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点化让我迷途知返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一日】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有一次我从市内回到农村老宅,爷爷对我说:“你要好好读读这本《转法轮》,这可是天书啊!”

本来我就是一个喜欢阅读的人,又出于对爷爷的孝顺,我当天下午就读了起来。这一读,不吃晚饭也不睡觉,一夜就读完了。第二天一早,我就对爷爷说:“我也要修炼。”

当时爷爷只有这一本书。我回家后,就去请到了《转法轮》,我如获至宝,一直随身携带着。

那时我是个单亲母亲。我离婚后,四岁的女儿一直在她奶奶家里。我心里知道大法好,但当时总是想着赚钱,时间好像总是不够用。每每这时,心里总是自我安慰:“师父知道我难,一定不会怪我的。”

每天也学法,但不精進。一拿起书,就总是不断的有这事那事的干扰,让我没有时间学法。每到这时,也知道是魔在干扰自己,自己就找些借口开脱:“师父肯定不会怪罪我不精進,因为我要赚钱,养家、养孩子、孝敬老人,都需要钱。”自己不重视修炼,宝贵的学法时间也就被挤的不多了。炼功也不是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每天的静功更是象完成任务一样。转眼二十多年就这样过去了。

二零一九年,妈妈在肿瘤医院查出膀胱癌且已经到晚期。因为已经病了两年,她的身体太弱,不能手术和化疗了。因为家人都学大法,经过商量决定把病情告诉母亲,并告诉她:医生说太晚了,已经不能治了,只有信师信法才能救她的命。她自己也知道只有师父能救她了。

我们家以前是村里的炼功点,每次同修来我们家学法炼功,同修总是劝妈妈学法吧。妈妈也只是随着同修读一读法,有时还跟着炼一炼功,但大部份时间都是同修来了,她就出去蹓跶去了。父亲一直说妈妈学法没得法。

妈妈出院时,医生告诉我们说妈妈最多能活三个月。到后期腰会疼的受不了,那时就要吃吗啡了。弟弟就在肿瘤医院里开了吗啡。

一晃三个月到了,真象医生说的那样,妈妈疼的挺不住了。父亲没办法给妈妈去痛,真不忍心看着妈妈受那么大的罪,可又知妈妈是在还业,应该忍着过这一大关,可妈妈自己挺不住了……

自从回家后,妈妈也一直在听师父讲法,也知道自己生病是业力所致,但痛在谁身上谁知道是啥滋味。我和父亲都希望妈妈信师信法,并不断的鼓励她。但妈妈自己实在是挺不住了,吃不吃药取决于妈妈自己了。可自从妈妈吃了吗啡,这十多天后的身体状况在直线下降,没几天就连水都喝不進去了,滴水不進了。

二月二十六日,父亲打电话来说妈妈已经几天滴水不進了,人快不行了,你赶快回家见你妈最后一面吧。

我想明慧网上刊登了那么多具体实例,很多人比我妈病情严重的多的人学法、念“九字真言”病都好了,我妈咋就不好呢?是师父没管她吗?当晚,我在抱轮时师父就把信息从头的左侧打進来,声音清晰庄严:“你妈妈没有病,你们全家都认为你妈妈有病,包括你妈妈自己也觉的自己有病!”哎呀,自从得法二十多年来,师父第一次这样点化我,真是在棒喝我啊!

第二天我回到家里已过半夜了,见妈妈不省人事的样子,我就冲着她喊:“妈妈!你女儿回来了!师父让我告诉你,你没有病!你没有病!你听到了吗?”可妈妈眼睛直勾勾的没睁两下就又闭上了,看样子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弟弟也不敢回自己家,和衣而卧,就怕妈妈咽气时赶不过来。我把师父怎么点化我的过程详细的告诉了父亲。于是我们决定:现在妈妈已经人事不省了,也下半夜了,马上我们发正念,明天开始救她。

第二天早晨,妈妈状态更严重了,好象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咽下去就走了。父亲把装老衣买了回来,停尸床也搭好了。可我不甘心,因为师父不会骗我,不会随意把信息打到我脑子里。于是,我和父亲轮流在已经昏迷不醒的妈妈耳朵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说你没有病……”

喊了四个多小时时,妈妈终于睁开了眼睛。我说:“妈,你刚才只差一口气了,太吓人了。师父让我告诉你:‘你没有病!’你要相信师父说的话,你就能活过来。”我让妈妈侧过头,我又问:“你相信师父吗?”妈妈费力的睁开眼睛,看着我说:“师父说我没有病吗?”我说:“是呀!”我就把师父打给我信息的来龙去脉一字不落的给妈妈说了一遍,我说:“你相信师父吗?”妈妈说:“相信。”相信二字从她口中说出,我就知道她有救了,一定会活过来的。

然后,我们一家三口,爸爸、弟弟和我每天学法、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对妈妈的迫害,否定病业假相,挺不住时,求师父加持。妈妈说:“现在我明白了,疼痛遭罪都在消业,不是来要我的命的,我愿意让自己多消业。”

于是师父开始给妈妈進一步清理身体,上下排气,味道难闻死了,吐出的痰都是黑的。

妈妈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一点,能吃了,能坐起来了,不久能下地走动了,精神头一天比一天好。说摸摸肚子不那么难受了,肿瘤摸不着了,只是人太瘦,没多大力气。

通过妈妈这次生病,我知道历史上我们这些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为了得这部法付出了很多很多,有的吃了几十世的苦,到了人世间,被迷的更深了,也就更不悟了。旧势力考验的是每一个大法弟子,看你有没有漏,有漏就要把你拽下去。

我也体悟到了,师父要给每个弟子善解,哪怕你的业力再大,只要你真正实修,师父就在帮你跨过每一道关。

母亲的经历让我看到,在末劫最后阶段,修炼一定要精進、再精進,否则就太危险了!我每天都在一思一念上严格要求自己,时刻检查自己是不是在法上,只要有人心就马上发正念铲除,并在行为上改变。

感恩师父!师父不仅救了我妈妈的命,让我从执着于常人的名、利、情中清醒过来,让我迷途知返!我一定坚定的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网址转载: