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娱乐至死》一文有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一日】看了明慧网于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一日刊发了《“娱乐至死”》一文,很有感受,因为我这几年的修炼状况就象该文中说的那样。

我是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大法弟子,修炼不久,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使病休八年多“天天吃药,月月看病,年年住院”的状态,很快达到了一身轻。已经连续二十三年再没吃过一片药。更重要的是我知道了怎样做人,以及做人的目地。我曾经发誓:一修到底,海枯石烂心不变。

在修炼的路上,我酸甜苦辣都尝过了,黑云压城也经历了,邪恶迫害也跌跌撞撞的走过了。到最后了,我却想放松一下,看上了网络小说和常人新闻了。刚有一点空闲时间,往那一坐,脑子里就来一念:看看今天的天气预报吧。拿起手机就看将起来。看完了天气,再看看推荐的新闻吧。若对其中的一条新闻感兴趣,就点开看全文。忽然跳出来一条“有趣的”视频,又点开了。这条小说预告有点吸引人,看看是啥内容。这样看下来,觉的时间不长,一看表几个小时过去了。放下手机挺懊悔:我怎么干这么愚蠢的事,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有时照自己的脑袋上捶几下。

觉的自己不配“大法弟子”的称号,心情沮丧,但是我还要当大法弟子,于是就发正念,清理自身。但多数是迷糊,学法也静不下来,早起炼功也起不来了,甚至闹钟响了都听不到。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下大力发正念,加大学法力度,需要二、三天的时间才能调整个差不多。这样能精進一段时间,过一段时间又犯老毛病了,又拿起手机看上网络小说了。最严重的一次,看网络小说从晚上十点多,一直看到早上六点多。坐在床边一个姿势不动也不知道困的连续看了八、九个小时!多么疯狂的举动!平时学法时间长了又困又累,看网络小说这么长时间怎么就不困不累呢?怎么有这么好的精力呢?眼睛都视物不清了还舍不得放下。中间几次闹钟响:半夜十二点发正念闹钟响了,当时想再看一会就不看了;早上三点起床的闹钟响了,听到了却不想放下手机;早上六点发正念的闹钟响了,都意识不到了。手机没电了,连上充电器还接着看。

在二零零九年,我在外打工时,也有过一次通宵看网络小说的经历,过后很后悔。经过发正念,学法调整的有了正念后,觉的绝不能再这样干了,必须痛下决心。就把自己的中指扎破,挤出鲜血在一张纸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把它放在电脑边显眼的地方,以警示自己。这张血书摆放了好几年时间。师父看我有悔改之意,就帮我清理了许多思想业和邪魔烂鬼。

回顾我修炼之前的人生经历,旧势力对我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安排。我出生在农村,经历过文化大革命,许多文物、书籍都被“破四旧”破掉了。喜欢读书的我找到一本书很难,找到什么就看什么。地上有个纸片也要蹲在地上翻看一下。我上大学时正赶上文革后拨乱反正时期,许多图书、电影解禁了。我大量借阅了许多古今中外名著,一个月能看十几场电影。我在大量吸取文化精华的同时,也吸取了许多文化垃圾和糟粕,甚至还把这些糟粕当作美好的东西来欣赏。正象师父说的那样:“文艺作品里边要不写点儿黄色的东西,好象这本书都卖不出去,因为讲销售量的问题;电影电视里要没有点儿床上镜头,好象电影电视也没人看了,讲上座率收视率的问题”[1]。现代小说就靠色情加暴力来吸引人的眼球。好像写的越乱伦、越赤裸裸、越残暴越好。

走入工作岗位后,我从事的是政治课教学工作,浏览新闻、阅读重要文件成了教学的重要一环。这又加重了关注时事和党文化的执着。修炼以来,师父给我消去了大部份业力,剩下的是需要自己突破往上修的部份,主意识稍一放松,就会被思想业和其它空间的信息主宰。

师父说:“他不想管这个身体了,他自己老是迷迷糊糊,老是精神不起来。那个时候副意识、外来信息就要干扰他。各个空间层次那么多,各种信息都要干扰他。何况人的主元神在生前可能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还有债主可能要害他,各种事情都会出现”[1]。

我要戒掉网瘾,向内找自己的执着,找到了自己的喜好心、色欲心、放松主意识的心。认识到了网魔的危害,浪费了大量时间,简直就是浪费生命,浪费师父用自己的承受延长来的宝贵时间。

师父说:“这是外星人的技术,魔在利用它,勾引你,让你放弃你所有的东西,投入進去。浪费你的生命,你还舍不得放下!从做人的角度上看你都不对劲了,何况是修炼。”[2]“人说眼睛看什么没关系,不愿看不看了就行了。不是,你看到了就進去了,因为任何东西在另外空间中它都可以分体的,看的时间越长進的越多。看电视、看电脑,反正是不管什么东西你看了就進。人脑子里、身体里装这些不好的东西装多了,你的行为就受它控制。”[3]

我有时为了到常人网上查找资料,就用手机连上网。等查找完了资料,还舍不得放下手机,又看起了其它内容。好像有一股力量吸引着我,操控着我稀里糊涂的又看了许多没用的东西。一回神一个激灵:我刚才在干什么?浪费了大量时间,恨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怎么管不住自己?我真切体会到:现代的智能手机不能随便摸,只能用其基本功能接打电话、接发短信。除此外,其它功能一点不能碰。电视、电脑、手机就是个大魔窟,里面的魔密密麻麻、虎视眈眈,只要一打开,这些魔就蜂拥而入,進入到我的空间场,操控着我的肉身。以至于连续看八、九个小时的网络小说不累也不困,也不需要上厕所。旧势力操控着这些魔,在千变万化的勾引着我,让我品尝其中的“愉悦感”,让我爱不释手。有时我刚往那一坐,就让我看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打给我一个拿手机的冲动。后来我采取一个办法:把手机外壳剥下来放床头柜上,而把手机塞進枕头下面。第一次这样做的时候,脑子里返出一念:你这是向外找!我一愣,这确实是向外找,那就向内找吧。于是,手停下来了。后来一想,是谁打给我的这一念?我向内找的同时,我也要把手机外壳剥下来,以示警示。

这些魔比其它魔更隐蔽,更狡猾,更诱人,让人在娱乐中死亡,因此也就更邪恶。对电视、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只要看上一眼,就可能被吸引过去。不注意的话,就会深陷其中,难以自拔。如果看得多了,就会上瘾,欲罢不能,最后被毁于无形。要想真正戒掉,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一个多次反复的过程。

师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1] 对我们修炼人而言,正法修炼的机缘是极其珍贵的,可能仅有这一次,时间很短。能精進实修就能返回去,否则就永远的毁在这里了。师父在千方百计的想让我们修上去,而旧势力也在千方百计的让我们修不成。如果修不成,不仅毁了自己,也毁了无量无计的众生,毁了自己的世界。

师父说:“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走好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4]“人的这个空间的时间再长,在神看只是转眼之间的事情。”[5]

在《警惕当代三大魔》一文中,同修说:“修行在万魔时代,有的同修面对中共迫害异常清醒,面对电脑却束手就擒,不能主宰自己,玩的天昏地暗,就是被魔控制了,还浑然不知。修炼,不怕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心一不正,就极其危险。只有在贪欲、执著、玩耍的念头刚一出现时,就及时发现它,抓住它,灭掉它,才能不被三大魔吸引与迷惑,才能清醒理性的不被控制,才能走正路。”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6]。我体会,当法理清晰了,正念也发了,还要在“做到”上下功夫。有时往往也知道怎么做,但有时却做不到。常人也有一句话:“知道做不到,等于不知道”。做到就得下狠心,对这三大魔不去想它,视而不见,严格自律才行。

我在写此稿的过程中,也是一波三折。一有空闲,还想摸手机,还想看天气预报(实际上天气如何与自己的修炼没啥关系)。但我坚定一念,我一定要写出此稿,曝光邪魔。尽管投稿晚了些,尽管我做的还不是很好,但我一定要向师父交这份答卷,我一定要砥砺前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