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好大法小弟子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我家有一个五岁多的小孙女,上幼儿园的大班。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不能去幼儿园,也被封在了家里。

转眼就出了正月,有一天,同修来我家,我让她看我给孙女录的小节目,节目里有背法、炼功、舞蹈、弹琴等等。同修看后说:“我家孩子正不知怎么管呢!写作业费劲,不愿写。让她们一起写作业吧。”我同意了。她家孩子和我孙女同岁,在同一个幼儿园。

第一次,同修把孩子带到我家,我给俩孩子留的作业,她们一会儿就写完了。我和同修一看还行,就商量:“咱们不能光让孩子学幼儿园的东西,咱得让她们学法啊!明天去你家,你家宽敞,而且还有一个小一点的孩子,也能跟着一起学法。”

这样,我们就开始了实践。每天九点上课,先领着孩子们读《转法轮》,再教孩子们炼功。十点,统一上网课。过了几天,我又找了一个有这么大孩子的同修,说了我们的情况,她把孩子也送过来了。又有别的同修知道后,也把孩子送过来了。我一看挺好,孩子凑到一起,能学法,也能学幼儿园的知识,腾出同修的时间,同修还能出去讲真相,挺好。

就这样,我们的“小同修学法组”成立了。

孩子开始炼功时,师父慈悲的鼓励他们,其中一个孩子说:“我看见师父啦!师父就坐在前面,两边一边一排垫子,我坐在第二个垫子上。”另一个孩子说:“师父夸我动作标准。”还说有个东西飞到她肚子那儿就没了。

我和同修都没有幼教经验,就是一边教,一边摸索。后来发现,两个人一起教孩子,孩子不容易听话,还浪费人力,就由我一个人教。开始学《转法轮》时,几个字、几个字的领着孩子们读,一个自然段要读好几天,我就领着孩子们读背《洪吟》。

转眼,就快到“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了。我就计划着让孩子们背会《论语》,会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五月十二日,我让孩子们每人写了“九字真言”,然后画一幅画,献给师父。其中一个孩子画的是他们家四口人给师父磕头,还写上“祝师父生日快乐!”。还有一个孩子画的是大船,还有画莲花的,孩子们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

顽皮是孩子的天性,随着炼功时间加长,炼功动作熟练,有的孩子炼功开始偷懒,动作不到位,或者乱动。我就拿个尺子站那儿看着,告诉他们谁做的动作不标准,就打谁。这一吓唬,孩子们一个个的动作都做的很好。我看着他们,心想这些孩子们最起码也是下一批得法修炼的精英,就眼圈红了,要落泪。

教孩子的过程,也是自己向内找的过程。看到孩子们上课好动,我就先看自己,平时集体学法时,手爱摸个东西,或者摸脚。我就先修自己,再管孩子。

有时孩子上课精力不集中,我告诉他们眼睛看老师。调整好状态,再叫他们小手指着字读,孩子不动,还犟嘴说:“你不是让看老师吗?”这时,我就修自己,去着急的心。有的时候,真的是被这些孩子们弄的哭笑不得。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时候,大声吼孩子们。

现在,我们“学法组”的小朋友们遇到什么事情知道找自己了,例如:有个小朋友摔了个大跟头,摔的挺厉害的,把膝盖摔的都要出血了。我问她:“为什么挨摔?”她说是因为她用手指指着小朋友大声说话,没有礼貌造成的。现在我们班的小朋友写作业时,都知道给其他小朋友把凳子放好。

孩子们炼功累了,自己说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一直坚持。到现在为止,孩子们会背《论语》,《洪吟》基本会背;用拼音会拼写;一百以内的退、進位加减法都能掌握。

我们计划孩子们《洪吟》背熟了,就给孩子们办一个结业典礼,然后再做下一学期的学习计划。如果9月1日学校开学了,我们就计划每周周末有一天“学法组”的学习。我们“小同修学法组”会一直办下去。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