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真好 有师父真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我与丈夫一九九五年相识,那时他刚刚得法修炼。根基不错的他,深知大法的珍贵,如获至宝。因此,他第二次来我家时,就把《转法轮》宝书也带给了我,就这样我也走上了修炼返本归真的大道。

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我们一起走过了这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一路风风雨雨,磕磕绊绊的走到了今天,太多的经历,太多的感悟,更多的是对师尊的无尽感恩。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我修炼中的一次经历。

二零一九年五月的一天,丈夫在外地打工时不小心从大货车上掉了下来,被老板送進附近的医院。得知消息,我和小姑子(同修)急忙打车赶到医院。丈夫当时躺在重症监护室里,昏迷不醒,大口大口的往外呼着气,医生给他输着氧气,身上插满了管子,脸肿的很大,一口假牙也摘掉了,若不是看到地上袋子里的衣服,我都不敢认他了。我被这一切吓哭了,握住他的手在他耳边喊他,告诉他我来了,让他不要怕,求师父救他,让主元神主宰他的身体,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不论我怎么说,他都无任何反应,这可怎么办呢?!

我自己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份开始照顾生病的父亲,自那以后我的身体也就不太好了。刚开始是尿血,有时一天十多次,后来就开始腰疼,小腹象一块冰一样往下坠着疼,恶心,不想吃东西,白天晚上睡不着觉,严重的时候功都炼不了,好象连睁眼睛都没力气了,浑身没有不难受的地方,这种不正确的身体状态已经持续了半年的时间。现在他又这样,真是太愁人了,就感觉到邪恶就是来要我俩的命的……

医生说:检查结果是右边脑内有瘀血,导致左侧身体都不会动,建议我签字给他做开颅手术,术后能不能醒过来不好说。我一听还要开颅?因他前几年一次车祸,已经开过一次颅了,这可是脑袋呀,哪能左一次右一次的开呀?!再说没有十万八万的也做不了手术呀!自己家又没钱,两个孩子都没成家,儿子二十四岁,小女儿还在上大学。按常理,这种事关系到车主和找丈夫干活的老板,应由他们俩负责给丈夫治疗。可是车主根本就不着面,找丈夫干活的老板又说他弄不到钱。

人命关天,自己已没了主意。我只好给丈夫的另一个妹妹打电话,看看她有什么建议?小姑子说,她婆婆一次上树摘杏,不小心掉下来,也是这种症状,手术治疗共花了好几十万,最后还是接近植物人,拖累了十多年走了,结果人财两空。没什么办法,就拉回家去吧,看看他自己的造化吧!我又和一同去的小姑子合计了一下,第二天花了一千二百多元钱,雇了救护车把丈夫拉回当地医院。

同修们得知,就拿来了MP3让他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整体帮助他发正念。丈夫在监护室住了四天,一直都处于昏迷状态,但医生说:“已脱离生命危险。这人死不了,也好不了了,以后可能就是这么昏睡,也就是植物人了。”

这让所有的亲人都绝望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求师父救我们了。学师父的讲法吧。看到师父讲:“我们如果正念很足,又符合了宇宙的一个理,不管是旧宇宙、新宇宙都有这么一个理: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这里包括正反两方面,都是这样。”[1]

我请师父给我俩机会,虽说修了这么多年也不太精進,绝不能再因此让世人对大法产生负面想法而不能得救。请师父帮我把坏事变成好事,让他好起来,让大法神奇在人间再现。我坚信大法无所不能,师父无所不能,大法弟子是来证实大法的,绝不应该是医生的那种断言。我绝不承认这种迫害,也不要!

我和姐姐(同修)天天都背师父的法:“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2]。

回想那时真是太难了,走路都走不动,包也拎不动,每天都是姐姐给我做饭照顾我,那时我特别瘦,脸色很难看。一天什么都不想吃。就这样我也得坚持着,我得硬挺着去医院照顾丈夫,双重巨难使我觉的承受到了极限!想着师父讲的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3]

大约十天左右,一天晚上梦见开出的两大堆冰凌花(东北早春开在冰雪中的花)。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要坚韧、顽强!心里敞亮多了。况且他的身体也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第二十一天时,医生让他出院回家养着。那时他左侧身体还是一点都不会动,只是拔掉了氧气管、导尿管和鼻饲管,眼睛虽然能睁开,但不会眨眼,眼还斜视,看不清东西,但能简单的用一两个字沟通了。

回家后,有几个同修就来我家和我们一起学法,发正念,让他听我们读《转法轮》。其它时间就是不间断的听师父讲法录音。也就几天之后,我惊奇的发现他的左侧身体会动了,逐渐自己能翻身了!我和同修都特别高兴,然后变化就特别快了,简直一天一个样:丈夫能坐起来了,逐渐的能学法了,半个月后能站起来了,自己能扶着东西走了。

我的外甥女与医院里的一位大夫是朋友。那个医生也说我丈夫好也好不了了,也就这么睡着了。丈夫回家半个月后的一天,外甥女来我家,把她给愣住了!小姨夫能自己下地吃饭了!她说:“哎呀妈呀!这可太好了!”还有丈夫的姑舅哥哥,当时去医院看过我丈夫后回村子里就说:“这要是能好的话,那就没有死人了。”他回家后也就只一个月的时间,一天我与丈夫上街,遇到村里的一个婶子,她看见我们惊讶的说:“哎呀妈呀!这不好了吗!?不是都说不行了吗?这可真是好人有好报啊!”我回娘家的村子里,亲戚一听说我丈夫能下地走路了,全好了,激动的都要哭了,就是觉的太了不起了!太好了……

丈夫出事住院,儿子在外地学习,准备出国打工,我没告诉他。家里经济困难,儿子出国的中介费六万元钱都是借的,住院的钱大多是亲戚朋友先给拿的。儿子是六月十几号从外地回家的,当时丈夫基本上都好了。儿子在六月底出国打工走了,我送他到车站时,眼泪没当着他的面落下,送他上车后,转过身的那一刻,却再也忍不住,一劲的哭一劲的哭。觉的儿子也跟我们吃了不少的苦,从十五岁开始打工赚钱,也没给自己攒下什么钱都给家里用了。当父母的没给儿子攒下一分钱,自己还得出国赚钱,真的很心疼儿子。丈夫经历大难,儿子出国打工,自己身体状态不太好,真是所有的事都赶一起了!师父在经文中说过:“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4],当时也真是那个感觉的!

丈夫出事家里花了近三万元钱,丈夫不修炼的哥哥,在丈夫住院期间给拿了一万五千元钱,我们刚从医院回家时,他就主张去要赔偿,其实我不想要这个钱,但我想钱也都是他们拿的,他们赚钱也不容易 ,要回来也是给他们,我也不留着。但事也一直没办。今年他哥哥又来了,又说要赔偿的事,我就和他说了,要回来的钱,我也不要,就还给哥哥!哥哥的想法是要回来的钱要给我们留着。我就跟他说了,我说:“听说当时丈夫打工的老板现在又出事了,一个打工的人死在他车上了!他也挺不容易的,要是咱们再跟他要钱的话,他不得上吊啊!”他听后就说:“那咱们就做一次好人吧,这钱咱不要了!”

要是不修炼的人出这事,要个十万八万那都是少的!我也和哥哥说了当时我的身体状态,也说了我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孩子出国后,干的活是最轻快的,赚的钱是一起去的人中最多的。丈夫在今年三月份武汉肺炎疫情泛滥期间还自己出去上山捡柴火呢。目前一切都很好,真的很好!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们最好的一切!感谢当地所有同修对我们的无私帮助,感谢小组同修和我们一起走过了这段最艰难的日子!

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今生能修炼大法是我生命中无悔的选择!法轮大法是最高的佛法,让修炼者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人,使修炼者身心受益,道德提升,无论对社会、对家庭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中共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天理不容!在二十多年的迫害中,无数大法弟子遭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与不幸,更有多少弟子被迫害失去宝贵的生命。然而可怜的是那些被恶党谎言蒙蔽了的世人,因仇视佛法,而不能得救度。真心希望所有的世人都能明白真相,远离中共邪党。记住“法轮大法好”,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