上、不会上或很少上明慧网;
这可能是大多数。

3、没有集体环境,上明慧网;
比如个人资料点、微型资料点,或独修的同修。

4、没有或拒绝集体环境,不上或不会上明慧网。
这部分应该是少数。

《请大陆同修立刻停止网上学法◎师父评语》发表之后,看到参与所谓软件学法的学员的说辞,甚至质疑师父对此事的态度,我在想,他们一定没上明慧网,或者不让人看明慧网,或者排斥明慧网,无论哪一种,背后都有促使他们这样做的心。

明慧网的“关注度”数据,反映出上明慧网的同修数量与大法弟子总体数量不相称。

明慧网是主要面向修炼人的网站,不在乎流量,也不靠热度刷屏,这也恰恰反映了数据的真实性。或许基于安全原因,来自大陆的翻墙浏览量做了特殊处理,但以法轮大法炼功音乐(2018年版)》高达138万的关注值,明慧文章点击量能达到什么规模,由此可窥一斑。

关注度是累计数据,即从明慧网开始统计之日起全部浏览量的累计,再撇开海外大法弟子访问明慧网产生的关注值,大陆学员上明慧网的数据就显得更小了,与上亿的修炼人群和几千万在各种环境中讲真相的人数相比较,很不相称。

上不上明慧网,有四个方面可以问问自己:

1、“应该”“不应该”
2、“难”“不难”
3、“会”“不会”
4、“想”“不想”

1、“应该”“不应该”上明慧网?

资料点是不上明慧网的同修与明慧网联系的间接渠道,通过《明慧周刊》,了解大法和修炼信息。

《明慧周刊》自2002年1月19日第1期创刊以来,到2021年8月13日,已风雨无阻发表了1023期。《周刊》创立的初衷,是“面向一些无法经常上网的大陆同修,为大家更加全面、及时地了解明慧信息提供方便。”《周刊》的容量,也从初期的二十多页,增加到如今的四、五十页。资料点的同修,除了制作面向普通民众的真相资料,大量的时间、精力、材料、资源也用于为不上网的同修制作《明慧周刊》,并因此面临着安全方面的巨大压力。

如果说,2002年,电脑还不普及,上网还要拨号,翻墙有点复杂,手机也不智能,到了2021年,时过境迁,这些早已不是问题。电脑、手机、网络成了人们工作、生活的标配,普通人离了网络甚至有一种“社会死亡”的感觉。普遍来讲,上明慧网客观上没有任何障碍。这种情况下,许多同修还二十年如一日,依靠资料点与明慧网间接联系,是不是也增加了邪恶迫害的借口呢?

自己不上网,等着海外同修从每周文章中选出小小一部分,编辑成《周刊》,再由资料点同修上网、下载、打印、装订,单线联系其他同修去取,再一个一个联系分发给每个同修。仔细揣摩一下这个过程,涉及的环节、人员、时间,是不是太多了?太复杂了?如果更多同修能介入这个环节的源头,自己上明慧网,后面那些不必要的环节自然而然就减少了。

消极被动等待,个人感觉有一种党文化的因素在里面。郑州水灾困在地铁里的人们,水都淹到胸口了,还循规蹈矩的等着。邪党统治需要消极被动的人。假设一下,一个西方同修,会习惯于这么多年阅读一本经过选编的杂志、而不去努力寻找这个杂志的来源以主动获得更多更及时的信息吗?作为修炼人,心性上要求我们多考虑别人、考虑资料点的安全、遍地开花,走出各自的路。

用于制作《周刊》的材料,比如纸张,按一本《周刊》44页计,可以制作11份《明慧周报中国版》或7份《明慧周报地方版》。如果更多人能自主上明慧网,这些节省下来的纸张可以多制作多少真相资料啊。而资料点同修节约下来的时间,可以更多的学法、炼功、保持正念正行。

每一期《明慧周刊》打印成册、分发阅读完之后,日积月累,如何保管成为一个问题。近期也有多篇交流文章進行了探讨,比如,用看的还是用听的,等等。如果人人都上明慧网,这个问题相应也就不存在了。

2、上明慧网“难”“不难”?

真简单,手机就行,会上常人网站就行。

我认为先要走出一个误区,就是很多人可能这么想:上明慧网=做资料点=安全程度要求极高=从安装底层的干净系统开始=要找技术同修=要面对各种电脑操作和技术问题=要有一个合适的家庭环境=……各种等于。还没开始,自己就吓倒了。

出于迫害时期为大法弟子和资料点安全着想,明慧网逐渐积累了很多同修在技术安全方面的文章,涵盖方方面面,繁简不一,其它文章也时常谈到安全问题,造成很多对翻墙上网这个未知领域不熟悉的同修顾虑重重,瞻前顾后。

首先,安全防范是必要的。同时我们要明白,不同的情况,安全是分等级的。比如,坐飞机,过安检就严,要验身份,一个个过安检门,很多东西不能带,开箱检查等等。火车就简便一些。地铁更简便了。坐汽车那就是抬腿就走,几乎没有安检。

同样道理,资料点,尤其是较大的资料点,联系同修众多,对安全的要求就高。而仅仅是自己翻墙看明慧网,则完全不必兴师动众,小心翼翼。就象坐汽车安检可以忽略不计一样。

这么多年,海外技术同修开发的各种翻墙软件,电脑版、手机版、电视(TV)版等,已多达近20款。操作简单、安全稳定,几乎可以说是傻瓜式。只要会上常人网站、会用智能手机,就一定会翻墙、能上明慧网。国内那么多普通民众、甚至“小粉红”都翻墙。不管是大法弟子,还是普通民众,不管是明慧网还是国内报道,还真很少听说只因为翻墙出安全问题的。

通常我们看到的情况是,警察把与大法有关的书报、传单、资料等抄走,而电脑、手机等作为日常用品有时会返还。当然不是说大法物品应该被抄走,而是说警察在常人这个层次,更在意有形的、看得见的、与大法有关的物质层的东西,作为常人中的证据。

我们给民众发放真相传单,上面通常有翻墙网址或二维码,真相U盘里,也有翻墙软件。如果我们自己都没上过明慧网,没翻过墙,嘴上给人推荐翻墙很容易、很安全,心里直打鼓,对翻墙有畏难思想,是不是没做到“真”?如果我们认为常人翻墙没问题,大法弟子翻墙会被盯上,是不是把自己置于一种应该受迫害的位置了?

一个人喜欢看电影,上电影网站;喜欢听歌的,上听歌网站;喜欢打游戏,上游戏网站;我们大法弟子是修炼人,上明慧网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嘛?!何况翻墙软件的安全性不会泄露上网轨迹。难道你没上明慧网,或你说你没上明慧网,警察就认为你没上吗?又或者,内心认为不上明慧网,可以少给警察一条证据?

一旦我们能上明慧了,不但资料点制作《明慧周刊》可以大幅缩减,一些纯电子介质的真相资料,也不需要资料点提供了,自己就可以做。比如真相U盘,手机充电口上接一个OTG转接头(几块钱,很多时候作为买其它产品的赠品,不要钱),即插即用,半分钟就可以复制一份U盘,遇到有缘人了,随时可以拷贝一份给对方。

同时,真相信息来源更丰富、讲真相的方式也会更多样,我们熟悉了各款翻墙软件以后,可以引导不同喜好的人看不同的内容,比如喜欢看新唐人的,用爱博电视、自由门VPN等,在手机上就能随时随地看;想用电视看的,用神州明见TV版,缓解装锅对安装技术要求高的限制。海外技术同修已经给我们提供了强大的软件,我们每个人都运用自如,才能如意的发挥这些软件救人的最大效用。

当然,如果我们想要发展自己不熟悉的新的讲真相方式,比如,想尝试手机发送真相信息等,相当于坐汽车改为坐地铁或火车了,对应的安全级别也要提升,需要好好阅读与此相关的技术文章,遵循技术安全规范,做好安全防护。逐渐的,可能又想添个电脑、打印机啥的,满足自己讲真相所需,这样实际上就成了一个资料点,但却不是强为的,而是自然就达到了。

相比于篇幅有限的《明慧周刊》,自己上明慧网更具时效性。明慧网每天的大陆综合消息,里面被迫害的同修,除了海外同修帮忙打电话声援以外,大陆同修自己更要及时针对各地迫害案例发正念。更大面积的同修参与進来,力量更大。这是只看《周刊》无法做到的。

3、“会”“不会”上明慧网?

年岁大的,对电子产品一头雾水的,这样的同修一直会有。而会上常人网站,会用常人热门软件的,不妨试试上明慧网。

找到翻墙软件/网址/二维码(真相传单上、U盘里,都有)→
下载或复制到手机/电脑上 →
安装(过程中的提示,始终选择信任该软件的操作)→
打开软件,显示主页,找到明慧网,点击進入首页。

下载文件格式一般有.zip(压缩文件,点击解压缩即可),.exe(电脑用),.apk(安卓手机用)。

真相U盘里软件很多,因各地网络环境不同,每款链接速度和使用感受各异,可逐一尝试,选一二款用的最顺手的经常使用。

下载、安装过程若有困难,可向家人、同修、常人请教,基本一看就会。

4、“想”“不想”上明慧网?

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也要由各人决定。

每个大法弟子的思想都有各自的频率,如果越来越多的频率能够协调起来,产生的共振会让宇宙中的败物无处存身。

希望越来越多的同修都能上明慧网,整体上协调的越来越好。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