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唐山市一家多名修炼人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河北唐山市有这样一个大家庭:李国才、张宗素夫妇,他们的女儿李平、女婿李强、外孙子李善缘,还有李强的母亲肖瑞琴。他们中有多人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和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的迫害后,他们这个大家庭中的成员几乎都遭到了迫害。

一、李国才、张宗素夫妻遭迫害事实

1、张宗素被迫害的事实

张宗素,女,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多病缠身,经常昏迷,不省人事,是单位出了名的药罐子。在长年累月的病痛和艰难的生活折磨下,人变的脾气暴躁。修炼法轮大法后,各种病不治自愈,修炼后,再没有从单位报销过药费。张宗素切身体会到法轮大法对家庭和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单位同事都惊奇的说,她真象变了一个人。

张宗素这样一位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遭受了种种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张宗素到天津南开区一位法轮功学员家做客,被南开分局非法关押一天。晚上被唐山市钓鱼台派出所和中建二局四公司来人劫回唐山,在单位被非法拘禁一夜。唐山市公安局二处给张宗素单位施加压力,张宗素单位的相关人员出于惧怕,非法逼迫张宗素写认识、强制洗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张宗素到北京向政府反映自己因修炼法轮功亲身受益的经历,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她走上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被北京天安门派出所绑架到门头沟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七天。张宗素一直绝食,抵制迫害,后张宗素被转到香河县看守所。释放时,香河县刑警队长还勒索张宗素家人一千元钱。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早晨七点左右,唐山市钓鱼台派出所大约六、七个警察对张宗素非法抄家后,把张宗素绑架至派出所。当日十二点左右,开始给张宗素及家人分别做笔录,张宗素拒绝签字。下午六点左右,非法将张宗素绑架至唐山市第一看守所。

四月二十七日,因张宗素绝食,狱方强行给张宗素戴上手铐、脚镣。绝食至四月二十九日,狱医体检后说张宗素有心脏病,但王姓所长坚持要野蛮灌食,致使张宗素门牙松动。张宗素大约被灌食一个月左右,期间二十四小时戴着手铐、脚镣,致使张宗素睡眠极差,生活不便。还经常被犯人邓某、胡某、宋某肆意谩骂。镣铐都勒入肉里去了,过后长时间还有痕迹。张宗素曾经被迫害的二十七天未解过大便,到解大便时灌肥皂水、药水都不管用。张宗素被灌食后,出现长期的脑供血不足、手和头抖动、行走困难。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唐山路北法院对张宗素非法开庭。一开始不允许旁听,在家人的一再要求下,才勉强让四名直系亲属进入旁听,但不允许有任何发言。虽然律师进行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但唐山路北法院草草收庭后,于当年十月二十日以莫须有的罪名对张宗素和她丈夫李国才非法判刑,夫妻俩人均上诉。当时参与此冤案的公检法人员有:唐山市路北区检察院检察员艾艳霞、路北法院的审判长刘钰满、陪审员贾淑英、陪审员李晓军等。

二零零八年元月,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们集体抵制迫害。看守所科长刘向红给张宗素戴手铐、脚镣,刘向红多次教唆不明真相的刑事犯打、骂法轮功学员。元月八日,张宗素整个人迷迷糊糊,走路需要扶着墙,手抖的厉害,生活已经不能自理。狱医同意张宗素到外面检查身体,但看守所王姓所长怕恶行被曝光,不让张宗素到医院去检查。张宗素被转往石家庄女子监狱以前,一直没能到医院体检。期间,张宗素要求见律师,但看守所方面推脱,说过年期间不许律师接见,过了年以后再说。实际上一直没让张宗素见律师。

二零零八年五月,张宗素被强行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狱警马桂双看达不到“转化”张宗素的目的,就加长“转化”张宗素的时间,从早上六点多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想让张宗素背弃自己的信仰。连续迫害张宗素二十天左右,致使张宗素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甚至连方向感都已经错乱,有时连门都进错。视觉严重下降,甚至有一次在无意识下直奔玻璃门,一公分半厚的玻璃被撞得粉碎。

后来又来了一个狱警史云霞负责管理第五监区的(二百四十多人)生产。她平时脏话连篇,一到不久,就限制上厕所。她要求大家上厕所要先申请,领取挂在墙上的几个牌子,排队大小便,表面看上去很合理,实际上给大家带来了非常大的痛苦,车间后面工作的人员不准放下工作到前面来领牌子,只能等到她人便后把牌子挂到墙上后才允许领取牌子排队。由于出工时间太早(早晨大约6点半进车间),大家几乎都没有大便,而墙上一共才六个牌子,所以上午十点以后,才能看到墙上有牌子。长此下来,因为很多人要长时间憋着大小便,造成很多人都憋出病来了,大小便失禁常有发生。

被非法关押七年后,张宗素于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回家。

二零一七年六月四日晚八点多,唐山钓鱼台派出所警察到张宗素家敲门,家属打开门,三个警察闯入家中。张宗素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又打电话叫来五个警察,强行抢走两台电脑、打印机、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并要带走张宗素,张宗素不配合,未能得逞。

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日,张宗素在唐山八方超市附近讲真相、劝三退,被警察跟踪。大约下午六点半左右,被五六个恶警抄家,抄走的有大法书、电唱机、U盘等物品。

2、李国才被迫害的事实

张宗素的丈夫李国才,是中国建筑二局四公司工人。修炼法轮大法前,李国才几乎每年都要大病一场,胃被切除了大半、静脉曲张等等。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快恢复健康,从此没有在单位报销过一次药费。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法理做人,身心愉快。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犯罪集团对法轮大法以莫须有的罪名开始迫害后,李国才遭受了迫害和酷刑。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李国才到北京向政府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亲身受益的经历。他走上了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被北京公安局天安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海淀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四天。

在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两个警察用尽全身力气使劲打李国才耳光,打累了就乱踢身上,后来还抓住头往墙上撞。最后他们俩一边一个架着李国才往墙上使劲扔,在反弹力作用下弹出两到三米远后,再猛踢、乱踢,往墙上扔三次后,他们累的气喘吁吁,才把李国才送入牢房。

在这两个警察的授意下,牢房内的刑事犯们(大约三个人)强迫李国才脱光全身衣服,连脚上袜子都脱下。他们三个狠毒的将李国才推到监室外放风场,站在水泥地冻了两个小时后,他们三个还用盆往李国才身上浇凉水,浇了大约十盆左右,又改用铁桶(大约是盆的五倍)从头上往下浇凉水。数九寒天,李国才已经大约十二个小时滴水未进,大脑冻的象爆炸一样,冰冻彻骨,承受到了极限。

三天后,李国才单位来人把他劫回唐山。单位保卫科的赵志勇拿走了李国才身上全部现金800元,说替李国才保管。后来李国才找他要,他说没有此事,没人能作证。从北京回到唐山后,李国才被本单位保卫科非法关押三天,逼李国才写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扣发了李国才三个月的养老金,并罚款一千元,至今未还。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李国才被非法抄家。这次李国才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八日,李国才和李国才女婿李强等五人被绑架至唐山市付家屯派出所。当晚十二点前后,付家屯派出所警察何涛等要求大家强按手印,强行取血与照相。这次李国才被非法拘留十天。何涛等人要求李国才签一个被劳教的单子,李国才拒签。回家后,何涛还来电话骚扰李国才。

二、肖瑞琴、李春华夫妇遭迫害事实

肖瑞琴,原单位是唐山市医药化工厂,她是厂实验室的化验员。退休后得了一些慢性病,比如泌尿系感染、颈椎增生、高血压等。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各种疾病一扫而光。

肖瑞琴得法后不久,老伴李春华积劳成疾,躺在了病床上,肖瑞琴劝他看看法轮功的书。他一看,一下子明白了人生的种种苦难的原因所在。得法修炼后,李春华脱胎换骨,一身的疾病从此消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后,李春华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左右,直到二零零零年过年前才被放回家。主持迫害的是唐山市遵化县李广江遵化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福庭(音)、王坤元。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那年的夏天,唐山市遵化警方、610在王坤元、王继国的带领下对李春华的老家遵化市石桥头村、温庄村以及这两个村的所在镇东旧寨镇的其它村的法轮功学员们进行了地毯式的抄家、抓人、判刑、劳教。

李春华本人当年是七十六岁高龄,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遵化警方伙同唐山610想把他劫入监牢,把他从唐山家中绑架到遵化。他在遵化旧病复发,遵化六一零头目曹艳泽、王坤元反复给李春华体检,不想放人,企图达到把李春华关进看守所的目的。在李春华血压高达二百四十、心律过速的情况下才放他回家。

七天以后,这帮邪恶之徒又闯到李春华在遵化温庄村的家非法抄家。对唐山和温庄分别抄家,抢走了很多私人物品。八天之后,李春华儿子李强在单位被遵化国保伙同唐山警方绑架、抄家。当天从唐山被转到遵化看守所、拘留所,共计非法拘禁了两个月左右。

遵化国保、610持续骚扰李春华,致使他在高压和惊吓下,于二零一三年初离世。

三、李强遭迫害事实

李强,男,唐山市联通公司工人。一九九八年底,李强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得以净化,真是无病一身轻。

李强得法刚刚半年多一点,就被单位相关人员非法二十四小时拘禁在单位招待所,被610非法强制洗脑。这次被非法拘禁了大约一周左右时间。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中午十二点左右,李强单位领导和以遵化国保大队队长王坤元为首的遵化、唐山警方把李强从工作地点绑架,并到李强家非法抄家,一起参与抄家的有八个人左右,抢走一些私人物品,并给李强戴上手铐,绑架到遵化迫害。李强妻子李平当时就质问非法抄家的人:凭什么抓人?有什么证据给定罪?他们觉的理亏,说一定会找到证据的。当天下午三点左右,李强在遵化国保大队办公室被张志民扇耳光(用力扇了10多个)、行刑逼供。双狮牌手表被他们扣押,至今未还。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傍晚,李强被转至遵化看守所,一进大门就被犯人非法剃光头。期间,曾被看守所16号监室的警察锁在铁椅子上打数个耳光。关押了半个多月,后转到遵化拘留所(洗脑班)监视居住到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三日,才被李强工作单位及家人接回。说是监视居住,其实就是和被拘留的犯人一起吃住。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早晨六点,李强的女儿李善缘当时初中二年级,正在吃早饭。听到唐山市国保大队、唐山市路北区公安分局、唐山市朝阳道派出所所长王秀佳、警察刘金虎等多人的急促敲门后,孩子下意识的打开了门,警察们非法闯入李强家,不出示任何证据,非法抄家。

孩子非常惊恐,目睹了警察们抢走很多私人物品,撬开床柜,把衣物扔的满地都是,并抢走李强妻李平的电脑。孩子一上午都在后悔自己为什么开门,眼睛哭的红肿,无心听课。老师还以为孩子眼睛病了,给家里打电话,让家长把孩子接回家。李强于当日下午五点左右被释放回家。当时李强父亲李春华处于卧床期间。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八日,唐山市路北分局国保大队、钓鱼台派出所七八个警察,将李强和岳父等五人绑架至唐山市付家屯派出所。这次李强被非法拘留十天。

从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开始,时任唐钢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的杨骥带人对李强家多次骚扰,还到李强单位(唐山联通公司)骚扰,遭到李强同事的抵制。六月十五日早晨李强妻子听到敲门声,一个女子说:你家漏水了,开门看看。李强妻子开门一看,竟是唐山钢铁公司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七、八个警察,她迅速把门关上了。随后他们使劲敲门,李强妻子始终没给开门。

过了两天,李强妻子和女儿李善缘(正是孩子中考)中午回家休息,这伙人蹲坑尾随后又来敲门,李强妻子不给开门。他们还乱敲左右邻居的门,弄的左右邻居不得安宁。

六月二十六日,唐钢公安分局时任国保大队队长杨骥等人非要到李强家中“看看”。还是以“检测”为名,拿走了家中的笔记本电脑一个和台式机主机一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