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2003年丰台看守所众生喜明真相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三年夏天,被非法通缉而流离失所的我,在北京为外省同修买电脑器材时,被邪党绑架,辗转市、区看守所、洗脑班迫害。八月十五中秋节这天,我被本地国保送到丰台区看守所。两个月的时间,我和另外两名同修一起积极讲真相,在师父的加持下,一个监室的几十个人全部了解了大法真相,支持大法,一派祥和,展现了大法的神圣和美好。

下面和大家分享几个十七年前众生喜明真相的故事,希望在中共病毒在全世界肆虐的今天,天灭中共的最后时刻,世人都能珍惜大法一而再、再而三恩赏的宝贵机缘,明白真相,拒绝邪党,走入美好的新纪元。

黑帮老大:我就佩服你们法轮功!

我在丰台看守所那个监室有四、五十人,东面一个大铺,西面一个小铺,就是人挤人侧着睡也睡不下,就把人分成几组,晚上分上半夜和下半夜值班。夏天晚上也很热,我那个组的组长岁数不大,拿个扇子给牢头(六十多岁的经济犯,北京人,都叫他老头子)扇扇子,他让谁扇谁就接着扇。这天,他看我是新来的,扇完了就叫我接着扇。我说:我不给他扇!他听了一愣,很惊讶,这种情况通常不会发生,中共邪恶监狱就是整人的地方,你什么不做都得折腾你,谁敢反抗说半个不字。他接着问:你真不扇?我说:不扇!他气急败坏地说:你等着!意思是老头子起来,看怎么收拾你,有你好果子吃!

这个监室的二号人物,是一个很高大的汉子,别人看他都害怕,是唯一能与老头子争锋的人,是个黑道上混的那种大哥式的人物。有一天,他鼓动几个人反对收百分之三十的号费。就是家里给你存了一百元钱,你只能花七十元,那三十元就充公了,不管是多少钱都这样算,名义上是买卫生纸、牙膏等公用,但实际那是九牛一毛,一般是牢头自己挥霍了,打手喝点汤,大头儿進贡给狱警了。我一九九九年被绑架到看守所时就是这样,去过北京多个看守所全部都是这样。但监管部门来调查前,警察会明确告诉你,必须说“没有号费”,这就是中共的看守所,被压榨迫害了,还得违心的学说瞎话。狱警来了,打开大门把黑老大叫了出去,“啪”就是一个大嘴巴,严厉地说:“别给我闹事!”那场面非常吓人,黑老大不敢吱声,老头子很得意。后来,他还是开了特例,被允许不交号费,别人该怎样还怎样。

过了几天,黑老大问我:“那天晚上你们说的我都听见了,如果老头子让你给他扇,你也不扇?”我笑着说:不扇!他真诚地说:“就你们敢这样,我就佩服你们法轮功!”这个别人看来很凶狠的人,心中却有公义、正直,对大法表现出敬意,对大法弟子充满了敬佩、善意。

正直的警察:你们都多向人家法轮功学学

后来,又让背监规(在押人员行为规范),大家都背,除了老头子,他舒适的躺在那里检查,大家坐一圈,一个挨一个的背诵,轮到我了,我说:我不背。他问为什么不背。我说:“我修炼法轮功没罪,本来就不该关在这儿。”他开始恐吓我:“警察让你背你背不背?”我说:“不背!”他没话说了,就说:“那我只能向狱警汇报了,到时候可别怨我。”大家都非常害怕,你一言他一语劝我说:“你别较劲,就说你背着,还没背下来,千万别说不背。”“这里没有人不背,到警察那里整你一通,最后还得背呀。”“你不背,违反监规,得上脚镣手铐,那得受多大罪呀!”当时的场面现在想起来还让我感动,他们确实对邪党是渗入骨髓的恐惧,但对大法弟子是充满善意关心的。我平静的笑着说:“谢谢你们!大家都是关心我,你们不一样,你们背你们的,我不会背的。”

下午,狱警来了,打开门叫我跟他去办公室,大家非常紧张。我没有恐惧,在这以前,我已经被多次绑架拘留,在团河劳教所、北京洗脑班受过酷刑,我觉的做一名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挺好。这个狱警非常好,他让我坐下,笑着说:“你们是不是认为自己没有罪,不该被关在这里,所以不背规范?”我说:是。他说自己原来不是看守所的,是从市局刚调过来的,然后就问了一些有关法轮功的问题,我都说了自己个人的看法。我们就像朋友一样,轻松愉快的交流了一段时间,然后他就送我回去了。这是我在二十多年迫害中,遇到的一个难得的好警察,关键是对大法完全是正念,后来我们在放风时,他有时会去上面看看,他多次对所有的人说:“你们没事多跟人家法轮功学学啊!”

回到监室,我什么事没有,所有人都非常意外,老头子更没有料到。晚上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老头子宣布“提升”我为小组长。警察的态度,老头子的变化,使大家更加尊敬我,为我们讲真相提供了很好的环境。

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没有受到迫害而是赢得尊重,众生不致因此犯罪,而且为自己進一步认识大法、走入美好未来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这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圣,感谢师父对弟子、对众生的洪恩!

承德小伙:我在法庭上一直默背“真善忍”

有一个承德的小伙子,二十出头,很善良,送过快递,也卖过水果,因为卖东西与城管发生冲突被抓。他很愿意挨着我睡,我就教他背《洪吟》,几乎每天必背,后来他背会了几十首。他与城管可能发生争执、推搡,一般不是大事,但城管装着被伤,小冲突变成了刑事案件,他就被抓了,他非常恨那城管,想着如果判得重了,一定得报复。后来,他被判了一两年吧,比他想的多了不少。

从法庭回来,他和我说:“童老师,我在法庭上一直默默背着‘真善忍’,心里特别平静,要不是大法,判我这么重,我肯定得恨他们。”是大法化解了乱世冤怨,他的心里装着“真善忍”,在末劫乱世中保守着生命原本的善良,我为他高兴,这是生命真正的觉醒、得救!

北京的哥:法轮大法是正法

有一个比我年龄大的北京人,是开出租的“的哥”,他是因为容留吸毒罪,据说他是第一个用此罪名被抓的。他因为开出租,见多识广,也很有头脑。我经常给大家讲真相,他就静静听着,我一说到“法轮大法是正法”,他就笑着接一句“最大的邪教是劳教”。因为我在二零零零年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并亲身受到过酷刑折磨,还被收入联合国人权案例,我非常了解劳教所的黑幕恶行,中共的劳教制度非常邪恶,尤其是后来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于邪党来说简直是得心应手,非常方便,也因此罪恶累累、罄竹难书。我不知他从哪里得来的这个结论,但确实有道理,体现了北京的哥对法轮大法的认可支持,与对恶党的厌恶和清醒认识。

后来只要我们一见面,我就会大声的说一句:“法轮大法是正法!”他就会声音洪亮的笑答:“最大的邪教是劳教!”每天可能都会说几次,成了监室一景,大家听熟了,有的就会一起齐声说。很有意思。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发表,给中共邪教盖棺定论,我想,以当时的哥的认识,一定会认同中共是最大的邪教,从而顺应“天灭中共”的天象,拒绝中共,退出恶党。二零零三年他就有那样认识,真是难能可贵。

河南老哥:你也教我两首大法的诗吧

有一个中年河南人,应该是个四处跑的买卖人,很油滑的人,听不出他说的哪句是实话,因此他的背景没人了解。对大法弟子讲真相不以为然,有时还要抬几句杠,其实还是受了邪党的毒害。后来大法弟子善良的言行,让许多身边人短时间有了不可思议的巨大改变,他都看在眼里,使他感受到大法的威力。他看到监室的几十个人都能背几首大法的诗,就是不参与,但那么多人天天背,不知不觉也都听進了心里。后来有一天,他突然主动跟我说:“你也教我两首大法的诗吧!我也试试。”我就教他师父《洪吟》里的“大觉”等,他非常快的背会了,说感觉师父讲的真好。

东北小伙:我也创作一首赞颂大法的歌曲可以吗?

有一个东北小伙,聪明善良,非常阳光,特别愿意听我讲大法真相和传统文化故事,抢着挨着我睡。后来我想和山东同修共同创作一首歌曲,我就写了歌词,准备让他谱曲。一天晚上,小伙子突然跟我说:“童老师,我也创作一首赞颂大法的歌曲可以吗?”我说好啊。他说:“我也想了一首,您看成不成,那我给您唱一下吧。”然后就轻快的唱起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人人离不了……”歌词是两段,隔了将近二十年,词我已记不清了。他用的是儿童歌曲的曲调,唱的是自己的心声。他问我:“成吗?不合适的地方您给改改。”我说:“真好!”得到我的肯定和鼓励,他特别高兴。

河南小伙:新来的,给你讲讲“法轮大法好”!

有个河南的小伙子,也是监室中受欺压鄙视的“下等人”,我经常和他讲真相,他都能接受,因为他虽年轻,但也深受邪党挤压迫害。说到中共恶警的恶行,他讲了自己的亲身经历,二零零零年,北京提前清理外地人,他以卖烤串为生。警察到他家问:“有营业执照吗?”“有”,他说着拿出营业执照递给警察,警察接过执照,随手一撕,往身后一扔,问:“还有吗?”他傻了,“没了。”警察接着问:“有暂住证吗?”“有”,他说着拿出暂住证递给警察,警察接过来,随手一撕,往后一扔,问:“还有吗?”面对比土匪流氓还霸道邪性的首都警察,除了吃惊,还能有啥?就这样,他被送到昌平七里渠收容所,天天挖沙子。有一天,坐火车和一些同乡一起被遣送原籍河南,大半夜在离车站很远的野外被轰下车,大家只能自己走回家。他就是这样勤劳善良的普通中国人,日常中就在受到邪党迫害,到了看守所这样的地方就更是“贱民”之中的“贱民”了。

河南小伙非常尊敬大法弟子,和大法弟子特别亲,愿意和我们在一起,喜欢听大法真相,因此变化很大,更加自信、开朗。真相听多了,他还配合大法弟子讲真相,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让大家认识中共的邪恶和法轮大法的美好。比如,我们说到中共欺骗民众为“自然灾害”的“三年大饥荒”,他就把听到的长辈经历的亲人如何饿死的惨状讲给大家,给人印象很深。

两个月后的一天,進来了一个新人,休息的时候,河南小伙第一时间走过去,一开口就问他:“你知道法轮功吗?法轮功好不好?”新来的摸不着头脑,不知该说什么,就模糊的说:“不是政府不让炼吗?”他就对那人说:“你得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可好了,童老师就是修大法的,人可好了。”“你让童老师给你讲讲真相吧!”他指着我说。我觉的挺可乐,笑着说:“你都知道,你给他讲讲就行!”他真的就和那个人认真的讲了起来。我没有想到,身陷囹圄的他,心里最想的事是让别人明白大法真相。写到这里,不由想到今年神韵晚会开始创世主的呼唤:“有志者,随我下世,救度众生!”他也在兑现誓约啊!我为这样一个伟大的生命的觉醒而感动,大法是那么美好神圣,令人神往,感恩师父普度众生!

二零零三年,在丰台看守所七十多天,我与山东同修、通州同修三人相互默契配合,同心讲真相,展现了大法的神威,在师父的加持下,来来去去得有五、六十人,全都明白了大法真相,为自己选择了未来的美好。一位多年在军部的退役军人,讲起军队的腐败,让人触目惊心,配合大法弟子让人认清中共的腐败、邪恶和欺骗;一位黄埔后人,很正直,在监室很有威信,他和大法弟子亲如兄弟,信任、支持了大法弟子不断讲清真相;胆小怕事的河北商人,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感染下,正气提升,不再恐惧老头子的淫威,终于勇敢说不,摆脱控制,挺起了脊梁……美好的记忆,故事多多。

二零二零年的希望与祝福

现在,中共病毒从武汉传遍全国并迅速传遍世界,更多的世人更清醒地认识了中共的邪恶,“天灭中共”進入高潮,历史大戏走向尾声。想起二零零三年的“北京萨斯”流行到今天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爆发,中共的邪恶十七年没有丝毫改变,只是罪恶更加深重、疯狂;但可贵的中国人在变,三亿五千万勇士拒绝中共,退出恶党,可喜可贺!但还有许多的人仍在迷醉于中共的毒害欺骗和蹂躏而不自知、不敢知、不愿知,需要尽快认清中共的邪恶和其毁灭全人类的终极目的,珍惜创世主一而再、再而三延长结束时间,以巨大的承受,恩赏世人的宝贵机缘,不再一误再误,赶快摆脱邪灵,得到救度。

写出十七年前的故事,首先希望文中提到的朋友们都能明白“天灭中共”的意义和紧迫,主动三退,并继续配合大法弟子讲真相,帮助亲朋好友做三退,共同得到创世主的救度。同时,祝愿全世界的善良民众共同回归传统,提升道德,心中记住并传颂末世救命的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共同進入美好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