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著太强而导致邪悟的事例

——反思近期经历和见证的邪悟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0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日本大法弟子。今年三月份留了一位中国籍新加坡学员陈某某在家里住,同时带着她一起找了本地多位同修進行“交流”。因为以前在讲真相平台上认识,也在香港游行时见过,所以没有什么戒备,反而觉得她所说的内容很有借鉴。可是慢慢发现她有明显偏离大法的内容后,我开始静下来反思,越想越发现自己那一个星期就是在逐渐的走向邪悟的过程。此后,陈鼓动日本关东地区的几十人成立了小圈子,攻击佛学会和反对她们的同修。痛定思痛,我觉得应该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反省自己的同时,也希望能给还在被迷惑的同修以参考。

■演讲乱法
三月二十五日,收到陈打来的电话,说自己来到了日本,要到我家来看我,顺便交流。我觉得能交流也好,就邀她来家。可是第二天,由于中共病毒的关系,她需要滞留在日本,因此在我家住了一个星期。之后她开始让我约同修见面交流。此时,日本已進入自主的防病毒戒严状态,但是觉得有助于大家的修炼提高,我就约了自己认识的同修,带着陈各家访问起来。

大约见了十位同修之后,有一位同修指出我们的做法不合适,并引用师父的经文《精進要旨》〈猛击一掌〉说明这属于“演讲乱法”。陈表示自己的主动交流既没“骗吃”也没“骗喝”,不存在问题。我则出于对陈的信任和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而始终没有终止和同修的见面与交流。到了后期,陈除了自己出去和人交流之外,干脆让同修来自己住的地方,经常和几个同修“交流”。

师父说:“还有些地区私自组织什么讲法团,到各地学员中招摇撞骗,也有邀请个人演讲破坏干扰学员修炼的,这些人明着好象在宣传法,实质上是在宣扬他们自己。学员都有我的法身安排系统的在修,只是有些学员不悟,或没感受到而已,那他们是不是在干扰!”[1]

此外,明慧编辑部也在二零一三年发表过《演讲乱法》一文。这些都给陈和追随陈的学员们发过,可是他们还是抱着各自的执著不肯放。

陈的追随者们喜欢听陈讲述“高层次法理”,还有久“病”不医者从远方来到东京,带着各自的问题和陈交流,当然也就把师父的法理及明慧的要求置之脑后,甚至在后期开始追随陈攻击日本佛学会(因为佛学会发通知不让進行这种交流)。很大成度上,虽然她们也说“以法为师”,但行为上陈已经成为追随者们的信仰支柱。更有甚者,小圈子内还有人把陈说的话叫做“讲法”。一味想证实的是个人而不是法。

■因为刻意的“悟”而引起对法的偏执理解
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要悟”。具体做法是通过某种“思路”去“领悟高层次法理”。她所推行的“悟”分明是在抠字、猜谜,与师父对我们学法的要求大相径庭。还有很多对师父讲法的“解释”,还当成所谓“高层次法理”。

我理解,当我们达到一个层次时,法背后的佛道神自然会将这个层次的法理展现出来,这是达到这个层次时的自然状况,而不是想悟就能悟到的。陈的心里一直想悟到别人悟不到的“高层次法理”,因而把很多讲法牵强的结合在一起,同时也是在给大法下定义。

带陈和同修“交流”时,有同修建议她把如何取法器帮助同修“突破世间法”和如何解决副元神干扰的问题写成文章发表到明慧。陈表示,这种高层次的理不能发表到明慧网,自己的理太高普通同修接受不了,而且她当时层次也有限、得和本人见面“帮助”效果才好。

■和国内的陈XX联合“帮助”同修
陈在我家这些天,基本随时用软件和大陆国内一个叫陈xx的人保持联系。据说对陈和每位同修的交流内容陈xx都清楚。陈的理论,有陈xx讲给她的,也有陈某受到影响后开始说的。

陈xx也神神叨叨。比如他对陈某说,自己是一张图片里的龙,陈某是画眉鸟世界的王,我们都是他带下世的动物族的王,我们都在陈xx的层次之下,陈是陈xx找到的“修的好的”,等等,像传销,陈xx发展了陈,陈又来发展我们。

■宣扬“取法器”
陈某说每个同修都有“法器”,下世前留在三界的某一处,如果同修修炼状态不好,可以发出一念,取回法器。陈xx还给了陈一张照片,说这些都是留在世间的法器。我带陈见同修那段时间,她几乎都要提到取法器的事,然后与国内的陈xx联系确认有没有拿到法器。直到一次有位同修指出这种行为存在问题后,陈xx对陈某说以后不提取法器的事情也可以。

■看同修有没有副元神干扰
陈某说陈xx能通过看同修的照片看该同修有没有副元神干扰。陈某见到的所有同修中,几乎都有“副元神干扰”,我带陈找同修交流期间,每次都会围绕副元神干扰问题“帮助”同修。

几年前明慧网连载了几篇关于副元神干扰的交流,随后师父在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中指出:“这只是无数干扰中的一点,没什么了得的”[5],“面对负面的乱象表现,没什么可波动的。”[5]师父的法理已经讲的如此清晰,为什么我们还如此轻易的被干扰。我们真的是要好好反思了。

在我家住的几天里,陈某每天早上都拍我儿子的照片发给陈xx,他们具体在搞什么现在我也不清楚。

■以骇人听闻的说辞挑拨离间,制造矛盾
这次陈某来我家后不久,就说我和我丈夫是孽缘,婚姻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很难突破。很多年轻同修的婚姻都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等等。

事后冷静时想,她只是个学员,又没开功开悟,怎么会知道我们的修炼道路上的安排呢?

有位L同修,在过家庭关。陈见过他们,和陈xx通过话后说L同修的丈夫“狡猾”,很好帮他破除,只要盯住他一个问题盯死,就能治他。陈要把这个方法交给L同修制服丈夫。这不仅完全没有善,而且透着党文化的影子。

■宣扬“不要阻挡别人的路”
去见G同修时,陈说修炼中不能挡别人的路。后来她这个心得也和其他同修继续分享。她意思是说,这个项目你做的得心应手了之后,你一个人就能把整个项目做好了,其他人就没有发挥余地了,那么你就做了坏事,挡了别人的路。

我自己和先生去年一直在参与某一个反迫害项目,项目负责人正是阻止陈到处与同修“交流”的协调同修。陈说,这位协调同修阻挡我们俩走自己的路,并反复强调多次要我们“走自己的路”。我当时对陈的意思似懂非懂。后来慢慢想明白一些:师父让我们走自己的路,没有参照,这个讲法被陈给曲解了,拿来阻挡同修配合。

■陈某和陈xx处在邪悟中
陈的学法方式有很大的问题,关于发正念她也有自己的方式。那就是很多时候并不是发完十五分钟。她自我解释说:修到一定层次之后,发一念功就自己去除恶了,立掌是为了不让同修不理解,做样子给他们看。陈的神神叨叨还不止于此。她说,那个国内的陈xx在四个整点都不发正念,因为其他同修层次都在陈xx之下,陈xx一念就把所有邪恶都除掉了,其他同修就没有除恶的机会了。关于讲真相,由于她忙于和很多人交流,我没看见她做任何讲真相的工作。她在我家时我也疑惑过,她说自己修的高,怎么在基本的方面如此松懈呢?

此外,陈xx为了拉拢更多的人,尤其是在同修中有一定知名度的同修、协调同修,不惜使用威胁手段。陈xx威胁东京地区的炼功点辅导员说,“(如果不赞同他们)就把你来跟我交流的事情曝光,因为佛学会说不让和我交流,而你与我交流。”这些都是常人都不齿的整人手段。

当我和其他同修对陈指出以上内容的问题时,陈针对其中的细节進行反驳。陈的狡辩内容其实都不是问题的实质,但是她会避重就轻,拿出这些来全盘否定别人指出的问题。

■反思陈为什么能蛊惑这么多人?
当一部份同修指出陈的巡回交流行为属于乱法并在内容上邪悟时,陈反击说该同修“邪悟”,云云。在佛学会发出通知不要给陈市场时,陈又开始鼓动被自己带动的人,公然提出“日本佛学会乱法”、“迫害真修弟子”。可是,这样的人,这样的逻辑,为什么我们还有人相信呢?

我们认为首先是因为陈的蛊惑力极强,而且有一定的演讲能力和技巧。遗憾的是她没有把这些用到讲真相上,而是用在拉拢学员、让这些人给她和他支持。很多同修已经习惯了大家平时的彼此交流方式,对于富有心计的演讲技巧没有戒备,甚至对谎话都很容易相信,所以陈很容易得手。

此外,陈对于她想拉拢的同修使尽各种手段。必须承认,她的戏精式的表演蛊惑了很多人。

陈在日本和新加坡各成立了一个交流群,讲述她的“高层次法理”,介绍赞同她的人的修炼心得,痛斥佛学会和反对自己的人等。同时把日本的交流内容选择性的发到新加坡的群内,说明自己在日本如何受到欢迎,这些手法在不同成度都起到了作用。

陈说能和同修讲“多高”的理完全由她判断,觉得对方不能接受的她就不讲了。正因为这个,很多人并不完全了解她的本质。我们认为,这不是她发现了问题所在而在改好,只把它包起来。当她取得周围的信任、认为有市场时,很多东西还是散发了出来。

当然,外在的干扰只是这次的契机,我们的整体环境和一部份同修长期存在的问题是根本原因。对于学法,我觉得,如果长期学法不入心,或者不能以向内找的心态的话,是很难看到法理的。长此以往,焦虑开始重叠,由此听到有人悟到“高层次法理”时,便想找捷径,而修炼恰恰是一点一滴的提高,没有捷径。

我理解,修炼中必须静下心来学法。每一次的学法都像直接聆听师父在法会上讲法一样,认真对待每一句话,同时在读法时用师父的法理来衡量自己的修炼才行。而且,修炼上也不能有急功近利的想法,这些执着心都会导致这次这样的状况。

此外,日本多年也存在在项目中不实修而相信天目所见的问题。这些事情师父的讲法里都讲过,我们为什么就想不清楚呢?而且,有的人几乎是每次有这样的事情都能轮上。请问我们是在修炼吗?

然而,这样的事情虽然一直都有,可是我们都没有在大组学法交流中把它讲出来,出于情分,出于面子,出于自我保护,一直把问题积攒到了今天,这也是教训所在啊。

当然,这件事发生在日本也绝非偶然,我们日本的同修一定也存在严重的问题。师父在经文《致日本法会》的开篇说,“日本大法弟子和参加法会的学员,大家好”[7]。我们在法会的会场听到师尊致辞时喜忧都有,得到法会致辞当然是高兴的,可是立刻也明白,虽然“学员”世界各国都有,作为“参加法会的学员”与“大法弟子”提起,也就是说,我们日本有大量修炼状态没有跟上、不能称为大法弟子的“学员”。

这次日本的修炼环境虽然可以说几乎被搅了个底朝天,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好事。最后的阶段,能发现问题是有积极意义的,但愿大家都能吸取这次的教训,及时修正自己的修炼状态,对得起自己,也不辜负师父的期待。

以上只是个人的认识和修炼体会,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盼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猛击一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论衡量标准〉
[5]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日本法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