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区封门时去学法点的進出说起


发表时间: 2020年06月2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我是辽宁省大法弟子,五十七岁,女,已退休。武汉肺炎爆发,各地封城、封道、封门,控制百姓正常通行。

我住的小区和我去学法的小区只有一道之隔,二月七日封门,到三月十五日解禁,人员進出要登记,小区保安和防控执勤人员总计约有八、九个人,其中有几个人穿着防护服在小区外办公,还有一辆警报联控的车,高音喇叭不停的播放,表面形式异常紧张,这给我去学法点造成很大不便。

一开始我的心态很好,没什么压力,在家发正念,清除、销毁、解体、灭尽共产恶灵操控的阻碍我進门出入的一切邪恶因素。晚上去学法点时,一路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帮我开门”。每次到同修小区的大门时,我都在侧面观察,等有人進入时,我再随其進入,每次都很顺利。有几次,保安也朝我要门卡,我就拿我家的门卡在保安眼前晃了晃,说在这儿呢,他们点点头说進吧,有时,我也和保安打声招呼,我说天很冷,没人时,就進屋里暖和暖和,别冻着,或说兄弟辛苦了,注意保护自己等等。他们也都回话,说没办法,就得在这儿盯着,赚人钱呢!后来就拿通行证進入,我还和往常一样照做,没有阻碍,一路顺风。这样的过程十多天还可以。

大约过了二十天,人心上来开始作怪,没有了正念,忧伤、愁、还有怕,思想迷迷糊糊,也不知道怕啥,忧愁的心满满的,一连三天都是这样,一到下午四点多,就开始闹心。第一天这些败物打过来的时候,愁着愁着就到学法时间了,发完全球六点正念后,也坚持去了,進门没什么,还那样。

第二天四点,又开始犯愁,心里都是苦苦的,想着:“唉,咋这么难呢?九九年七二零时都没这么愁,这么难过,这回進个门,咋就这么难呢?”心里想着:“师父啊,我不能没有学法环境,更不能离开整体,在邪恶最疯狂的时候,师父您保护加持我一直走到今天,现在心里咋就没正念了呢?师父您还是帮帮我吧,帮我树立正念,我还得去,不能一个人在家学。”就在这样思想斗争中,又到点儿了,我就一路念着师父的法,顺利進去了。

过后想想,两天我都能在这么闹心的心态下顺利的進去了,为什么就没静下心来,冷静的思考一下呢?

第三天,忧愁心慌的物质又来了,这回更重了,心跳无力,也不想吃饭,一个人在屋里难过,愁着愁着,师父的法在脑子里一段一段地想起来了:“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时会脱离法的力量,就会显的孤立无助。”[1]

“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稳,会使你周围的环境也发生变化。你害怕的时候,你发现众生都不对劲了。你变的神情清朗的时候,心胸宽广、乐观的时候,你发现周围环境也不一样了。在讲真相中、在证实法中、在你们做的事情中发生难度的时候,调整调整自己,用正念来思考问题,可能会相当管用。”[2]

“不被邪的干扰、不被它带动,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从自己这生,那邪恶就渺小,你们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这样。”[3]

此时,我的心情稳定下来,也清醒了,这回我想起来,同修他们也在顶着压力(我们五、六个人去他家,但他家的孩子不修炼,怕传染),一再稳定着这个环境,让大家在一起学法交流,有时学完法,去张贴疫情真相粘帖。

在这个非常时期,随时都会有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需要我们去做,这样更不能离开整体。就这样,师父的法帮我解除了彷徨、人心,帮我消掉了大量另外空间的败坏物质,一股清流由然而至。

又要去学法了,一路上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帮我开门”,到了门口,在侧面等着,大约有七、八分钟没人進出,心里有点着急,因为七点整开始学法。探头看看,只见人行道的大门打开着,保安背着脸看前面,我轻盈的大步走过去,心里一路感谢师父,弟子悟性差,让您多操心了。学完法,要走的时候,同修把他家的门卡给了我,我感动极了,心里好美呀。

当关过去,向内找时,我发现自己平时学法不扎实,想问题总用常人心去对待,没有把大法的超常和金刚不动坚如磐石的信念在实修中展现出来,人为的设置障碍,把邪党制造的紧张乱象的表面形势看重了,导致“人心凡重难过洋”[4]。

总结这些天走过来的修炼过程,在今后修炼中要真心学法、悟法、不迷惑,实修到位,珍惜寸金时间,走好每一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