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后身体的神奇变化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七日】我于一九六一年出生在东北农村一户三代十口人的大家庭中,当时正是中共邪党搞“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年代,农村的树都被吃光了。母亲怀我时,吃了一种叫“灰菜”的野草中毒得病,浮肿多日。我出生后除右耳附近部份外,整个脑袋都是“黄皮疮”,直到四岁前,躺着、抱着只能有一个姿势,致使脑袋畸形。我还未满月,母亲就得了“甲肝”,我也就断奶了,只有玉米糊、高粱米汤充饥,还不够吃。

虽然九死一生艰难的活了下来,但外表看躯体相对瘦弱,四肢有点扭曲;脑袋左侧凸起,右侧凹陷,致使五官失衡,脸和眼睛都是左边大,右边小;头、脖子、嘴也都不正,不需仔细观察也能看出来。在农村体弱干不了农活是被歧视的。无所事事时就捧着学生课本,赶上恢复高考,拼命考上大学才解决温饱。

工作后有病能看医生了。历经多方诊治确认:我的五脏都有病,六腑没有健康的。现代医疗水平治不好,只能维持。也就是说我此生只能活在病中,到死方休,看不到任何希望,就是浑浑噩噩的活着而已。

一九九七年四月下旬,目睹一个仅炼功五天的人,就使患有十年以上的胃溃疡、脑神经衰弱两种病状彻底消失,且不见反复。难以置信、可又是实实在在的事实,驱使我去了解大法。

《转法轮》第七讲谈到戒烟,书上说:“你要想戒,保证你能戒。”“你看书看这一讲,也会起这个作用。”那时我正受吸烟之苦,曾六次戒烟失败后更难受。就想我看书看这一讲了,从此戒烟,那难忘的一天是一九九七年五月十八日。

成功戒烟后不久,我患有多年的风湿性腰肌劳损的病突然好了。原来坐没有靠背的方凳,吹电风扇,搬重物等,腰都疼的不得了;现在逐项试验证明确实不疼了,腰疼这样的顽疾不治而愈。加上之前时常心慌、呼吸困难、消化不良等症状都没出现过。

这一系列奇迹,对我的世界观冲击太大,使有生以来被灌输的“无神论”几乎荡然无存,头脑中一片空白。变化刚开始,冲击还在继续。

我每只脚上都有两个鸡眼,共有四个鸡眼,这使我走路很痛苦,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我曾四处求医,多方治疗,却越治越重。这害苦我多年的四个鸡眼,有一天突然都不见了,而那皮肤完好,摸上去就象根本没长过鸡眼一样。我深信这就是修大法创造的神迹。

有了这样的人生阅历,再看人的名、利、情自然有与众不同之处。当真正认识返本归真是人生唯一目地时,走到大法弟子中来就自然而然了,且没有祛病健身、做好人等执著,就是修炼来了。

一九九七年九月一日开始参加集体炼功。不到一周,单位首次安排年度体检,没想太多就跟着去了。口腔科医生在体检表格项目里一个一个写“正常”时,控制不住自己,脱口而出:“我口腔有病呀!”医生郑重的说:“能看出你的牙周、牙龈、咽喉等都曾病的很重,现在也没痊愈。但按医疗标准衡量,算治好了,不用医治了。不管你采用什么方法调理好的,你一定要坚持。”看我一脸惊异的样子,医生微笑补充说:“有病不会说没病的,病人越多、大夫奖金越高。”在X光胸透片上,照出左右两侧各有一条宽1~2毫米均匀明亮的直线。大法弟子都知道就是在贯通两极法两手运动的路线上。两、三个医生让我赤裸上身躺在X光机上,反复查看很久,说不是病,结论上说是胸肌太发达了,但他们自己也知道解释不通。

这次体检让我认识到了,炼功出现的现象医院理解不了,从此以后不仅不去医院看病,体检也不去了。

十二年后,单位同事们随年龄增长,不同程度出现老、病的症状,他们抱着不同想法,恶作剧一样非要拉我去体检,并说可选项,只测身高、体重也行,没办法只好去了。从20岁到40岁有过三次严格体检,所有个人信息上身高都是1.78米,这次快到50岁了,身高是1.80米,体重75公斤。在B超机上用了别人四倍的时间没检查完。医生说肝部有亮光,粗看象脂肪肝,细看非常健康,找不到光的来源,看不懂为什么有光。医生满脸困惑,但态度诚恳的说保证不是病。

修炼不治病,就是清理身体。修大法后时常吐、便污血等东西,很快感到身轻体健,这些内在清理身体产生的变化,医生或专业仪器能看到。而外在清理身体十分明显,肉眼可见。是从毛孔清理出脓、血等污秽之物,这种清理是身体所有毛孔时时刻刻、反反复复、不间断的、有序的進行着,这样就清理出体内的毒气、病气。直观看是脑袋上的脓包,脸上的疖子、痤疮,脖子上肿大的淋巴结等身体上各种肿块,就像冰雪消融一样,大的变小的,小的变更小,最后消失看不到了。同时脑袋左侧凸起部位,毛孔清理干净后变成小坑而凹陷;而右侧凹陷部位,毛孔清理干净后长出健康的细胞组织而凸起。整体上形成了此消(凸起部份)彼长(凹陷部份)。这个过程也是全身毛孔有序的進行着,润物细无声的使身体发生变化,畸形脑袋得到校正,从而五官趋于平衡,脸上皱纹减少,头、脖子、嘴在复原归正。瘦弱的躯体,扭曲的四肢,也逐渐向肩宽背阔,臀圆腿直过度。

这就使我的身体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不是形容、是真实写照)。熟悉的人,短时间没见的,见到都感到我变样了,但说不清哪里变了。而隔长时间相见反应更大。有一次隔了挺长时间回老家,姐姐见我直呼“震撼”,并用农村话说我“原来像豆芽菜,现在壮的象头牛”。

有事去见莫逆之交的老同学,相隔五年再见,他大惊失色的问:“怎么瘦成这样,有没有120斤了?”告诉他还是150斤时,绕我转了一圈,上下打量后说:“该瘦的瘦了,该胖的胖了,身体密度也大了。”

认识一个有特长又经过专项培训的警察,他仅凭一张照片就能找出混迹在人群中的人。相隔十年偶遇,他说:“一眼就认出你来,细看眉、眼有原来的样儿,但也变了,其它都变了,变的不是你了。”这种说法在银行得到认证,拿身份证在银行智能窗口,人脸识别系统说不是我本人,在人工窗口就没有问题。

也有短时间看的出、说的清的大的变化。相隔五个多月去见一位长者,老人家目不转睛的看着我,好长时间才严肃又庄重的说,“修大法,你得到好处太大了,上次见你嘴还歪着,这次完全正了,还看不出曾经歪过。大法好,师父伟大。”

修大法发生的这些变化,不仅时刻激励自己精進实修,也给我洪法、讲真相提供帮助,在事实面前不用多说。很多人见到我会说“法轮大法好”。

大法给予我的太多,佛恩浩荡无法形容,多少个谢字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