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给警察讲真相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23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农历二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七十二岁。当时一位法轮功学员给我介绍法轮功时,说法轮功能祛病健身,要求把个人利益看淡,我问:“这是啥功法?”他说:“是佛法。”我说:“是佛法,我学。”这位同修后来给我请来了《转法轮》。我修炼了二十多年,没吃一片药,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的病不翼而飞了。

成立学法小组

二零零三年,邪恶的迫害很严重,有的人有怕心放弃了修炼,有的同修从监狱回来没有地方学法,当时我周围同修状态各样不一。我想:“我们做最正的事,怎么不敢做呢?”于是我在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协调同修去找那些同修都来学法。

时间长了,同修回自家建立了几个学法小组,现在我市学法小组遍地开花。现在我们这个学法组都是老年的同修,他们没上过学,我们就一个一个字的教他们读法。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这些老年同修把师父的所有讲法都能通读下来了。

在学法当中,同修都在法中归正。我们上午学法,下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从二零零三年一直走到现在。无论什么风吹草动,都没有动摇过,过年都不停。

一直以来,我们学法小组都很平稳,大家都能理智的去做证实法救人的事。我市农村人口多,我们小组就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我家农村亲戚多,哪屯有亲戚,我就带同修去发真相资料。有时一晚上发十几个屯子,太晚了,就住在亲戚家。《九评共产党》问世,我们就拉一车到农村去发,市里也发。

面对面给警察讲真相

一次,我儿子和一个被通缉的同修去办事,同修还背着一个打印机。路过检查站,我儿子的电子书被查出来了,我儿子当时发了一念:不能查同修,结果就真没查,同修脱险了,我儿子被绑架了。我接到消息后,立刻打车去要人。坐在车上,我想基点得摆正,那个地方检查大法弟子的东西,迫害大法弟子很厉害。我儿子出事是个因由,我得去救那些警察,去讲真相。

我带着儿媳、外甥、侄女,我们四人一進屋,十来个警察蜂拥而上,把我们围上了,手指着我们问:“你们干啥来了?”我说:“要人来了。”警察说:“就昨天晚上那个法轮功?”我不知道我儿子暴露身份没有,我就说:“你怎么知道他是法轮功?”警察说:“他身上带着东西。”

这时我一点怕心也没有了,师父就帮我了。我说,你们坐下,听我给你们讲真相。这期间,他们两三次问我是不是法轮功,我都回避了。有一个挎枪的据说是副局长,他手指着我说:“我就是迫害法轮功。”我说:“你们年轻人前途无量,要看准方向,共产党是棵烂了要倒的树,你可别靠它。法轮功才是挺拔屹立的青松,中国人的骄傲,说真话、办真事,不象共产党搞假恶斗。如果你们继续迫害法轮功,我给你们上恶人榜,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又对他们讲:“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签署了人权条约,江泽民破坏人权去不了那些国家。他找人到国外跟法轮功协商,说警察杀害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就杀多少警察偿命。”我让他们把名字报出来,他们不报。我说:“儿媳,把他们警号记下来。”他们把身子都背过去了。那个副局长说给我写上,我说好。当我说让他们都坐下的时候,他们都坐下了,都认真的听我讲真相。从下午两点讲到五点,三个小时,都没有人吱声。

我从共产党的起家到历次运动迫害中国人,造成非正常死亡人口八千万。自从共产邪党進入中国,在各次运动中迫害的都是好人,都是中国人的精英,动用国家四分之一的钱用来迫害法轮功。共产邪党它不是中国的产物,是西来幽灵,不能和中国混淆。你听听,共产党共产党,可我们是国民,得有我们的党。

那个带枪的警察叫我到他办公室去,我不去。他说:“那你们四人都進屋吧。”我们一進屋他就把门关上了,看着我笑。他说:“大姨,你说我有《转法轮》,我还真有。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反对党,反对江泽民。”我又讲江泽民怎么妒嫉法轮功,怎么迫害法轮功。因为共产党是假恶斗,江泽民伙同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蹲监坐狱,各种酷刑,更有甚者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我边说边哭。他捋着我的衣领,眼圈也转泪了。他说:“大姨,我明白啦!你儿子的事是最小的事,把你儿子放了,还给不给我上恶人榜啦?”我说:“你今后不再迫害法轮功学员,把我儿子放回来,我就不给你上了。”他给了我一个通行证,以后再去要儿子,就可以畅通无阻了。十五天后,我儿子回家了。

整体配合证实法

有一年老下雨,农村的路不好走。我市二十多个乡镇,都有集市的时候,四面八方的人都去赶集,我们就上集市去发真相资料。同修们一走出去救人,先发正念,求师父保护。我想我们也能挂展板,二十多个乡镇所在地,就一个礼拜去挂一次。反馈回来的消息说:“江泽民真完了,他干的那些坏事,都在展板上给曝光了。”

这些年下乡面对面讲真相,出去两台车,一次就能退四、五十人。从农历二月份讲到腊月二十三。把《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城乡发,满城市高层楼都发一遍。一天同修发给一位老人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有人喊:“发什么?”这个人上去一把抢过书夹在腋下走了,说:“再别发了。”同修仔细一看,原来是警察。还有一次,同修发到警察手里,警察抻抻裤腿,意思说我是警察。原来警察也在找这本书。

这些年证实法中,被绑架的同修多数当天就放回或十五天放回,同修多次在街上发资料,被警察看到都没管。有几个同修被绑架,我们就上“六一零”去要人,讲真相。给公检法写信,把资料送到法院人的手里,往派出所送资料,送优盘,贴不干胶。不干胶都贴到“六一零”头子的出生地。贴到他现住楼房他那个的单元楼的门上,那个“六一零”的头子说:“这法轮功可把我整惨了,出国都出不去了。”满城市挂条幅,七百多条。我们早晨出去一看,满城上空黄黄的,大大的震慑了邪恶。

向内找修自己

平常总觉的自己在情上放的挺好,走到哪都不惦记儿女。但儿子被绑架,就不行了,老想哭,学法也压不下去这个心。我就想,这个情要修不去,能圆满么?师父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1]我就又求师父帮助,把心放下了。 我认识到,只有在遇到事时,才能看到你这颗心,遇到事能不动心,才是真正的放下。

看见别人有好事,总是心动。遇事不向内找,就怨同修不在法上,总要求别人怎样怎样。有一个同修对我说:“我魔难怎么那么大呢?”我张口就说:“人家是现成的料,你是坯料。”同修就急了,说:“我心性是不到位。可你这么一说,我倒提高不上来了。”同修这一说,我惊醒了,我为什么不找自己?我就向她道歉说:“我错了。”

同修的意见和我不一致时,心里就不舒服。为什么会产生不舒服的想法,通过向内找发现,内心深处还存在着总认为自己比别人的意见高明、比别人强的想法。师父说:“神不是看你的办法起了作用才给你提高层次的,是看你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提高了才提高你的层次的。这就是正法理。”[2]

我从师父的法中体悟到,我就应该看同修在法上的那一面,看同修好的一面,才能和同修更好的相互配合,救度更多的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