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为法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从一个青年学子到现在人到中年,回头看看这二十三年的修炼之路,从得法之初带着好奇、探索之心,到逐步溶入大法后真正从理性上认识大法,我感受到了得法欣喜和神奇。现在想要把这份喜悦带给更多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真心希望他们和我一样,感受到生命真实的意义和做人的本来目地。

回想得法初那段时间是我最幸福的一段时间:每天和学校的同修们早早起床,在操场上迎着初升的朝阳,在祥和的音乐中炼功;晚自习安安静静的看书学法;回宿舍后继续和同修、同学、球队的队友们探讨自己得法的收获;给远在家乡和外地的老师、同学写信,介绍法轮大法……

我和学校的同修是在逛新华书店时请到《转法轮》的,当时压根不知道上学所在的城市哪里有炼功点。几经周折,在快要放弃寻找炼功点的最后一刻,我们竟然神奇的找到了五公里外的一个大厂的炼功点的负责人家里。之后几乎每个周末,我都和学校的同修步行去市区的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交流修炼心得。北方冬天的晚上,气温往往都在零下几度、十几度,大家围着一圈炼功,非但不觉的冷,反而脱了外套都浑身热乎乎的。

有时候和同修们去公园集体炼功、洪法。在老家的父母也同时期得法了,很多乡镇都建立了炼功点。寒假回到家和戴着老花镜的爸爸妈妈围着火炉集体学法,全家人沐浴在法光里,其乐融融。这些得法之初的美好回忆,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修炼之初的那段日子,几乎每天都能感受到师尊为我调理身体,体会到法轮在额头、小腹、手臂等身体各处的强烈旋转,胃病、失眠等慢性病不翼而飞,学习中精力充沛。大法法理的超常和神奇一步步改变着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让我从一个敏感、清高、偏狭的男孩逐渐变成以真诚、善良、宽容待人接物的人,让我在修炼中成为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

面对魔难 真修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邪恶集团利用中共对法轮大法发动了疯狂的迫害,邪恶铺天盖地而来。迫害之初,由于学法不深、人心过重,父亲又在迫害中离世,经历了迫害初期的惊愕不解、痛苦迷茫,我一度沉沦迷失。

然而慈悲的师尊并没有放弃我。在师尊的照看指引下,第二年年初,迷茫中的我在济南的公交车上认识了一位年轻的同修,在他以及其他同修的帮助下,我看明白了邪恶江泽民和恶党出于对大法及师尊的阴暗的妒嫉心理、对“四·二五”大法弟子堂堂正正上访的阴谋构陷、以及后来那些种种欲加之罪,在同修的帮助下,经过理性的思考,我发出最坚定的一念:坚修大法,永不背离!

师尊看到了弟子这坚定的一念,给予弟子很大的加持。在后来的修炼路上,无论是在讲真相时面对被毒害的世人的讥讽甚至辱骂,还是面对几次被绑架到黑窝的魔难,面对我曾经最看重的亲友和所爱的人们的苦苦哀求,面对流离失所,面对“六一零”、国保、公安、社区、警察的恐吓和骚扰,我始终在心中牢记师尊的法:“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1]。我的这一念始终坚逾金刚,虽然修炼的路上走的深一脚浅一脚,时常跌倒,趴着不动,甚至犯错,但在师尊的保护和安排下走到了今天。

否定旧势力 升华自己

迫害之初,我熟悉的几个老家的同修相对封闭,技术力量不足,走出来讲真相的力度不强。在师尊的安排下,我和失散的同修联系上,在他们提供的技术和资金的帮助下,我们学会了使用动态网上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在老家的城市也建立了一个小小资料点:用一拖三的塔式刻录机,在古城的城中村的出租房里,制作出大量的《风雨天地行》、《伪火》等真相光盘,后来又制作了其它真相资料。

在深夜、黎明,在风霜雨雪中,在每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里,大家把这些真相资料发到学校、社区、农村、厂矿、政府机关、公安局办公大楼和宿舍里。这中间,有多少次的危险都在师尊的保护下化险为夷。有一次,凌晨两点多,我背着包去市狱警的家属院发真相资料,刚发完走出小区大门,就看见拐角黑乎乎的地方有两个蹲坑的警察正在边抽烟边说着话,我心里发着正念,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好象根本没看见我一样。我知道那一刻师尊在保护着我!

大学生有乐于接受新知识的特点,我又可以自由出入各大学校园,于是就利用这个便利条件,把最新的动态网网址竖排复印到A4纸,剪成龙须,每一条龙须上有最新的动态网址,并在最前面加以说明:“空气是自由的,水是自由的,网络为什么不能?翻墙浏览最新海内外热点信息。”我把网址张贴到大学的求职招聘信息栏和宿舍门口,供大家撕取,也把最新的翻墙软件发给身边的同学。

那个时候,大学生有的已经有私人电脑。慢慢的,“翻墙”在古城的大学生群体里成了一种新的时尚,越来越多的年轻学子开始探讨所谓“包围中南海”、“天安门自焚”等事件的真相。那几年,自己的心态很纯正,每天都认真学法、发正念,就是想着怎么多传真相救人。虽然中间遇到很多次险情,但都在师尊的保护下走了过来,并找回来好几个失散的同修。自己大学的专业课程也没有落下,通过了含金量较高的中级会计师考试,我是我们那一届同学中第一个过关的。这些为以后更理性的面对面讲真相、证实大法奠定了基础。

修好自己为讲清真相打下基础

我的身份暴露,恶党企图抓我,我不得不来到南方一家公司打工。几个月后,同修约我去北京,元旦去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我辞职的时候,经理很不舍得,也很不理解,因为我是他手下几个人中干活最努力、最认真的一个。我告诉他江魔头诬蔑大法的真相,我修炼法轮大法的亲身经历,我说我是曾经在大法中受益的弟子,怎么能只顾自己的安危得失,不敢站出来为大法、为师尊说一句公道话呢?经理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所感动,对我说:“你要是能安全回来,公司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这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

去年,我遇到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一家人。老同学和我妻子说起我已遗忘的一件事:二十年前,他和我一起路过学校的一个被堵塞、还在冒黑水的污水池,我挽起袖子用手把池子下水道挖通,污水池中的污水流走了。我当时跟他说:“我要不是大法弟子,我今天不会这么干的,关我什么事?是师尊让我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那一刻,同学真的相信了法轮功好!

在后来的工作中、学习中、各种社会环境中,我尽可能的与人为善;吃亏和委屈时尽量不动心;工作中兢兢业业的把事情做好;不计较个人得失,力所能及的帮助同事、朋友,在他们对大法弟子有了正面认识后,再面对面去讲真相,效果就特别好。

前几年,我应聘到了北京著名大学下属的一家公司负责集团财务工作。这里的同事中,学历和履历较好的同事不少,人也都比较自信。我通过研究税务方面的政策,帮助公司获得了总计两百万左右的利润,震动了公司上下。大法弟子的出色工作业绩和踏实可靠的人品,增加了讲话的可信度。

后来面对面讲真相的时候,我坦承自己是法轮大法弟子,他们也都接受真相,还和我说了他们的朋友因为修炼法轮功而遭迫害的事。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中共的邪恶,能正面理解大法弟子的信仰。

我再次被绑架、国保找到当时的单位时,公司上下都说我好(这是国保在非法审讯时和我说到的),并在我不在家那段时期,给我的家人很多的支持和照顾。我出来后,直管领导还让我回单位上班。

明白了大法真相的世人,也在通过他们的方式帮助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