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中共】苏共和中共的告密培训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五日】在中国大陆某市,一个名叫“小小情报员暑期爱国教育”培训班开始了。一位家长忧心地说,开始举报老师,离举报父母就不远了。

无独有偶,在前苏联用一个人的名字命名街道、学校、图书馆、集体农庄的次数最多,不是斯大林,而是帕夫利克·莫罗佐夫,一个告密“小英雄”。


苏共“小英雄”和告密狂潮

帕夫利克出生于俄国乌拉尔地区一个偏远的乡村,按照当时苏联共产党的官方宣传:12岁的帕夫利克投身于共产主义事业,是学校少先队的领袖,因父亲伪造文件出卖给苏维埃的敌人,他毅然决然向政治警察格别乌(即后来的克格勃)告发,他祖父、祖母和舅舅对此怀恨在心,将他和8岁的弟弟残忍杀害。

因为这一事件,他全家几乎灭门:父亲被判10年徒刑,投进古拉格集中营,随后被处决;祖父、祖母和舅舅在村中被捕并在随即召开的公审大会上被宣布为杀人凶手,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而也因为这一事件,帕夫利克成了苏联英雄。全国所有的报纸杂志对其进行大张旗鼓的宣传,成为“大义灭亲”的典范——因为在阶级斗争至上的时候,亲人也会成为“人民的敌人”。此后几十年间,苏联政府为“小英雄”树立了无数的雕像,甚至享受了连斯大林都没有享受到的将头像印在明信片、邮票和火柴盒上的殊荣。无数作家艺术家为其立传、唱歌、作画,所有的苏联儿童在加入少先队佩戴红领巾的时候,都必须在其雕像前宣誓,并高唱歌曲《向帕夫利克·莫罗佐夫看齐》。

然而,苏联解体之后,人们翻开尘封的档案,才目瞪口呆地发现,这个“小英雄”的事迹,竟然全是编造的。

真实的情况是:帕夫利克的父亲抛妻离家,他的母亲没有办法把丈夫叫回来,于是想出一个损招:让儿子帕夫利克去向格别乌告发丈夫,说他是苏维埃的敌人,以为这样一来,丈夫就会害怕,就会回心转意回到她的身边。

那么,帕夫利克又是怎样的孩子呢?他生活在偏远的原始林区,当时还没有成立少先队,连共产主义是什么都不知道,他经常旷课,只能算是一个顽劣的孩子。可怜的帕夫利克一家六口,就这样成了苏共在全国推动告密培训的祭品,并掀起了苏联的告密狂潮。


中国的告密行为正在校园中蔓延

近年来,在中国的大学里,先后发生多起大学老师因发表独立思考,而被学生举报,从清华大学、华东师大,到贵州大学,已有30多位大学教授因发表独立思考的观点,被学生告密而接二连三地丢职。

不仅仅是大学,中共在中学、小学,甚至在幼儿园都开展红色洗脑教育,让孩子和家长模仿所谓“南泥湾大生产”的场景。有些地区对学生提倡下载“学习强国”软件,其实就是让孩子更密集地接受中共的洗脑宣传。

“小小情报员”并非在今天才出现,早在2010年3月,中国《法制日报》就报道过,昆明市有关部门下发通知,要求市内所有学校的班主任在班上发展2至3名“治安小信息员”,以供公安机关掌握校园动态。

2018年下半年起,中共积极在中小学“教育”学生,不能有宗教信仰,“要信只能信共产党”;中共还要求校方善用班会和升旗的时间,加强灌输学生观念,让他们向共产党靠拢。

2018年10月,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的教育部门命令学校“禁止学生有任何宗教信仰”。甘肃省兰州市警方直接到学校宣传,向公安局举报信徒可获得奖金一千人民币,举报教会负责人则奖励一万到四万人民币。

安徽省亳州市的警察用钱和零食诱骗一、二年级的小学生,引导他们说出自己的父母、家人是否有宗教信仰,还鼓励他们相互举报,秘密调查宗教信仰的状况。

中共对于告密的强压,导致中小学生的身心被摧残。郑州一中学生看到一名同学拿另一名同学的平板电脑,他没有向班主任报告,老师就以此为借口让他写检讨。这名中学生连续写了几次检讨都没过关,在老师的多次催逼下,孩子因压力太大一时想不开,于2019年3月8日晚上从家中跳楼身亡。

文革中,曾经发生儿子举报母亲,并要求将“反革命母亲”枪决的人间惨剧。已过去五十多年了,文革阴魂不散,中共的魔鬼本性妄图用其害人、斗人的控制手段荼毒世人甚至孩子,而在经济先行的浪潮中,这样的险境却并未引起中国民众应有的警醒。


教科书被用来制造对法轮功的恐惧和仇恨

2001年2月,中共教育部通知要求全国各级各类学校组织开展攻击法轮功的签名活动,在全国教育系统首先推出“百万签名”,以此来毒害数以亿计的未成年学生。有的学生不签名,班主任连拉带拽,威逼利诱,逼迫学生签名,否则将开除学籍。

中共还将诬陷法轮功的内容编进中学教材、各级考题,甚至高考和研究生的试题中。在国际上早已被揭穿的“自焚”伪案,却赫然出现在中国大陆六年制小学教科书《思想品德》中。教科书假借十二岁的小思影之口,制造学生们对法轮功的憎恨和恐惧。

二十年来,因老师在课堂上讲法轮功真相,而被不明真相的中小学生举报,遭到迫害的事情连连发生,直至近年这样的事依然存在,引人深思:

蒋利女士,是电子科技大学成都学院外语系女教师,自1994年修炼法轮功以来,修身养性,与世无争;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教学态度好,教学效果佳,深受学生喜爱,同事赞同。因给学生讲真相,蒋利女士2016年11月11日在家被学校所在地的成都高新西区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后被高新区分局非法逮捕。

54岁的陈新文老师,是云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学副教授, 2012年6月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以“真、善、忍”为原则,做一个好人,身体和心灵受益匪浅,有发自内心的喜悦,总想告诉别人,让人们都能像他一样感受到生命的这份幸福和快乐。他曾说过,自己终于找到了生命的目标。他得到了法轮大法,惊喜中知道了生命可以永恒的真理大道!

陈新文老师2016年10月20日向学生讲法轮大法真相,被受谎言毒害的学生诬告,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学校剥夺了他的教师资格离开了讲台。2017年7月12日,陈新文博士被非法开除公职。

《左传》中有这样的话:“弃德崇奸,祸之大者也。”翻译成白话就是,弃绝道德,崇尚奸诈,这是大祸啊!

正在校园的孩子,本应是涵养道德、明理晓事的阶段,中共却在校园中推行监控、告密的恶行。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将会变成什么样的人呢?

孩子在学校的生活,不仅反映在考试分数上,更反映在思想行为和个性养成上,甚至会影响孩子的整个人生。所以,孩子在学校的真实状况,值得中国大陆的每一位家长关注和深思。特别是在天灭中共的最后关头,这不仅关系到孩子个性和品德的塑造,还关系到孩子的未来。眼下,帮助孩子保护良心、远离中共、拒绝助纣为虐,是避免家长和孩子给中共当替罪羊的最重要的保护。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