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演讲乱法”事件部分起因的说明与教训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1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六月二十三日,明慧网发表日本大法弟子的文章《执著太强而导致邪悟的事例》。我们第一时间看到了邪悟的大陆学员的名字,非常震惊!因为我们不但认识该学员,他的邪悟和我们还有一定关系。我们是一对夫妻同修(男方A,女方B),向陈推荐一本书,而让他产生“找法器”的想法,并衍生一套“找法器”的做法。虽然我们自己很快知道这不对,也规劝了他,但不严肃,没有尽到维护大法的责任。对这件事,我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痛心不已!

现在就把我们知道的关于大陆陈某某的情况说明一下,希望日本大法弟子和更多学员能看清起因,赶快从中退出,回归正道。大法修炼是极其严肃的,没有捷径可走。

陈某某,男,三十出头,山东人,二零零八年读大学期间得法,二零一零年被所在大学绑架;二零一四年二月在北京工作期间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八年上半年我们和陈见过一面,有过短暂交流,获知他在陷冤狱前还是当地那片的协调人。从黑窝出来不久,经同修介绍,到另一位同修开的公司内工作。我们看他急于在事业上有所作为,同时父母对他修炼不理解,家庭关难较大,就反复叮嘱他要多学法、多学法。后来没有机会再认真交流,也没听到什么负面的消息。但明慧编辑部出通知后,我们又了解一下陈的修炼情况,只得知他在这位同修的公司工作期间,曾带着同修的孩子们玩游戏,还买游戏牌送给小朋友们。

二零一九年八月底的一天,他突然说途经我地,约见交流。不好推,就见了。交流中了解到他工作已变动,个人问题受了挫,家庭关难还没过去。问他学法炼功情况,他都语焉不详。我们觉得年轻人也不容易,希望他能早日安定下来实修。我们也交流证实法的经验。直到这时,我们都是比较谨慎的。

说的差不多了,A突然开始介绍台湾同修出的一本关于能量测试的书,是给常人看的。A觉得这本书可以破除常人无神论的观念,B也饶有兴致参与進來。陈当时就很感兴趣,便把书借走了。

十月底,他过来还书,谈了很多这本书给他的启发,口若悬河,很兴奋。我们感到吃惊和匪夷所思,但在猎奇心的驱使下还听的津津有味。他说,根据这本书的方法,测定他是《誓约》那幅画里背斧子的神,斧子就是他的法器。他说自从找到法器后,他感觉能量怎么增强了。“找法器”这事就是这么来的。

他还说了,在帮其它地方的同修找法器;还说要给我们找法器;还说他的前世,等等,口气很大。A听了虽然感到可疑,但看到陈很强势的样子,A整个人好象被抑制住了一样,麻木的听,还有意无意的附和,没有制止他;B也感觉不对劲,特别是他说我们是动物世界的什么王时,心里很不舒服:怎么成个动物了?但B觉得心里的这个不高兴一旦流露出来,会显的个人气量狭窄,所以不但没有指出问题,还很虚伪的夸他思维活跃。现在想来,全是为私,真为自己感到羞愧和羞耻!

他走后,我们想了一下,觉得他这么做不对。第二天给他去了封信,明确拒绝他给我们找法器,同时希望他能安定下来实修。C同修也认识陈,听说这事感到严重,要见他。几周后,我们三人约他见面。在这次我们明确和他说:我们是师父给下了法轮的,是威力无比的,还要找什么法器呢?我们希望他在修炼上多下功夫,在自己的一思一念上多下功夫。但我们都没有从法理上认识到他在乱法,所以态度并不够严肃。印象中,他也认真听了我们的意见;但我们讲完后,他又开始滔滔不绝讲他那套。

之后就再没消息了。没想到,再听到他的消息,会是这样!为什么当时没有严肃告诉他这就是“自心生魔”?!反而对他的规劝碍于情面,浮于表面,不痛不痒。

其实,我们并不了解陈,但从他的经历能看到:从黑窝出来后,面对现实中的矛盾和压力,他没能处理好,没有在法中归正,而是想逃避,想借助外在力量或功能,证明自己的价值,因而被邪魔利用。

日本大法弟子突然被干扰,受这么大的影响,可能想不到,源起竟是这么几个修炼不扎实的大陆学员。而那一套邪悟完全是一个很容易被戳破的妄想。没有神秘感了,真相就更容易显露。希望被牵扯的日本大法弟子赶快清醒并退出来,不给邪恶任何市场,任其自灭。

实修,实修,大法修炼没有捷径。

以上认识不足之处,望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